湖南日报|古村落里觅乡愁

——永州退休教师张官妹夫妇保护古村落的故事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跃兵

res03_attpic_brief

11月7日,张官妹在村庄考察。(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跃兵 摄)

【文化解说】永州古村落

永州市古村落众多,其内涵丰富、地方特色突出,是独具一格的宝贵文化遗产。江永县上甘棠村、零陵区周家大院等10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零陵区蒋家大院、宁远县黄家大屋等24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在全省15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171个省级历史文化名村中,永州分别有8个、43个。永州还有85个中国传统村落,均居全省前列。

【守望故事】

深秋,走进永州市原零陵师范校园,秋菊盛开,一地金黄。

张官妹的家,就在校园一角一座简易楼房的5楼,不到90平方米住房里,家具都磨去了棱角。68岁的张官妹,正在客厅整理最近收集到的古村落资料。

张官妹是永州职业技术学院退休教授。20多年来,她自费考察了永州市200多个古村落,单独或与爱人联合出版了《千年文化古村上甘棠》《龙家大院》《永州古村落》《古村遗韵》4本研究永州古村的专著,发表论文和调查文章20余篇,做了两个省级研究课题,还帮助上甘棠古村等成功申报为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她的研究成果,汇聚了浓浓的乡愁,引发社会各界保护、开发永州古村落的热情。

古村寻根

1999 年寒假,一个学生邀请张官妹到她家乡走走,学生是江永县上甘棠村人。

走进村里,张官妹立即被古村的独特魅力所吸引。她认识到,雕梁画栋和飞檐翘角只是古村的外在表现,其间孕育着的,是生生不息的文化传承。

像这样的古村落,永州虽然为数众多,但很多地方村民保护古村文化意识淡薄,不少古村已经消失,对古村落进行系统研究和保护势在必行。张官妹决心来做这项工作。

眼看就要过年,张官妹打电话给爱人胡功田,要他也到村里来。

2000年春节,上甘棠古村多了张官妹、胡功田两位“外乡人”,他们认真查看村里每一条巷道、每一处建筑,查访族谱、家谱,了解村庄历史,记录奇闻轶事。

正月初三,张官妹得知上世纪60年代该村修水渠,把一块纪事碑铺在了渠底,她当即去查找。

这时大雪刚停,山风刺骨。张官妹夫妇在村民的指引下很快找到石碑所在地。胡功田二话不说,换上雨靴,跳入水渠,拨开残雪认真查看,张官妹在水渠上作记录。不一会儿,山风把张官妹的脸颊、双手吹冻得通红,胡功田在水中呆一会儿就冻得难受,只好爬上水渠来回跑动,等身体暖和了,再到渠底查看。

两天努力,张官妹夫妇核实了村庄的来历。春节过后,张官妹又多次利用假期深入上甘棠古村,理清了该村的历史脉络、“81个他字歌”等独特文化符号。

不久,《千年文化古村上甘棠》出版发行,引起了专家和大众的关注,成为该村申报“国宝”单位的重要资料。2005年6月8日,湖南省文物局特意向他们致函:“张官妹、胡功田:2004年,湖南省文物局审定,推荐江永上甘棠村申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你们二位所编写的《千年文化古村上甘棠》作为这次申报宣传材料,起了很好的作用。为此,向你们表示感谢。”

记述乡愁

张官妹告诉记者,这些年她投身古村落保护,家人给予了大力支持。

经过系统研究,张官妹发现永州市古村落有7个特点:建村历史悠久,江永县上甘棠村等从唐朝开始建村;文人对古村建设影响大,柳宗元等北方官员到永州任职,永州赴外地任职的官员返乡居住,影响了当地的建筑风格;注重自身的文化传承,纷纷用石刻、族谱、家谱等系统记述村庄的历史,脉络清晰;规划具有前瞻性,很早就用“城镇化”的理念建设村落,后人沿着前人的规划扩村,形成纵横整齐的建筑群;功能齐全,与自然融为一体,以“村前有水、村后靠山”为基本格局,方便生活和消防,新田县何三岩古村的溪水至今仍流经各家各户;注重环境卫生,双牌县访尧村、东安县横塘村等古村落的厕所、农用房等,都建在村外指定区域;保护生态的理念传承久远,宁远县西湾村等立有“禁止砍伐碑”。

这些研究成果,凝聚着张官妹艰辛的付出。2006年,张官妹来到道县祥林铺镇杨家村考察。前3次,村民都把她当成是行为不轨的文物贩子,尽管张官妹反复解释,村民就是不相信,非常不客气地要她离开。

张官妹委屈得流下了眼泪。但她回望村庄,见炊烟袅袅、村庄如画,又忘掉了刚才的不愉快。她想,我一定要用行动感动大家。

此后,张官妹一次次走进杨家村,耐心向村民解释,终于,开始有村民向她介绍情况。张官妹用一个暑假的时间深入研究该村,写出专著《永州古村落》。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师孙诗萌说:“张官妹对元结、柳宗元、周敦颐园林思想的研究和永州古村落环境的调研,对学界研究古今城镇人居环境有启示作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何重义教授在他的《古村探源》一书中,采用了张官妹的调研实例。

助力旅游

10月27日,新田县枧头镇龙家大院,姗姗迟开的桂花,清香弥漫。

讲解员龙献保热情地向游客介绍村落900多年的历史,以及三厅九井二十八巷四十八栋古建筑的格局。

2007年,30岁出头的龙献保得知村里开发旅游,返乡担任讲解员,为不少国家、省里的贵宾担任过讲解。他告诉记者,村游客接待中心有张官妹、胡功田夫妇合著的 《新田龙家大院》,这是游客们最喜爱的旅游产品。但销售书籍的收入,他们都无偿捐给村里发展旅游。

龙家大院的旅游开发,离不开张官妹、胡功田积极建言。2005年,通往海拔680米的龙家大院只有一条土路。张官妹利用暑假,乘班车来到新田县城,好不容易才说服一辆摩的,愿意带着她到龙家大院跑一趟。起伏的山路,让张官妹全身落满灰土,路上还颠簸得呕吐了几次。

张官妹走进宛若“世外桃源”的龙家大院,兴奋不已。她打电话给爱人,要他也到龙家大院来。两人住进农家,实地研究,认为龙家大院很有开发价值。张官妹说,尽管他们人微言轻,但要努力推动龙家大院旅游开发。

夫妻俩多次给新田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写信,到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办公室汇报。专家的建言,终于引起了当地党政部门高度重视,当地修通了进出龙家大院的水泥公路,完善了配套设施,龙家大院成为远近知名的景点。

这些年,张官妹还积极为祁阳市李家大院、零陵区周家大院、江永县勾蓝瑶寨、宁远县下灌村等古村的旅游开发,积极奔走呼吁,向有关部门建言献策,如今,这些古村的旅游产业红红火火。她说,只要还走得动,她就会一直干下去。

■ 专家寄语 在古村庭院找到“梦里乡愁”

湖南科技学院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杨金砖

永州地处湘桂粤交界,南北文化在此交融,当地百姓博采众长建设家园,留下了大量的历史建筑和传统村落,其建筑风格与文化特征迥异于其他地域,是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

因为多种原因,不少古村落正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亟需得到保护。张官妹以一位文化学者的执著和毅力,让永州古村落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和重视,实现了“保护+开发”良性发展,成为当地建设美丽乡村的成功案例。

令人欣喜的是,如今有越来越多的研究学者与热心人士积极参与保护开发永州古村落这一浩大的文化工程,让古村生机焕发,让更多的人在这里找到“梦里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