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是什么?一个外地人的“长沙印象”

没来过长沙的时候,对这个城市的印象仅仅停留在闹腾的湖南卫视还有一句“唯楚有才,于斯为盛”。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留在了长沙,对于这座依山傍水的城市也渐渐的有了自己的认识。这两天看到论坛上在热烈讨论“谁能告诉我,长沙到底是什么?”我也来“策一策”自己眼中的长沙吧。

在长沙,最热闹的是晚上。一到夜幕降临,这个城市就真正的苏醒过来,从河两岸的沿江风光带到河东热闹的酒吧街、不愁没有人气的各类秀场,到处都是出来休闲的长沙人,而且不管你是什么性格、什么阶层,都能找到让自己快乐逍遥的休闲场所。大学生们囊中羞涩,去沿江风光带看看江水灯火,放盏孔明灯也是浪漫;青春时尚的满哥妹佗去热闹的酒吧里泡吧;想开怀的买张票去歌厅里看一场演出,从二人转到相声歌舞,从千手观音到青藏高原,各种类型的节目,正经八百的、插科打诨的,再加上有才的主持人市井风味极强的串场,也能让你哈哈大笑忘记烦恼;想满口腹之欲的就开着车去路上转悠,瞅见哪家饭店门前连停车位都没有了,去凑个热闹准没错,别看有些店子门脸不咋地,进去以后却往往是别有洞天;累了一天想松松筋骨,找个洗脚城,花四十块钱就可以请个手艺好又漂亮的妹子来替自己洗个脚,躺在按摩床上既能放松还能顺便和同来的同事朋友谈天联络感情,很多生意都是下了饭桌再洗脚的程序中敲定的;玩到半夜要是饿了,千万不要急着回家,南门口、湘江边,好吃的夜宵能让你放弃形象,坐在路边就着啤酒啃口味虾,人生不亦快哉!

这样的长沙城是让人开心的,就像湖南卫视喊的那一句口号一样“快乐中国”,我不知道中国是否快乐了,但在长沙确实能够让人寻到开心。但也有些人开心还不够,还得开心得有品味有档次,于是就嫌长沙俗了,都是一些下里巴人的东西,太俗!长沙人很聪明,你不是说我俗吗?我就雅一点给你看,随便从岳麓山下古书院的悠悠历史中随便匀出一点点,就把那些下里巴人的东西全都跟文化扯上关系,你说我是“脚都”,我就弄出个“洗脚文化”,你说我歌厅里“粗语与荤话齐飞,插科共打诨一色”我就祭出我的“歌厅文化”,你不是说选秀太折腾吗?咱还偏偏就有选秀文化,全民皆秀,秀出档次。别的文化我不敢说,但关于“洗脚文化”,似乎还真的是长沙人最先将洗脚这一大俗的市民休闲活动,发展成“足道”的。且不论这“道”里是否真有那么个道道,但光凭着这份誓将大俗化大雅的心,也能称上“敢为天下先”了吧。

有点扯远了,咱继续来说长沙。长沙这座城论经济比不过广州深圳,论文化比不过北京,论洋派比不过上海,论美食比不过重庆,论美景比不过青岛,但就是这样一座单科成绩并不突出的城市,在我一个外地人眼中却有着独特的性格魅力。我喜欢长沙,喜欢在长沙生活,她随和大度包容亲和,很容易让人融入其中、享受其中。说到享受,又不得不提起长沙人,他们仿佛是最会享受生活的人,开几十公里的车跑到城外犄角旮旯的地界儿就为了吃一道出名的菜;城市周边的县城农村里到处都是农家乐、钓鱼池,都是为了满足城里的需求;居民楼里都隐藏着麻将馆,老头老太没事都好去搓上几圈;嫌家里不好搞卫生就去宾馆开个房间,看球、看超女、打麻将,三五好友一夜通宵,天明了各奔东西上班去。有时候也不免奇怪,有些人看着收入也不高,却十分晓得享受,对于一些烧钱的享受尤其喜好。原来只知道长沙人“吃得苦霸得蛮不怕死”,现在也发现了长沙人“好吃好玩好面子”,一些青年满哥口袋里只剩几十块钱了,也要配芙蓉王,一点都不肯降格,号称“一口槟榔一口烟,生活快乐似神仙”。

长沙人会策是出了名的,有汪涵马可那俩“策神”在那杵着,长沙人的策也道行颇深。在做事的时候,谈远景规划蓝图,说得能把人美死,就好像只要憧憬就可以有美好未来。在做事的时候,却怕长沙人的那一句“怕懒得”,天大的紧急事,一句云淡风轻火烧眉毛仍不急的“怕懒得”就轻易打发了,让一些共事者颇为寒心。又扯远了,其实,说长沙也离不开说长沙人,来长沙这么些年,目睹了长沙从旧貌到新颜的变化,作为一个早已将长沙看做第二故乡的人来说,心中的欢喜并不在长沙人之下。长沙在发展,两型社会、融城这些大口号大计划离我们老百姓的生活听起来有些远,但新长沙却确实是要靠着咱这些平头百姓来建设,长沙过去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子我正在经历,将来是什么样子还得由人去憧憬去建设,长沙的好与不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还是留到大家来评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