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野

杂考历代天官诸书,及诸家占候之说,翼轸[1]楚之分野[2],荆州故属轸星,然人事不齐,天道幽远,况荆州所属甚广,而轸星分度为尤细乎,倘非博采群史,旁参诸说[3],其何以尽星野之微,测灾祥之变耶?

今订郡志[4],凡诸星家言有关于楚之分野者,详订节录[5],以备有识者参稽[6]、占验,为修省[7]之助,大约仰观天文[8],非浅学之事,亦非特一郡之端委,诚重之也。

翼轸荆州于辰为巳,楚之分星,荆州之分土。《周礼》

鹑尾为楚。《左传》

火曰荧惑,主南岳荆杨二州。《左传》

轸星为荆州。《春秋元命苞》

荧惑星主吴楚越分。《星经》

鹑尾曰鸟帑[1]。《尔雅》

翼轸荆州。《史记》

吴楚之疆,候在荧惑,占于鸟衡[2]。《史记》

轸为车、主风,其旁有一小星,曰长沙星,星不欲明,明与四星等若五星,入轸星中主兵。《史记》

太微为衡,衡主平也,又为天庭。《史记》

轸主冢宰辅臣。《天官书》

南宫七宿、其应周秦楚。《天官书》

荆属衡星[3]。《广雅》

翼轸楚之分野,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及汉中汝南郡,皆楚分。《西汉志》

轸南众星曰天库,库有五车。《汉书》

翼轸在天四十度,在地十四度。零陵入轸十一度。《九天元女书》

斗玉衡第四星,主荆州专以五卯日候之,巳卯日为零陵。张衡《东汉志注》

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费直起斗十度,蔡邕起斗六度)。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属荆州(费直起张十三度,蔡邕起张十二度)。《班固三统暦》

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零陵入轸十一度。《晋天文志》

自张十八度至轸十一度,楚分。《帝王世纪》

翼轸鹑尾,轸在天關之外,当南河之南,其中一星主长沙,逾岭徼而南,为东瓯。青丘之分。《唐书》

鹑尾直建巳之月内,则太微为天廷,其分野自南河以负海。《新唐书》

天市二十二星,东西各列十一星,其西垣南第十星,曰楚。《宋志》

司空主镇星,楚也。《宋史》

五车楚主,司空五车、五星,在毕东北,司空其中星也。主楚,司空星明其地岁丰。《天文志》

北斗七星在太微北,七政之枢机,阴阳之元本。魁四星为璇玑杓,三星为玉衡。斗星一曰天枢为天,二曰天璇为地,三曰天玑为日,四曰天权为时,五曰玉衡为音,六曰開阳为律,七曰摇光为星。一至四为魁,五至七为杓。石氏曰:“一主天、主秦,二主地、主楚,三主火、主梁,四主水、主吴,五主土、主燕,六主水、主赵,七主金、主齐。”《象纬书》

彗星犯轸翼,楚地大兵,人民灾。诸葛亮

按《左传》襄公二十三年,岁星淫于玄枵,裨灶曰:“岁弃其次,而旅于明年之次,以害鸟帑,周、楚恶之。”释者曰:“帑尾也,此明鹑尾之为楚分无疑矣。”汉兴,迁、固世掌天文,其言曰:“楚翼轸之分野,今之南郡、江夏、零陵、桂阳、武陵、长沙,及汉中汝南郡,皆楚分也。”其后蔡邕、费直、陈卓、皇甫谧诸家,考论度数,互有异同。及考春秋元命苞曰:“轸星为荆州。”《史记》又曰:“吴楚之疆候在于荧惑,占于鸟衡。”《东汉志》注曰:“斗玉衡第四星主荆州,常以五卯日候之,巳卯日为零陵。”宋《天文志》曰:“天市二十二星,东西各列十一星,其西垣南第十星曰楚。”《星经》曰:“荧惑,星主楚越。”又曰:“翼二十二星,凡十九度,轸四星,凡七度。”《广雅》曰:“荆属衡星。”《唐书》曰:“翼轸,鹑尾也。轸在天關之外,当南河之南,其中一星主长沙,逾岭徼而南为东瓯,青丘之分。”《新唐书》曰:“鹑尾,直建巳之月,内列太微为天廷,其分野自南河以负海,亦纯阳地也。”然莫如晋《天文志》为最详。其引班固取三统暦十二次配、十二野略,曰:“自南斗十二度至须女七度,为星纪于辰在丑,吴越之分野,属扬州[1]。”费直则起斗十度,蔡邕则起斗六度,自张十七度,至轸十一度为鹑尾,于辰在巳,楚之分野,属荆州。费直则起张十三度,蔡邕则起张十二度,惟陈卓、范蠡、鬼谷子、张良、诸葛亮、谯周、京房、张衡所论州郡缠次 [2],有所折衷。荆州之下[3]列云:“南阳入翼六度,南郡入翼十度,江夏入翼十二度,零陵入轸十一度,桂阳入轸六度,武陵入轸十度,长沙入轸十六度。”据此推之,则永所属州邑,为轸野皆轸十一度,无待辩矣。

周官保章氏以星土辩九州地,所封封域各有分星,盖天分星,即地分野也。考历代星纪皆以翼轸为荆州之分野,惟晋志州郡躔次,直以轸十一度为零陵之分野,其析丽为详且协矣。兹郡于次为鹑尾,于北斗为衡星,于南斗为玉衡,第四星于三台为司命,下星于天市垣为楚星,于五星为司空星、为荧惑星,于辰为巳。旧志乃以零陵兼楚、粤之分,盖因隋以谢沐之永明,析冯乘为江华二邑,皆苍梧故地也,故谓零陵兼之。然《史记》云: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今舜陵墓实在今宁远县治内,则苍梧地又不仅属隋之谢沐、冯乘矣,苍梧所入星度无所考。但云“牵牛织女,越之分野”。又云 “自斗至须女七度,为吴越之分野。苍梧,越地也。”吴越为扬州,扬州之地,所包者广,今以永明、江华二邑,遽谓其兼牛女之分野。可乎?释山河两戒之说,大约负地络之阳者为越门,负地络之阴者为湖门,星气各有所主,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而巳。余窃有说者,如天官所载,南宫七宿,其应周、秦、楚是矣,然井主水衡,舆鬼主视,明察奸谋,柳天之厨宰,主衣裳文绣,七星主急事,张主珍宝,翼主彝荻远客,轸主冢宰辅臣。星上之说,又何可泥乎?以此推之周天辰宿,莫不皆然善乎。

内史叔兴之对宋襄也。五石六鷁之说,既凿凿乎以鲁齐宋为词矣,乃退而告人曰:“此阴阳之事,非吉凶之所生也”。李卫公有言“谓之天官人事而已,吉凶在人,斯诚探本之论也。”言星野者岂可守一成之说,而不务变通于其间乎!

赞曰:“星土既判,辨于保章。丽厥云汉,入轸徂张。占步杪忽,不愆其尝。以修以禳,永绝欃枪[1]。”

永州府志卷一终

[1] 翼轸:皆为星宿名,同属二十八宿之一。《吕氏春秋·孟秋》:“日在翼,昏在斗。”二十八宿是指 “角、亢、氐、房、心、尾、箕、斗、牛、女、虚、危、室、壁、奎、娄、胃、昴、毕、觜、参、井、鬼、柳、星、张、翼、轸。”最早见于《左传》、《国语》等书,多用“十二次”来进行州郡邦国的分野。而战国以后则以二十八宿来进行分野。“十二次”指“寿星、大火、析木、星纪、玄枵、娵訾、降娄、大梁、实沈、鹑首、鹑火、鹑尾。”

[2] 分野:指分封诸侯的境域。后借用为分界、界限的代称。在我国古代星占术上,所谓“分野”即指地上各州郡邦国和天上一定的区域相对应,在该天区发生的天象预兆着各对应地方的吉凶。分野大约起源于春秋战国。

[3] 博采群史,旁参诸说:广泛地采集各类历史文献,普遍地参阅诸家学说。旁,普遍。

[4] 今订郡志:指今日修订《永州府志》。

[5] 详订节录:详细订正,予以摘录。

[6] 参稽:参考稽查。

[7] 修省:修身反省。《易·震》:“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惧修省。”

[8] 仰观天文:抬头观察天象。天文,天体在宇宙间运行等现象。

[1] 帑(nú):鸟尾。《左传·襄公二十八年》:“以害鸟帑。”

[2] 吴楚之疆,候在荧惑,占于鸟衡:意为吴楚两国地域,候于荧惑星,通过鸟衡来占验。

[3] 衡:指玉衡,属北斗七星之第五颗。玉衡简称为衡。

[1] 原文为“杨州”疑为笔误,应为“扬州”。

[2] 缠:通“躔”,指日月星辰运行。

[3] “荆州之下列云”:即指在“荆州”一词的下面列出一条注释。

[1] 欃枪(chánchēng):彗星的别名,又名“天枪”、“天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