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与他的故居——大夫第

大夫第——谭嗣同故居,位于浏阳市北正南路,始建于明朝末年,原为周姓祠宇,由谭嗣同祖父谭学琴买下,作为私宅。1859年(清咸丰九年),谭嗣同的父亲谭继洵考取进士,官至湖北巡抚,署湖广总督。因其地位显赫,奉旨命名其宅为“大夫第官邸”,简称“大夫第”。我国近代伟大的爱国主义思想家、改革家谭嗣同曾在这里生活多年。

谭嗣同(1865-1898),字夏生,号壮飞,湖南浏阳人。他出生在京城,当时其父谭继洵在京城为官。13岁,他第一次回到家乡浏阳。在大夫第幽深的庭院里,他三更灯火读书,闻鸡起舞击剑。二十岁时,他曾在新疆巡抚做过幕府,因不满官场的腐朽黑暗,不久就离开。1885年后的十年里,他漫游了黄河上下、大江南北的13个省份,行程八万里。祖国的大好河山,开阔了他的胸襟,加深了他的爱国情怀;人民的苦难,也使他产生了对清朝统治的不满。

1895年,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签订了,他悲愤已极,“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的诗句,表明了他的心境。

1897年,谭嗣同回到长沙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创办新政,先后设立时务学堂、武备学堂,筹办内河船运、开矿、修铁路等,又倡设南学会,主编《湘报》,积极宣传变法维新,使湖南长沙成为变法维新运动据点之一。谭嗣同说:“民为本,君为末,如果君主骄淫纵欲,不能替天下办事,老百姓就有权废掉他。实行变法,就是要废掉君主专制,还政于民,这才是救国的根本之道!”

谭嗣同在湖南的作为,得到了光绪皇帝的赏识。1898年9月,光绪帝授予谭嗣同四品卿衔军机章京,命令他参与筹划新政。谭嗣同成了光绪变法的主要助手。不久,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谋划政变,光绪帝面临危机。9月18日夜,谭嗣同单身独访新军头领袁世凯,劝说他率兵围颐和园保护光绪皇帝。袁世凯假装同意,旋即向慈禧告密。慈禧便将光绪帝囚禁于瀛台,并下令搜捕维新派。康有为、梁启超先后逃走。这时有人劝谭嗣同也赶快离开,但他态度十分镇静,回答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他决心以死来殉变法事业,用自己的牺牲去向封建顽固势力作最后一次反抗。

24日,谭嗣同在北京浏阳会馆被捕。在狱中,他意态从容,镇定自若,写下这样一首诗:“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9月28日,他与林旭、刘光第、杨锐、康广仁、杨深秀等6人英勇就义于北京宣武门外菜市口,史称“戊戌六君子”。当谭嗣同被杀时,刑场上观看者上万人。他神色不变,临终前还大声说:“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死得其所,快哉快哉!”充分表现了一位爱国志士舍身报国的英雄气慨。

当时,谭嗣同年仅33岁。现今浏阳市的“嗣同路”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