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建筑都应是公民建筑

95岁的冯纪忠11日走了。

在讣告里,人们给了他这样一些评语:著名建筑学家、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家,中国现代建筑奠基人,中国城市规划和风景园林专业的一代宗师……

他设计的方塔园代表着中国现代园林的最高水准

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一群当代的、未来的城市规划与建筑师们仍然觉得,一位耄耋之年的前辈远行,仿佛从学院的学术风气里带走了些什么。

“很少有人像冯先生这样,对于中国现代建筑、城市规划行业作出了系统性、整体性的贡献。”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现任院长吴长福教授说,“对于同济大学,冯纪忠先生是建筑学科的创始人。他的办学思想和理念,至今仍深深影响着整个学院的育人和学术发展。”

老先生留在大多数建筑行业人士视线中的最后形象,是一年前,他获中国建筑传媒奖终身成就奖时,坚持离开轮椅,用已艰于移动的双脚一步步走上领奖台,做完5分钟演讲。他谦虚地说着“惭愧”,也坚定地强调着自己的建筑主张:“所有的建筑都应是公民建筑。建筑如果不为公民服务,不能体现公民的利益,它就不是真正的建筑。”

更多的公民并不知晓他。他们到上海松江的方塔园游览,感受到今天的园林中少有的既野趣又清雅、既质朴又深邃的意境。从宋代遗存的方塔下来,他们会遇见一处平实的茶室。喜欢建筑的年轻人会有些诧异,感慨这间乡野茶室如何能做得这般沉着流畅,而取自孔夫子“君子居之,何陋之有”的“何陋轩”名,又是这般不卑不亢,妥帖坦荡。

他们也许并不知道,正因为方塔园和何陋轩,冯纪忠先生在1987年获得了美国建筑师协会的荣誉院士称号。这座被称为平衡了“理性与情感”的人性两极的建筑,建成30年之后,至今仍然代表着中国现代园林建筑的最高水准。我们不禁设想,如果,在他作为建筑师的全盛期,不是碰上了一个特殊时代,中国会不会有另一个贝聿铭。贝聿铭与冯纪忠曾是上海圣约翰大学的同窗。

虽然有种种折腾,冯纪忠却说自己从不后悔。因为,“教书育人60年,如今我出门到处都是熟人。”连和女儿一起泛舟西溪湿地,也能碰上旧日学生,几条船团团围拢来,一个个年已半百的设计师和各地城市规划负责人七嘴八舌喊“老师”的情形,一时甚至吓坏了船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