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战役

衡阳战役,中国称为衡阳保卫战,是发生在1944年6月22日到1944年8月8日之间,抗日战争后期最惨烈的一场城市争夺战。

西元1944年,日军为了逆转太平洋战场上急遽失利的战况导致的补给线重创,日本大本营参谋总长杉山元大将上奏日本天皇,提出了“打通大陆作战”的设想,并得到了天皇裁可。后来日大本营遂将此作战命名为“一号作战”,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一号作战”的主要内容是先攻占平汉铁路之南段,进而打通湘桂及粤汉铁路两线,摧毁中美空军基地,防止中美混合空军对日军中国战线后方与沿海补给线的打击。日军称这次作战“确系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一连串的大军作战。”

衡阳是连接东南和西南的战略要地,包括航空、水运、铁路、公路,战略等价值。

*6月20日,日军下达进攻衡阳的作战部署。同日,中国国民政府也向守备衡阳的陆军第10军下达了保卫衡阳的战斗部署。
*6月22日,日军飞机首度轰炸衡阳城,湘江两岸市区均引起大火。
*6月22日,晚8时,由株洲、渌口沿湘江东岸南下的日军第68师团,进抵衡阳市东郊泉溪,第10军190师568团第1营派在耒水东岸的少数警戒部队即与日军交火,衡阳抗日保卫战从此打响。
*6月23日,日军第68师团欲强渡耒水,被守军击退。
*6月25日,夜,日军攻占五马归槽和飞机场,守军596团反攻,夺回机场。次日,机场失守。
*6月26日,日军占领衡阳城东湘江东岸的机场,并迂回至衡阳之南,截断衡阳守军的退路,从衡阳之西、西南形成了对衡阳的包围。[2]
*6月27日,渡过湘江的日军猛攻,进抵欧家町、黄茶岭,向停兵山、高岭、江西会馆主阵地猛攻。
*6月28日,日军力图合围衡阳,发起了第一次总攻击。城南作为正面战场,战斗最为猛烈,双方争夺张家山高地数日反复达20多次,阵地依然在国民军控制中。停兵山、高岭据点守军全部牺牲,无一生还,日军被歼亦不下千人。
*7月2日,日军暂停进攻。
*7月11日,晨,日军发起第二次总攻击,向衡阳城垣倾泻大量炸弹、燃烧弹和毒气弹。日军付出极大的代价,也无法接近守军的核心阵地。
*7月12日,日军攻占虎形巢。
*7月15日,守军退西禅寺、张飞山,改守第二线。日军攻击重点从衡阳西南转向城之外廓。
*7月16日,市民医院南端高地失陷。日军攻击转向西北郊。
*7月17日,日军对衡阳城猛烈轰炸,逐次夺取城郊据点,压缩包围圈。
*7月19日,日军再次停止进攻。
*7月21日,日军佯装退兵,引诱守军出击,又空投“归来证”,向第10军诱降。
*7月27日、8月2日,中国空军两次向衡阳城内投下蒋介石的手令,令方先觉军坚守衡阳城待援。
*8月3日,日军对衡阳大肆轰炸
*8月4日,日军发动第三次总攻。以飞机大炮向核心阵地和市区狂轰滥炸,4个半师团的日军从南北西三面猛攻核心阵地。
*8月7日,敌机和炮兵继续进行轰炸、扫射和施放毒气,步兵则趁机楔入。
*8月7日,夜,方先觉派参谋长孙鸣全与日军谈判,第10军停止抵抗向日军投降。
*8月8日,衡阳陷落。

日军在衡阳之战中使用了毒气。据美军十四航空队化学战情报官汤姆生上尉的研判,日军所使用的是芥子气与路易氏气混和物。

*中国军队:17,000余人(其中5,000余人阵亡)(中国官方数字:6,000余人)
*日本军队:19,380余人(含瘟疫伤亡总计30,000余人)(日军陆军部官方数字:12,186)
*中国平民:3174人

衡阳会战对日军而言,可说是在中国战场上,最惨烈的一战,后来依据日军曾参战的官兵描述衡阳之战,中国军队根本是拿手榴弹当刺刀在使用。

血战间日军的兵力前后补充了三次。在城郊的阵地争夺战中,日军付出了损失六万多人的代价。包括了日军第68师团长佐久间中将、参谋长原田贞大佐残废,和旅团长志摩源吉少将阵亡才得以近逼市区。血战期间在日本国内更因各地的战况不利,导致东条英机的军人政府因而倒台。

衡阳战役的历史意义在于,第一,大大延缓了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战役的步伐进程,加剧了日本内阁的危机,并最终导致了东条内阁的垮台。第二,鼓舞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展示了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捍卫祖国民族独立的爱国主义精神。

当时时文表示“衡阳驻军及人民,乃以英勇姿态,展开抗战史中最光荣之一页,相持48日(按实际47日)不徒予后方以从容布置之时间,且使太平洋美国毫不顾虑而取塞班岛。东条内阁穷于应付而急遽崩溃。”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把衡阳定为抗战纪念城,1947年8月10日,衡阳抗战纪念城在岳屏山顶举行了命名奠基典礼时,蒋介石总统颁训词:“我第十军残余部队,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历时48日之久,此为全世界稀有之奇绩,而我中华固有道德之表现与发扬,亦以此为最显著。”

“抗战八年,战死疆场之英雄烈士,至少数十万人;而保卫国土,致死不屈者,亦不在少数;但其对国家贡献之大,于全局胜败有决定作用者,当为衡阳守军。”(《救国日报》社社论)

由于衡阳保卫战的战绩,方先觉所率第十军各师师长均获颁青天白日勋章,使得第十军成为中华民国建军史上至今唯一一个师长以上将官共获得青天白日勋章达到四座的军级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