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黑白印象

我怀念黑白时代的湘西。

20多年前,我在《湖南日报》副刊当编辑,那时年轻充满激情和幻想,同时又处于一个精神惶惑时期。我试图在最原始最蛮荒的所在寻找到抚慰灵魂的触点。于是我选择了湘西。

我常常不能安坐办公室。编辑之余老往湘西跑。短短的几年间,我来往于长沙与湘西之间。在未曾开发的湘西,我参加过多种旅游考察与采风活动。

20多年过去,所有的关于湘西记忆就像一个隐匿在我心灵深处的酒窖,很多珍贵的场景就像一瓶瓶陈年老酒,偶尔开启便散发出浓郁的芳香。

上个世纪80年代的湘西,在我的心目中是一部黑白大片。

记忆就像不断切换的蒙太奇镜头,在我的脑海里飞快地回放。

月黑之夏夜在黄狮寨山顶面对群峰忘情地呐喊。

天子山顶月亮垭半夜看到红月亮时的窃喜与兴奋。

在矮寨小龙洞峡谷里听到的两边山谷的高亢悠远山歌对唱。那种全身都被歌声融化的感觉刻骨铭心。

清明寨三月三歌会,那从四面八方的高山上人群蚂蚁般地向歌会河谷集中的大场面。盛大的场面太像一场梦。

湘黔边境“四月八”盛会,白天,两省苗乡的巨大的聚会像浓烈的苞谷酒在空气中燃烧。夜晚,所有的狂欢结束时,一位孤独的苗女在旅馆二楼的窗户边悠远的叙事长调深深地感染了我,至今记忆尤深……

参加猛洞河首漂的试航在惊心动魄中完成全过程。

踏入天平山原始次生林深处,我看到了满山怒放洁白的鸽子花时喜悦同时夹杂迷路的恐惧。

冒着春夏之交的暴雨考察茅岩河,风雨咆哮中随时担心有被山洪席卷的可能。

小城凤凰,当年是那么安静,少有人迹。冬天的雨夜我在台前还漏着雨的老剧院看完辰河戏,走在空无一人的凤凰老街上,恍若发生在前朝。

……

当年那些民族最原生态的颜色,像沉默了20多年的黑白胶片。被我收入收藏夹。过去的黑白风情大片如今在商业大潮中退隐,黑白一点一点退出。色彩大片接踵而来。有的地方,风情演变为常年的表演,民族风情与文化变成利润的亮点,变成一块喷香的商业大蛋糕。我想念湘西,但它原生态的质朴和真情还在吗?它是否也变为取悦游客的华丽表演?对于游人如织的旅游点,我有些害怕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