槚山皮影 - 在灯影琴声里演绎艺术人生

皮影,又称灯影,以在灯光照射下用兽皮刻制的人物隔亮布演戏而得名,是我国民间广为流传的傀儡戏之一。

元代时,皮影戏曾传到各个国家,这种源于中国的艺术形式,不知迷恋了多少国外戏迷,人们亲切地称它为“中国影灯”。

在攸县的一些小山村里,至今仍然经常上演这种古老戏剧,最具盛名的是“贾山皮影”,它艺术特征独特,是省级“非遗”,但让人忧心忡忡的是,这门曾经广为流传的民间艺术,也面临着失传的危险。

【采访现场】
听“光影舞者”讲优雅“故事”

为传承,他收了外村两徒弟

3月13日,攸县槚山镇。从集市旁一条水泥路往大山里去,驱车七八分钟,来到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黄泥冲村陈家场组。见有生人路过,山窝里顿时鸡鸣狗吠。东边的半山腰有两排红砖房,其中一栋是宁曾伟雄的家。

宁曾伟雄听到门外 “人语响”,马上起身相迎,递烟倒茶,笑容可掬。中等身材的他,长得很壮实,脸上古铜色,面相慈祥,一看就知道容易接近。今年43岁的宁曾伟雄20岁入党,40岁当选为村党支部书记。

出身皮影世家的他是槚山皮影的第四代传承人。这可是省文化厅发文授予他的称号。同行县文化局负责人笑着说; “槚山皮影能否得到保护和传承,就看他是否下功夫带真徒弟、传真本事了。”

听说他惟一的儿子已考入军校,大伙有点担心。宁曾伟雄透露说,他已带了两个徒弟:一个是港口山村的谢星安,21岁,一个是止步前村的易庚云,30岁,两人都学得很认真,不用两年就可出师。

为学艺,他每天操练两小时

宁曾伟雄的启蒙老师是爷爷。初中毕业后,他怀着一颗好奇的心闯进皮影艺术世界时,才知道 “看戏容易演戏难”,一个人要当几个人使,吹、打、弹、唱样样要行,非一朝一夕就能练就。

“入了这个门,就不能轻言放弃。”宁曾伟雄年少的心里装着的不只是对皮影的热爱,还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于是,吹喇叭、拉二胡、端皮影、唱台词,成为他每天必做的功课,他回忆说: “我每天要操练2个小时,雷打不动。”

皮影戏的故事情节复杂、人物类型很多。表演皮影戏时,最重要的环节便是端皮影,也就是让戏里的人物制品像真人般活动起来。他说:“比如,武将出场的时候要很威武,否则就不符合剧情。不多练习就达不到要求。”

为观众:他曾经一晚演几场

经过日复一日的磨砺,宁曾伟雄终于可以登台表演了。他说: “记得那是1984年,我17岁,在新市镇的老街上,我首次表演皮影戏,几百观众站在台下看,因为紧张怕,手心里出了很多汗。”

皮影戏最红火时,他一个月难得休息几天,有时连逢年过节都不能回家。 “最忙时,一个晚上要跑两三个地方,虽说辛苦,但只要想起热心的观众,就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宁曾伟雄说: “只要去了,就要好好地表演。”

随着演出经验的积累,宁曾伟雄的皮影技艺渐渐精湛起来,他所带领的皮影队获得过攸县皮影艺术大赛金奖,全省皮影戏比赛银奖等殊荣。在以他为代表的一批艺人的努力下,槚山皮影大放异彩。

为弘扬:他将创新皮影艺术

近年,皮影戏的观众大减,宁曾伟雄一个月仅能演出几回。面对新情况,他开始寻找原因。他认为,皮影戏里的艺术唱词晦涩难懂,让观众难以接受。他努力做到字正腔圆,还打算将唱词展示成字幕。

槚山皮影入选 “非遗”后,宁曾伟雄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说:“皮影戏从形式到内容都得创新,才能焕发生机。从去年开始,省戏剧院采用动画表演皮影,观众很爱看,就是明证。”

从事皮影表演十几年,宁曾伟雄一直不太计较经济收入。他说: “我会坚持走下去,尽量让槚山皮影能承前启后。”大伙要走了,他拿出一把二胡,演唱了一小段皮影戏。在静谧的山村里,他低沉的声音传出很远。

【历史长焦】

山皮影的“前世今生”

县委宣传部的朋友说,要了解槚山皮影的 “前世今生”,必须去县文化馆,那里保存的资料最翔实。记者欣然前去 “刨根问底”。县文化馆位置偏僻,房屋简陋,但保存的资料真的很多。难能可贵的是,该馆还设有 “非遗”的保护机构。

1904年:湘潭皮影传入槚山有史料称,攸县古称阴山,是 “衡之径庭,潭之门户”,为中南楚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宋朝太学士彭天益曾用 “鸾山配凤岭,金水绕银坑,金相玉版笋,银杏水晶葱”的词句,向徽宗介绍老家的风物。

据有关谱系记载,槚山皮影戏的传承历史可上溯至清末。1904年,为掌握谋生的一门技艺,槚山的曾秋和、曾冬和兄弟俩前往湘潭,向当地皮影大师马宗桂、齐仕佑学习皮影表演技术和影像制作工艺,由此将湘潭的皮影戏接传至攸县。

县文化馆负责人认为,传承是一个充满人性活力、有着独特思维和时空内涵的传统。他说: “槚山皮影在传承上没有科班授艺的形式,其艺术的传授大都是血缘传承和师徒传承,即父教子传或承师学艺。”

其血缘传承表现为:第三代传人曾根和11岁时师从大哥曾秋和;第四代传人宁曾伟雄14岁时跟其祖父曾根和学艺。其师徒传承表现为:陈松柏、欧梅玉、颜菊华、段珠生、曾转生等均为曾氏传人的徒弟。

1963年,皮影艺人有演出证

县文化馆保存的史料称,皮影戏传入攸县后,老百姓慢慢喜欢了这种有影、有音的表演艺术,家有喜事,必请人演皮影戏。经过多年传承,槚山皮影融入当地文化,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成为当地一大文化品牌。

攸县相关职能部门一直非常关注皮影艺术,或规范引导,或培植推介。 《攸县文化志》记载:1952年8月,县文化馆举办皮影艺人讲习班,24人参加学习;1963年10月,县里成立皮影艺术管理委员会,为艺人颁发演出证,审定上演剧目,统一收费标准。

凡遇较大的演出机会,该县均会组织皮影艺人前往参演。1956年,曾根和参加省皮影戏调演获二等奖。 1964年10月,攸县举行皮影戏会演,选拔曾根和等8个艺人组成攸县队,参加湘潭专署首届皮影苦命现代戏会演,其演出的剧目 《两个队长》获奖。

最红火时,攸县有皮影队30多个

《攸县文化志》记载:1963年初,槚山有皮影队6个。1978年,禁锢了10年的槚山皮影得到恢复。次年,县文化馆对全县皮影艺人重新进行登记,并召开皮影艺人座谈会。1982年,县里成立民间艺人协会,著名皮影艺人曾根和当选为副主席。全县皮影队增至12个。

80年代中期,槚山皮影进入火红年代,以曾氏为首,全县皮影队发展到30多个,大部分乡镇均有,如丫江桥杨德生皮影队,高枧刘双元皮影队,大桥张一端皮影队等。有的乡镇有数个。百余农民成为专职皮影戏艺人。

如此火爆的局面一直持续到90年代初。那时艺人们几乎每晚都要演出四五个小时,演出费为一晚12元至15元,一年约演出320场,经济收入可观。那时,邻近的衡东、醴陵、萍乡等县 (市)均可见槚山皮影艺人活跃的身影。

【文化解码】
遗留在攸县乡间的古老文化

4人即可表演

在攸县文化馆,我们翻阅所有记录槚山皮影的档案资料,以期弄懂其精髓。据称,皮影是一种用灯光照射兽皮或纸板做成的人物剪影以表演故事的民间戏剧。表演时,艺人们在白色幕布后面,一边操纵戏曲人物,一边用当地流

行的曲调唱述故事,同时配以打击乐器和弦乐,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攸县文化馆负责人说,槚山皮影与河北皮影风格近似,用纸壳或牛皮雕制的人物和动物造型淳朴粗犷而不失典雅,身形浑厚,抽象简洁。它采用湘剧和花鼓戏的唱腔,以攸县方言道白和串词,夹杂许多俗话俚语,很贴近当地百姓生活,因而受到欢迎并传承下来。

县文化局一负责人补充道: “槚山皮影有4人即可表演,主操皮影和主唱的,打锣鼓、敲梆子的,操琴、吹唢呐的,拉京胡、大同的。每人均须多才多艺,能身兼数职,可根据剧情发展的需要,随时调整唱腔,以真切地表现剧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以前用油灯做光源

宁曾伟雄保存下来的影人共有228件,包括头像、脸谱、帽饰等。他说,皮影戏的演出用具主要是影人、影窗、影灯。影人用牛皮或硬板纸雕刻而成,需要着色、上油、装订和上杆,分头茬、身段、桌椅、帽饰等。

他介绍说,影窗是用木方做成长宽比例为二比一的木框,用白布包好绷紧,固定在距地面高80厘米的台板上。影灯,过去采用豆油灯、煤油灯,现改用日光灯,吊在影窗的后上方。观众坐在影窗外面观看。

宁曾伟雄说,槚山皮影演出的剧本,多以神话、寓言、民间故事为题材,分为文戏、武戏。口述剧本由师傅口传心授,不能忘记。他至今保存有上辈所传手抄剧本 20多种,口头剧本80多个。

【现状扫描】
拯救行动开始,力求再度辉煌日渐衰落,槚山皮影的伤与痛

县文化局一负责人说,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电影电视、流行音乐、卡通漫画等快速发展,老百姓的休闲方式丰富多彩,“一口道尽千古事,双手舞动百万兵”的槚山皮影从此 “戏班锐减、后继乏人、市场萎缩”。

他介绍说,进入新世纪后,看皮影戏的人越来越少,受看者均为中老年人。演出场次减少后,一些皮影艺人因生活所迫,只得弃艺改行,鲜有对学习皮影戏感兴趣的年轻人。槚山皮影队最少时仅有5个,演出者不到20人。

宁曾伟雄曾多次无奈地说,演老戏没观众,排新戏少资金。前些年,他带领的皮影队每年仅演出40多场,每场演2个小时,收费400至600元。2万元的收入 4个人分,连个人花销都不够,更莫说养家了。

振兴的脚步未曾停留

不能让槚山皮影消失在我辈手中!进入新世纪,攸县采取措施对其进行抢救性保护:制定政策,确保经费,普查资源,保护与培养皮影艺人。同时想方设法宣传推介,以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2000年夏,中央电视台军事农业频道专访槚山皮影,录制了传统节目《南堂救主》予以播放。2003年9月,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摄制《走进攸县》专题片时,也聚焦槚山皮影。该专题片播出后,槚山皮影得以名传天下。

2003年10月22日,攸县举办首届文化艺术节,设立“皮影一条街”。全县皮影艺人们“各唱各的调,各献各的艺”,比赛才艺。以宁曾伟雄为首的槚山皮影戏一队夺得大赛金奖。

“申遗”成功,保护升级

2004年,攸县组织班子,普查槚山皮影,建立文字档案。尔后动员5支皮影队依次演出拿手剧目,为其录音、录像和拍照,整理后上报省文化厅,申报 “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5月申报成功。

当年6月,该县出台槚山皮影《五年保护计划》,主要内容包括:编纂教材,开班培训,革新皮影制作方法及演奏、操作水平;建立传承人数据库,给传承人发放津补贴。至今,多数措施已落实到位。

政府在行动,槚山皮影的传承人也不甘示弱,他们坚守着咫尺舞台,开拓演出市场。第四代传人宁曾伟雄带领的皮影队相继添置了摩托车、麦克风、音响等设备,演出条件大力改善。

保护协议,一剂“康复”良药

在槚山乡,乡党委宣传委员拿出一叠合同:《省级“非遗”——槚山皮影保护协议》。它由槚山乡文化站与槚山乡5支皮影队的负责人签订。这5支皮影队分布在黄泥冲、湖沙垅、仓下、网金、张家如5个村。

此合同让人颇感欣慰。根据该协议,乡文化站成立“槚山皮影”传承保护领导小组,由乡长任组长;5支皮影队每年演出不少于10场时,乡里每场奖励50元,每创作、上演一台贴近时代的新剧目,奖励500元。

协议还规定:宁曾伟雄负责皮影学徒的挑选和培训,两年一届,每届可带2名徒弟,培训期满后,经县乡考核验收合格,乡里按每出师1人4000元的标准奖励宁曾伟雄。

县文化馆称,至今年初,槚山皮影队恢复到8个,全县专职和兼职的皮影艺人发展到70多人,他们以传承皮影艺术为己任,继续在灯光下舞动,这正是皮影戏振兴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