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发现保存完整抗战遗迹

用石头磊成的嘹望所依山建在峭壁上,虽然已破败,但四周掩体结构非常完整,掩体上开有窗口和射口,站在嘹望所上望去,其所占据的位置“一夫当关,万夫莫开”。13日,湖南文物发现之旅考察队在湘西发现了这处保存尚好的抗战遗迹。

踏着泥泞的小路,翻山越岭,记者跟随湖南省文物局、吉首市文物局的专家一行来到遗迹所在的吉首市矮寨家庭村。家庭村东南西北四个险要路口都有城墙城门,村西边进村子的山顶上有嘹望所。

“听老人们说,这些城墙和“望屋”(嘹望所)是在1937年或1938年修的,是为了打日本鬼子修的。”家庭村67岁的秧前林老人告诉记者。

家庭村的城墙也曾保留完好,南边的城门在上个世纪80年代还在,“我们小时候经常在城门边玩,直到有一天,一家人嫁女,嫁妆的一个柜太大,进不了城门,只好把城门拆了。”秧前林说。

这些城墙和嘹望所是祖先修砌用来抵御外族侵犯村寨的古迹,还是当时政府修砌用来防范匪患的遗迹?多年来,这一问题一直存在着两种说法。直到之前进行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湘西自治州和吉首市考古专家实地考察后认为,该村遗迹应是为抗击日蔻而修建的防御设施,属抗战遗迹。

湘西自治州文物局副局长龙京沙表示,家庭村境内共有东南西北四个城门、四段青石城墙、一个敌台(射碉),均建在地势险要处,易守难攻,应为军事防御设施。从南门城墙来看,其平铺砌法与苗疆边墙的竖铺砌法明显不同,内墙垛子为连体式,发生战争时,不易将肢体暴露于墙外,说明当时的武器威力较大,而明清和之前武器的射伤威力不大,所以判定此城墙应为晚期城墙。抗日战争时,国民党为了南京大撤退——迁都“陪都”重庆,派部队、调集民工修建湘川公路,其中矮寨路段于1937年竣工,而家庭村的西门城墙和敌台刚好与矮寨公路遥相对望,家庭村的城墙城门遗迹应与湘川公路修建的历史背景有关。

“我们村位于海拔700余米的台地上,离矮寨只有4公里山路,四周多为悬崖峭壁,东南西北各有一条陡峭的山路通往村里,站在西面高处,湘川公路矮寨路段就在眼底。”家庭村村支书秧顺干介绍,该村不但山高林密,且沃土较多,盛产稻米,如若发生战事,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小“大后方”。

73岁的村民秧顺坤称,他曾听94岁的父亲秧兴秀讲过,该村城墙城门修建于上世纪30年代末,工程由时任国民政府湖南省主席张治中派出的一名军官负责,矮寨镇的岩科、洽比等村负责修建东门。矮寨镇补沙、寨阳乡补点等村负责修建南门,矮寨镇矮寨村、德夯村等村负责修建西门,矮寨镇家庭村、中黄村等村负责修建北门。修成后,城门均有三层楼高,比较壮观。

文物专家认为,家庭村的这些遗迹结构保存完整,十分难得,这些抗战遗迹彰显了民族精神,是目前为止湘西自治州内发现仅次后于矮寨公路的第二处抗战遗迹,也是全民抵抗日本侵略的证据,应当好好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