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茶陵话”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茶陵人讲茶陵话。”这话,是听不懂茶陵话的人对茶陵话的一种评价。其实,茶陵话有它自己的特点,听起来也蛮有味的,如“潇洒走咯!”、“你又在花神。”、“兀一向我硬忙得呜呼哀哉”听起来还有点文绉绉的味道。

茶陵话乡土味浓。一句“潇洒走咯”意思是慢点走。听起来既亲切又文雅。还有“你又在花神”意思是你在扯谎。“兀一向我硬忙得呜呼哀哉”意思是这一阵子,我忙得很。 “呒得貤,口前有尼到门里傾(借用同音字)”意思是“不要动,外面有人朝门缝里偷看”。这样一解释,听起来是不是听起来也蛮有味的?

听不懂茶陵话的人喜欢说茶陵话土里土气,其实他们错了,茶陵话的形成是有多方面的因素,随着时间的演变它也形成了自己的特点。茶陵话有它古老的一面,茶陵方言至今还保留着大量的现代汉语已消逝的古音、古词,如:“你又羊子野心,得芳戗啦脚!”(你又不小心,被柴刺刺了脚)。“羊子野心”(是粗心的意思)是茶陵独创的语词;“戗”(刺着),源于古词,前面讲的“呒得貤”其中的“貤”是一古字,读yao;茶陵话文白异读的字多,在古代由于战乱导致频繁的人口迁移,各地方言在流传过程中逐渐演变,产生音转、义转而变得音调全非,如“烙”转音为“lai”;茶陵话介于赣次方言和赣客方言之间,属赣次方言区。但由于各地方言的互相渗透,互相影响,语言也就五花八门了。从茶陵现在方言中至今还可以找到这些痕迹。如例句中的“呒”读(eng),与闽、粤方言接近;“口”读(hou)则接近赣方言; “倾”是“瞧”的变音,又与北方话相近了。

茶陵话难懂,是与茶陵的地理位置和茶陵来源有关的。茶陵地处湘赣边陲,素有吴头楚尾之称。茶陵古属楚地,楚地古称“楚蛮”,是兵家必争之地。据相关学者考证,茶陵和楚地其他地方一样,是苗族人聚居地,人口稀少。自唐以来,历代有外地移民迁入。元末红巾军及后来的陈友谅部曾长期转战茶陵,百姓大举外逃,刘三吾在《段氏谱牒序》中称:“壬辰之乱,州里化为册泽,宗族化为草木,人类且澌灭,族谱奚求?”《坦斋先生集》卷三记,明朝廷招诱流民垦荒和推行卫所军事制时,大量移民入迁,加之设“卫”于茶,屯戍茶陵的“兵 ”也有不少留居茶陵。直至清代,仍有规模的移民迁入。据相关族谱记载统计:元代及其以前迁入而后衍为宗族的有31个宗支;明、清迁入衍为宗族的有30个。移民百分之八十来自江西袁州(今萍乡、新余以西袁水流域)和吉州(今吉安)等地,来自闽、粤的次之,此外还有来自山西、河南、江苏、浙江、河北、甘肃、陕西等地。

茶陵话有着上千年的历史,是茶陵地域文化的一种积淀,是茶乡文化的特色和文化名片。作为一名在外地工作的茶陵人,我是不会忘记它的,它已成为茶陵人一种乡情的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