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人:霸蛮与灵泛

“霸蛮”与“灵泛”之说均是来自于湘方言,长沙人常说“霸点蛮罗”、“灵泛点罗”。这里的“霸蛮”是倔强、不变通的意思,而“灵泛”是灵活、聪明的意思。这两个本是相反的词语在湖南人的身上却形成了完美的结合。

湖南的霸蛮,古已有之,湖南古称“四塞之国”和“蛮荒之地”。湖南是隶属于楚地的,而楚人在当时被称为“南蛮子”。祖先本霸蛮,湖南的后人们也就跟着霸蛮了。

那灵泛又是从何说起呢?湖南人的聪明是经过历史的验证的。如果范蠡不灵泛,就不可能成为富可敌国的陶朱公;如果曾国藩不灵泛,就不可能出现“无湘不成军”的局面;如果毛泽东不灵泛,就不可能有那么成功的军事思想。湖南人的确是灵泛的。

一个人很霸蛮并不稀奇,一个人很灵泛也不稀奇,但如果一个人既霸蛮又灵泛就很稀奇了,如果一个人能把霸蛮和灵泛融合地如此完美,那就真的算神奇了。从这一点来看,湖南人确实很强势。

正是因为湖南人性格的独特,历史上有很多人对研究湖南人性格感兴趣。作家林语堂在《北方与南方》写到:粗犷豪放的北方,温柔和婉的南方,各省之人在性格、体魄、习俗上有区别,湖南人则以勇武和坚韧闻名,是古代楚国武士后裔中较为使人喜欢的一些人。梁启超说过:“可以强天下而保中国者,莫湘人若也”。孙中山在评论辛亥革命历次起义时说:“一个人去打一百个人,像这样不可以常理论的事,还是你们湖南人做出来的。”蔡元培说:“湖南人性质沉毅,守旧时固然守得很凶,趋新时也趋得很急,遇事能负责任,曾国藩说的‘扎硬寨’‘打死仗’,确实是湖南人的美德。但也有一部分的人们带点夸大、执拗的性质,是不可不注意的。”李谷一说:“我们湖南人,霸得蛮,吃得苦,耐得烦。”这些名人们对湖南人的性格是很欣赏的。

毛泽东在形象自己性格是曾说:“一半是虎,一半是猴。”“虎”便是霸蛮的代名词,“猴”便是灵泛的代名词。湖南人性格的精髓就在于这两者的完美结合。霸蛮与灵泛,能辩证统一;虎气与猴气,能集于一身,便是强势的湖南人。

湖南人大多很霸蛮,很“犟”,人们常常以“石头”、“骡子”、“辣椒”的习性来比喻湖南人的性格。大凡湖南人只要认准了一个目标,有了一种思想主张,就不会轻易改变;认死理,一条路走到底,遇到困难勇往直前,“虽九死其犹未悔”;势之顺逆,人之毁誉,全不顾及;断头流血,粉身碎骨,在所不惜。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夏明翰说:“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毛泽东诗曰:“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朱镕基答中外记者问时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将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湖南人对于困难有着天生的抵抗力,连死都不怕,湖南人还能畏惧什么呢?

湖南人是很霸蛮,但并不霸道,并不蛮横。湖南人的霸蛮不是麻木的,而是知道事情的可行性才会去霸蛮,这霸蛮中渗透着灵泛。袁隆平在研究出杂交水稻之前承受了无数次的失败,可他没有放弃,而是霸蛮坚持了下来,终于运用他灵泛的头脑成功完成了。开始时,世人大多认为湖南人因为霸蛮,可能不会做生意,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历史上最会做生意的陶朱公便是楚人。如果你去过云南便会知道,在那里做生意最发财的是湖南人和四川人,湖南人的会做生意,常常会让云南本土人羡慕:“湖南人做生意真的强,把我们的钱都赚了。”湖南人确实是灵泛的。

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说湖南人的性格中霸蛮和灵泛是完美结合的,正是如此,世人都说:“惟楚有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