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拳再现苗乡

说起蚩尤,知道的人肯定不少,但说起“蚩尤拳”,很多人会感到陌生。前不久,中央四台《走遍中国》栏目,播报了花垣县麻栗场镇苗族退休老教师石仕贞老人及其弟子传承蚩尤拳的故事,引起各界热议,一时间,前来向石仕贞老人拜师学艺或前来探寻蚩尤拳秘籍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一股学习蚩尤拳的热潮正在这里兴起,历经沧桑的蚩尤拳再一次成为当地许多苗民的最爱。

相传在上古时代,人文始祖蚩尤以古代苗民体育游戏“角抵”为基础,创造了一个拳种,因为“技击强、狠招多、功法稳”,成为苗民强身健体、克敌制胜的法宝,此拳也被苗族同胞亲切地称之为蚩尤拳。历代王朝统治者认为苗族武术不正统,难登大雅,不予推介。专制帝王更是惧怕苗民“揭竿而起”,长期“剿苗、限苗”,扼杀苗族人民的尚武精神,限制苗族武术传承。由于专制统治的种种压制,加上苗族过去没有自己的文字,导致这一拳种逐渐衰落。到近代,苗族蚩尤拳几乎失传。

现年82岁的石仕贞,从小热爱武术,3岁便师从蚩尤拳宗师石万钦,几十年如一日,勤学苦练。“文革”期间,他更是忍受各种困苦,一边教书育人,一边偷偷习武明志。1973年,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召开全州第三届运动会。石仕贞生平第一次参加比赛,赛场上他的一套流畅的蚩尤拳,令全场震惊。改革开放后,政通人和,各种学术逐渐活跃,蚩尤拳也赢来发展的春天。时已达天命之年的石仕贞感到格外兴奋,立志将弘扬民族文化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于是,他一方面遍访苗族武术师,切磋技艺,不断提升武艺。另一方面,他决心打破“传本姓、封异姓”、“传本族、闭异族”陈规古训,广授门徒,有教无类。目前,他的直接弟子就达60多人,间接弟子难以计数,分布于省内外。

学艺,先学德,这是石仕贞定下的“门规”。有关他的艺德故事,在当地有几个颇为流传。1980年,石仕贞率村里百余人到吉首市某镇参加春节活动,行走中一弟子不小心碰到另外一个地方的人身上,对方得理不饶人。石仕贞在极力劝解和道歉仍不行的情况下,用“铁钳手”轻使“点穴功”,使肇事者动弹不得,制止了一场骚乱。1984年,石仕贞获得国家体委奖给的龙泉宝剑一把,名声大振,许多人慕名找他切磋武艺。一天,有位陈姓武师,特地前来与其交手。陈一个劈头棍砸向他,他举棍横架,陈抽棍再戳,他棍头一轮,一个“九牛操栏”将陈的枪棍绞脱于手,陈的身子也被压下,眼看就要倒地,石仕贞及时收手,拉住了他,陈连说:“钦佩,钦佩!”

蚩尤拳向来是“口传心授”,其中有诸多弊端:传授者难以一一详细讲解,接受者学起来也有很大困难。时间过长,很多内容还流失了。这些无疑都限制了武艺的进一步传承。1984年,年近花甲的石仕贞开始义务从事苗族武术挖掘整理工作。他克服各种困难,先后写出《湘西苗族武术情况调查》、《试探苗族兵器》等30多篇学术论文,归纳整理出《苗拳拳谱》、《小三合》、《八合拳》拳谱与套路,撰写了《石三保绝技惊人》、《吴八月的苗拳在传世》、《武术之乡——金牛》等多篇介绍苗族武术名人的文章,以及《蚩尤拳》、《九子鞭》等苗族名拳拳种和兵器介绍。10多篇文章被评为国家级优秀武术论文。他的辛勤劳动,使苗族武术的传承逐步由口传身授步入了文图时代。他先后获得“全国武术挖掘整理工作先进个人”、 自治州“老有所为精英奖”等众多荣誉。2008年入选我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