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在永州行踪考释

龙兴寺

龙兴寺在零陵城太平门内。柳宗元到永后,与其母卢氏、从弟宗直、表弟卢遵,一同居住在龙兴寺。寺建于千秋岭下,唐时称为东邱,其下为息壤。宋元丰(宋神宗年号)四年(一0八一年)改名太平寺,明嘉靖年间废。明成化十五年(一四七九年)封氓王次子青墼为南渭王,从武冈分居永州,据太平寺为别邸。隆庆(明穆宗年号)间,郡守黄翰,史朝富相继请复原寺,加以重建,内有司仪所,乡约所。明末寺又毁于兵火。清康熙九年(一六七0年)永州知府刘道著又重建寺,久之又废。雍正元年(一七三二年)知府姜邵湘,就其遗址建万寿宫,作为各官朝贺及宣讲皇帝诏旨之地。乾隆中叶,移建府学于千秋岭上,后迁东山之旁,惟教授署未迁,后为训导署。署东旧建零陵县学,后迁东门城内。道光五年(一八二五)于此纂修府志,名为"千秋山馆"。旧泮池旁,邸柳宗元所见"息壤"。旧志称东邱为蜀丞相蒋琬故宅,《三国志·蜀纪》称蒋琬为零陵湘乡人。自柳宗元始有东邱之名,以之属诸蒋琬。岭上旧有东邱书院,内祀蒋琬。咸丰初年,零陵县令胡廷槐勒令全县姓蒋的,筹金重建蒋公祠,以祀蒋琬.现在的永州市零陵职中,就是建在千秋岭上;原来的零陵县招待所(现零陵国税局),就是唐代的龙兴寺旧址。所谓"息壤",据《零陵县志》载:“息壤”,在城内龙兴寺东北陬,寺久废。今府学训导署侧,有地隆然而起,状若鸱吻,色若青石,地广四步,高一尺五寸。初建寺时夷之,持镪者辄死。"现已不能确定其地。

南池

柳宗元有《陪永州崔使君(崔敏)游宴南池序》,时在元和五年。《名胜志》说:"池当南山之缺,设自神功,无庸攻凿,随山周旋,可容巨舰,今东门外绿天庵无山,南门外进口有小渠山在隔岸,皆不合,约计其地,惟今县学前荚蓉馆小径中,开水田数区。昔时必皆陂泽,疑与东湖可通。省、府旧志(指《湖南省志》《永州府志》)云:遗址今在市总铺街,今鼓楼下;尊小石桥,名瑞莲桥,与总铺相近,蒋濂谓南池或别一处。

芙蓉馆

宗稷辰《永州府志》载:芙蓉馆,在府东湖上,唐刺史李衢建。宋范纯仁尝游其旁,有思范堂。张拭书额,兵宫久废。今碧云庵即其遗赴。嘉庆(清仁宗年号)二十一年(一八一六)零陵县令会稽宗冲颜复以芙蓉旧馆。其明年乃建张宣公械(张浚之子)恩范堂(这应作重建张宣公创建之思范堂).奉公(指范纯仁、张考戈(张拭,张浚之子))栗主。耆式保前楚都阮元芸台为题额展拜而去。"杨翰有《碧云庵诗碑跋二则》说:“永州城东碧云庵,为唐刺史芙蓉堂旧址,宋范忠宣寓此;张肖轩建思范堂,有阮文达分书(即隶书)颜额,岁久倾圮.咸丰己束,寇薄城,防兵就庵为营,益荒秽。余攘寇既平,重新池馆,补种荚蓉竹树与宾僚相i燕集,赋诗甚多.甲子去郡。回忆清游,依依昨梦.昔曾手书迭韵贻王君子敷,郡人士请钩刻庵中,因补书后二诗寄刻.异日重返,零陵山水,又增今昔感耳”《息柯杂著·碧云庵诗碑跋二则》之二)碧云庵旧址,在今永州市三中校内,旧时规模,依稀可见,

南亭

柳宗元有《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五言长律》。南亭在何处?《永州府志》、《零陵县志》均无记载,成为千载疑案.诗中涉及南亭位置.景色的诗句,有"虚馆背山郭,前轩面江皋,重迭浦溆,逦迤驱岩崭,…澄潭涌沉鸥,半壁跳悬猱...…翻连俯棂槛,注我壶中醪.…曲渚怨鸿鹊,环洲周兰嚣.暮景回西岑,北流逝滔滔....…中川恣超忽,漫若翔且翱…".从以上诗句看,南亭是建在一个阒寂无人的馆阁前面,背负山郭,面临潇水。河中浦溆重迭相间,有澄潭,有曲渚,有环溯。河岸岩嶷曲折连绵,猕猴时从悬岩半壁跳下。潇水河床,至此益广。驾一叶轻舟,可以恣意飘荡,容与中流,如翔如翱。黄昏时分,只见西山暮景回光掩映,潇水滔滔,向北奔流,使人意趣盎然。

从字面看,南亭当在零陵城之南,但从零陵南门沿潇水上行至茅江桥止,这一带河岸,看不到迤逦连绵的高岩,看不到足恣超忽的中川,特别是"暮景回西岑"的西山是在潇水西岸,“北流逝滔滔"的潇水是在袁家渴以下始向北奔流。然则南亭究在何处呢?我认为南亭应在愚溪桥至朝阳岩一带,但今已无法确指究在何处。因为这一段河岸都具有诗中所描写的景状。或问:西亭因在潇水之西,名为西亭;南亭也在潇水之西,为什么不称西亭而称南亭?其实,这也很好理解,西亭是就零陵县城的位置来说的,南亭是就愚溪来说的。当时柳宗元的住处是在愚溪,就愚溪说,南亭在其南,西亭亦在其南,与南涧不称西涧是同一道理.旧注认为《游南亭夜还叙志七十韵》诗是柳宗元于元和三年作。根据是诗中有"岷凶既云捕,吴虏亦已鏖"与"江空秋月高"之句,因刘辟以元和元年伏诛,李镝以二年十月见擒。但诗中有4句为吏役牵,十祀空玛劳”,与"再怀曩岁期,容与驰轻亮刀"之句,前二句是说写诗的年代,是他贬居永州的第十年;后二句是说这首诗是他追忆旧游之作。
诗中所描之景当是在朝阳岩南面的群玉山临潇水之悬崖,20世纪六七年代因建东风大桥及烧石灰,把悬崖夷为平地。原悬崖处建小亭小庙,有碑刻。上有一条小路可以过朝阳岩。

法华寺

法华寺在零陵城区东山,为柳宗元第二次居处。东山,一名高山.宗稷辰《永州府志》说:“府城地形高下起伏冈阜缪绕,郁然耸城之中者,高山为最,联亘于城东隅,故又名东山。高山:有唐时寺,后府学建而寺始坏”。至宋改名"万寿寺",后又改报恩寺"。明洪武初改名"高山寺",后毁于火。四十一年(一六一三年)又复重建。至清乾隆末年(一七九五)寺又尽废。道光八年(一八二八)永州镇总兵鲍庆智改建于东山之北,并于其内设坛主祀范忠宣公(纯仁)。咸丰丙辰(一八五六)零陵县令胡廷槐倡捐,住持僧静修四方募化,加以重建,规模宏伟,遇异往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为零陵地委原党校所在地。"文革"当中,遭到破坏,现仅存正殿一座,尚未圮塌。至今仍是香火兴旺。

湘口馆

湘口馆在零陵城北十里。柳宗元游此时,有《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湘口馆并非在两水相会的岛上,而是在潇水东岸,面对茄岛。从“高馆轩霞表,危梭临山隈"两诗句来看,它不仅说明了湘口馆是座高耸的楼房,而且说明了馆的位置在山的脚下。因为从零陵至冷水滩,陆路经过这里,水道也经过这里,是个军事要地。后来在这里设镇,故又名潇湘镇.唐末五代时期,节度使在其境内设镇,设置镇使、镇将,用以镇捍防守,二则掌握地方行政。当然,这个镇是个县辖镇.据旧志载,五代时这里已是有数百户住的小市镇,由镇司管辖.宋时也是一样。范忠宣(纯仁)贬居永州时,曾为湘口馆题额,曰“江天一馆”。到明朝时,又改名“湘口驿”。现在这里已是一座光秃秃的山,无人居住.旧日面貌,只能从想象中得之。

袁家渴

由朝阳岩溯潇水而上.约五里,见水环奇石,累成小山,即为袁家渴。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所记景物,今可见的有。“南馆高嶂,有重嶂、小溪、澄潭、浅渚。舟行若穷,忽又无际”的境界也可看到。只是“每风自四山而下,振动大木,掩苒众草,纷红骇绿,蓊勃香气”的奇光异彩,今己无法领略得到。时逾千年,变化甚大。袁家渴旧址,在今湖南永州市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

芜江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有“由朝阳岩东南,水行至芜江”的话。芜江在零陵城东;霉里注入潇水。其与潇水汇流处,俗称茅江桥,旧为零陵通往宁远、新田、蓝山等县大道.曾置浮桥其上,春夏水涨之时,行人艰予渡济。清同治四年,李星辉、陈汉昭等捐金倡建石桥,越时三年,桥始建成,时杨翰任永州知府,亲撰碑文,为之褒扬。桥凡二拱,旁置石栏,行人称赞。桥的两端,各置二石狮,今仅存二:一在桥上,一在桥下。桥左旧有关帝庙,今废。桥右旧置一亭,名芜江亭,今废。

百家濑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所说的百家濑,在零陵城南二里。从朝阳岩乘舟上行里许,有诸葛庙(今仅存地名),庙前有一渡口,旧名“百家渡”,为零陵至道县必经之地。百家濑即指百家渡下游一带沙洲.《永州府志》、《零陵县志》均有记载.杨万里任零凌丞时写有《过百家渡四绝句》甚为著名,为世传诵.

百家渡当为零陵城南门口的渡口,对河是诸葛庙渡口,百家濑应是零陵城南门小菜园潇水中的沙洲。现沙洲因建南津渡水电站,全毁了。

南馆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有“上与南馆高嶂合”之句,所谓“高嶂”即指袁家渴右侧潇水西岸的悬崖。此崖陡削,不可攀跻。所谓“南馆”,即建于高嶂之上的馆舍。自唐以后,南馆旧址,改建僧寺,名“福兴庵"。寺周树木环合,风景极为佳异。新中国成立后,庵为附近居民拆毁。

蒲洲

柳宗元有《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番零山》诗。据《零陵县志》载;蒲洲在"城东六里之涯,洲若弓形,昔年长蒲有九节者,柳司马尝登蒲洲石矶以望香零山"。蒲洲今迹可寻,在潇水中,由于河水冲刷,面积较前增广,亦非全似弓形。l

横江口

俗称“赛阳岩“,一九六八年炸毁,今仅存痕迹。在潇水东岸,旧有三石耸立河滨,俗称"三尊炮"。每遇春夏水涨,木筏、船只行经其地,偶一不慎,即被撞破。解放以后,为人炸毁。疑柳宗元所称“横江口”即指此处。

香零山

香零山在零陵城东五里,为天然石矾结构,柳宗元有《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诗。其得名原因,旧有二说:一为山产香草,叶如罗勃,唐时用作贡品,后为刺史韦宙奏罢。一为草木当春,皆有香气。香零山矗立潇水中流,“方春流荡荡,如贴永荚蓉,与波明灭。至秋高水落,亭孤峙,不可攀跻.”(蒋本厚《香零山记》)。徐霞客对香零山的景物也作了极其简洁精当的描绘:“溯江(指潇水)渐东,七里至香炉山(旧香零山俗称),山锐若鬟,石骨攒簇,独峙江西岸,时见佳植缀摇。”(《徐霞客游记•楚游日记丁丑三月十四》)春水涨时,木筏船只,顺流而下,误触山石,即有人溺木漂之虞。因此,清同治十二年,黎德盛、王德榜等倡建观音阁于其上.招致僧人居住其上,水涨时,白昼鸣钟,夜间点灯,用以示警,航行者称便.今观音阁尚存,现已略加修葺.

柳子庙

柳子庙在潇水之西,愚溪之北.现存庙宇为清光绪三年(一八七七)重建,距今已有一百一十年。庙共三进,第一进为前门及戏台。解放前每年农历七月十三日,零陵士民于是日演戏庆祝柳子菩萨(零陵人对柳宗元的通俗称呼)寿诞。但《唐书》本传及韩愈《柳子厚墓志馅》均未载是事,不知确否。第二进为厢房,内藏旧碑刻。堂屋正梁书有"皇清三年丁丑岁仲秋月谷旦祠下六场分祭绅耆商民捐资公建"字样。第三进为享堂。旧有神龛,中塑柳宗元象,面貌清耀,神采奕奕。明正德十三年严嵩以翰林学士身份出使桂林,还朝时以其随身携带牙笏留置柳宗元神像手上,保存了四百余年。解放初期尚存,后为人窃去,现又寻回。享堂左则壁上,嵌有清永州知府廷桂摹刻的《荔子碑》今碑已移置享堂之后。

关于柳子庙的沿革,至今仍然值得考究。据柳子庙今存嘉靖(明武宗年号)三十七年(一五五八)戊午永州府刘养仕所撰《重修柳司马祠记》记载:“是祠也,唐元和九年至绍兴十四年以端则学士汪藻作记为始;自绍兴十四年至明嘉靖戊午更新自今”"。这段话显有失误:一是柳予祠是唐元和九年初建,还是绍兴十四年汪藻写《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时初建。但汪藻作记却说,“零陵人祀先生于学于愚溪之上,更郡守不知其几,而莫之敢废”这句话是说零陵人原先在学宫建有柳子祠,迨后才迁愚溪之上。还说此祠创建已久,更历许多郡守,仍然奠之不敢废。汪藻的话是正确的,请读《金石萃编》所录柳拱辰的《柳子厚祠堂记》:"子厚谪永十年,永之山水亭榭题咏固多矣。韩退之谓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一悉有法度可观。今建州学成,立子厚祠堂于学舍东偏。录在永所,著词章,馥于堂壁.俾学者朝夕见之,其无思乎!至和(宋仁宗年号)三年二月.尚书职方员外郎知永州柳擞常。”

《永州府志》也有记载:石刻今存华严岩侧,宋时祀子厚盖在此。今其西仍为郡学,子厚祠则专在愚溪矣".

从上录文字看,得知北宋时的柳子祠是建在华严岩学宫东面,柳拱辰的《柳子厚祠堂记》比汪藻的《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早八十八年,为柳宗元祠堂作记,并非始于汪藻也是很明显的。上引刘养仕文字的第二句“自绍兴十四年至嘉靖戊午更新今"也与事实不符。今柳子庙有一碑文与刘养仕刻的碑文并列在一起,题为《重修柳司马庙记》,惜已剥蚀,字迹漫灭,但从其残存碑迹中,得知撰此文者为赐进士第福建道按察御史,撰写碑文时间为“正德八年(一五一三)癸酉季秋望日”,即在刘养仕任永州知府的四十五年后又重修了一次。嘉靖戊午更新自今的话,纯为刘养仕自我作古,自我吹嘘,则是很明显的了。根据上述情况,可以得出下述结论:柳子庙之名曾一再更换,初为"柳子厚祠堂",继为"柳先生祠堂",再为"柳司马先生庙",再次为"柳司马祠",至清光绪三年始有"柳子庙"之称。零陵人祀柳宗元,大概始于北宋,可能是柳拱辰任永州知府时始建柳祠,因为韩柳之名,得劲欧、苏的尊崇,始大著于世。柳祠原建于华严岩学宫东偏,至绍兴十四年改建愚溪之北;柳祠自至和三年以后,南宋绍兴十四年,明正德八年,明嘉靖三十七年,清光绪三年,均曾加以修葺。但有一事,尚待考证,即今柳子庙一门首石门,刻有一副楹联,其文为:"山水来归,黄蕉丹荔:春一秋报事,福我寿民。同治甲子孟月,杨翰。”同治三年,杨翰尚任永州知府,自称:“予菹永凡七载于兹矣,此间名山胜景修葺。”(杨翰《捐修茅江石桥碑序》)我想杨翰一定修过柳庙,不然,他不会撰写门联。清光绪三年重修柳庙时,只是承用旧的石门而已。柳庙碑刻,多为无赖摧毁,文献无征,良堪浩叹。

附注:柳子庙戏台系同治二年杨翰修建,中殿光绪三年修,后殿系同治八年修。

荔子碑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十年(八一五)出任柳州刺史,元和十四年(八一九)殁于柳州。唐穆宗长庆二年(八二二),柳州民在柳宗元生前游憩之地罗池,筹建庙宇,用以纪念柳宗元,人请韩愈为撰《柳州罗池庙碑》。今所称"荔子碑"即韩愈仿《楚辞•九歌》体所作之迎神送神诗曲,苏轼曾书此碑,至南宋嘉定年问,始在柳州柳侯祠摹刻石。永州柳子庙摹刻此碑,据同治七年(八五八)戊辰永州知府廷桂《荔子碑跋》说:“永祠有碑,自魏太宁绍芳摹刻始”,但据魏绍芳自己在《荔子碑跋》中与廷桂所说稍有出入,他说:"右柳州柳侯庙享神诗,昌黎韩公作之,东坡苏公书之,与河东之德政,世称三绝。先宋时柳州命刻关帝庙,并刻于罗池庙。明时永州司李刘公克勤摹刻于愚溪庙中,兵燹之后,复经焚毁,字已湮灭,今芳敬将原本重勒上石,以复旧观。顺治己亥岁(一六五九)孟秋月永州府知府文安后学魏绍芳重刊(《永州府志》),从上文看,柳子庙首先摹刻荔予碑的,是明朝的永州司李克勤,其次是魏绍芳,再次.才是廷桂.

司马塘

司马塘,在零陵城北关外,因柳宗元曾游于此,故名。相传其地有塾学,塘水深则文运盛,塘水浅则文运衰。县令陈三恪曾筑4“兴文亭”于塘中,不久亭废.其地旧有龙太守祠,祀东汉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南宋杨万里撰有《龙伯高祠堂碑文》。建国以后,塘为其地居民饲养鱼苗之地,一九七八年将塘填塞,辟为零陵地区体育场.因地势低洼,现又改建为高业城和居民住宅。

万石亭

元和十年,崔为永州刺史,于署后作"万石"亭,柳宗元作《永州崔中丞万石亭记》.旧志称其地居高临下,下瞰潇水,群石插天,树木阴森,中有梅孝女祠。宗稷辰《永州府志》载.万石山名肇于唐刺史崔作记;使山有闻,实惟司马柳宗元。越二百年,宋真宗天禧初王羽作守,重剔治之,其时柳碑尚存,属欧阳修为诗勒山石."这里写的是北宋时万石亭的情况.

南宋绍兴初年,熊叔雅为永州郡守,于方石山修建竞秀堂,时汪藻贬居永州,常游其地,有《次零陵太守竞秀堂诗四首》,藻学问博赡,为“南渡词臣冠冕”(纪昀语),这四首诗确为永州山水增色不少。

宋绍兴二十五年乙亥(一一五五),知永州府事彭合将万石山更名为环翠山。时张魏公贬居永州,曾游其地,并题名碑上,文为:紫岩张浚同郡倬长乐张登太常守庐陵彭公合于环翠,酌泉小饮,观景物之胜,俟月上而返,浚子拭、机、杓,孙炎,默从行.绍兴乙亥端午后六月浚题。(宗稷辰曹云庵金石审)至清代宗稷辰修《永州府志》时,于梅孝女祠厕所旁边寻得此碑,仅缺二字.南宋范成大游永州,对万石山景色也作了描叙,其所著《骖鸾录》载:癸巳岁(一一七三),二十日行群山间,时有青石如雕锼者,丛卧道旁,盖入零陵界焉。晚宿旧光华馆.郡治在山坡上,山骨多奇石。登新堂及万石亭.皆柳子之旧。新堂之后,群石满地,或卧或立,沼水浸碧,荷乱生石岩间.万石堂在高坡,乃无一石,恐非其故处。然望众山回合如海登览甚富。"这是南宋时的万石亭情况。又据《永州府志》载,到明朝丁懋儒作永州知府时,因九岩久失,强实其地浚池建亭。人们认为那不是万石亭旧址。到了清朝,郡守环山为垣,作署后圃。乾隆中叶,王宸作永州知府,认为林壑之胜,当与人民同乐并因中有梅孝女祠,应当另辟衢路,使人前来瞻仰,于是撤去垣墙,在署后西岗建亭,以资城中士民登眺,"但山石多摧残,碧沼涸竭。惟林木阴森.多数百年物,夏日携樯就树,选石序饮,日色不到,清风自生,一城之胜要,无过是者。“万石山的右面是"道士岭”,左面是辉山,两地亦以多石著名,后来石毁,仅存一个高阜.这是自明至清的万石亭情况.

万石亭究在何处呢?得先说明一些问题。现在的前进街,就是从前的道士岭。现在的永州市医院,就是前清时代的考棚(永州各县县试录取的童生参加府试的地方,录取的称秀才),现在的永州市司法局,永州市人民法院,就是唐代永州刺史和宋以后的永州知府衙署.现在的零陵地区工人文化宫,就是清朝永州镇总兵衙署所在地。这些机关后面的山地,就是万石山.万石亭究在何地,已无法确指,因为山多夷为平地,非复曩日面貌了。所谓梅姑巷,就是现在"永州镇雕刻工艺厂"前后那带地方.因为建了房子,通道也就堵塞了。

潇湘二水

潇湘二水名,《柳河东集》中经常出现,历来注家多有误解,特别是对潇水出处源流,误说更多,特为考证如下:

潇水,旧多误为营水,至唐时始习称营水为潇水。《水经注》:洞庭之渊,潇湘之浦.潇者,水清深也,犹曰清湘云尔,非二水也。潇水究竟发源于何处呢?《永明县志•潇水考》(永明县一九五四年改称为江永县)说:

“潇水发源之说不一,道州(今湖南道县)永明旧志俱有潇水,至钱邦芑定为九疑之三分石,《永州府志》主其说,而以源于永明,江华者则别为小潇水。《湖南通志》则直以濂水当之,皆非确论。吾谓当别孰为经流,孰为支流,而主名得矣。凡水以源远流大者为经流,旁注而流小者为支流,此定论也。永明、江华之水到道州城西合营水东流,四十里至青口,而宁远之水南来入之,则道州一派水势洪壮,宁远一派不能敌也,是宁远之水不得为经流明矣。道州之濂水,即营水委流,滩濑浅急,冬时竟成断港,唯永明,江华之水源远流长足相当。而永明之出于大风山者其地古有潇源之名。《天下名胜志》亦于永明言潇水,似当以出永明者为是.或曰:《水经注》云,潇者,水深清也。永明以上之水,皆莹沏澄泓,可鉴毛发,则道州、江华之水。皆得被以潇名,亦通论也.”上文的考证是详尽的,可以澄清一切谬说.潇水实源出于江永的天都峰,汇道县,江华,宁远诸支流,东北流至麻滩入零陵县境.流经茅江桥后,又北而西十里至南津渡,又北流十里至黄叶渡(即大西门渡口)愚溪自南来注。东风桥下有白苹洲。其上一曰多白苹故名。清代乾隆年间,邑人睦文焕于洲上建白苹书院,十九年为巨浸所没,不复重建。今于其上培植林木,不久,即将蕊为风聚林带。

此说不妥,潇水之源当为九嶷山上的三分石。三分石之源头之水三分,其一折西往江华码市,汇码市大小锡河水,北流至沱江镇,与西来之沱水汇合,这段河流叫冯河,江华人也称为东河,沱江称为西河。从沱江镇过潇江湾,到道县蚣坝汇东来的泡水等,再到岑江渡汇江永来的消水(旧名掩水),至道县县城。这段水流道县人称为沱水。再与西来的营水(现叫濂溪河)汇流至青口,在青口与从南宁远水市流来的九嶷河,东来的宁远泠水,北来的舂陵河汇合北流,有人叫这段水流为营水,营水北流至梅花,与西来的伏水汇合,流经双牌,两峡谷中的水流湍急,险滩多,这段河流叫泷河。其后汇麻江河,贤水河至零陵频岛与湘江合流。潇水在不同有地点有不同的称名,这不足为怪。另江华沱江镇过去还是商船可到之码头。所以潇水的发源地当为三分石。

湘水,源出于广西壮族自治州灵川县东海洋山东麓,与桂江上源霄灵渠(或称"史禄运河"“湘桂运河”)相通。由兴安东北过全州,合洮水,又东北至黄沙河入东安县境,百七里至石期市含应水,又东而西至仁村铺入零陵境,又西十五里至长塘铺,又东十五里经西江口,潇水自南来汇。潇湘汇流处有洲,洲于春涨不没,旧称浮洲。柳宗元有《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即描写这里的景色。唐以后零陵人又习称此洲为苹洲。太平天国革命被镇压后,湘军军阀席宝田倡捐巨资,建苹洲书院于其上,辛亥革命以后,永州各县教育界人士又于书院旧址筹建苹洲中学.建国以后就学校旧址设部队疗养院,后为零陵地区商业学校所在地。

柳宗元诗文有时潇湘不分,因而引起歧义,如"理世圃轻士弃捐湘之湄"(《零陵赠李卿元侍御筒吴武陵》)“窜逐宦湘浦,摇心剧悬旌”。(《游石角山过小岭至长乌村》),“寓居湘岸四无邻,世网难婴每自珍”.(《从崔中丞过卢少府郊居》)“缧囚终老无余事,愿卜湘西冉溪地”。(《冉溪》)“及言有灵药,近在湘西原”(《种仙灵毗》):"盈盈湘西岸,秋至风露繁。(《湘岸移木荚蓉植龙兴精舍》)“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渔翁》)“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始得西山宴游记》)“申以湘水之流,众山之会”,(《永州法华寺新作西亭记》).“登高殿可以望南极,辟大门可以瞰湘流”(《永州龙兴寺东丘记》)“筑室茨草,为圃乎湘之西”(《送从弟谋归江陵序》)"湘水之攸湫兮,其上群山。(《憎王孙文》)“有五六氓,乘小船绝湘水.”(《哀溺文》等等,以上。湘"字均指潇水,与湘江无关.

开元寺

开元寺在零陵城南二里,旧志未加记载,曹能始《名胜记》说:"唐时建,亦名太平寺.宋黄山谷有登太平寺慈氏阁诗,即此.”

朝阳岩

朝|阳岩在零陵城西潇水之浒。“一山怒而竖石,奔与江斗”(《徐霞窖游记•楚游日注》)每当朝旭初升,烟光石气,激射成彩,成为一县之胜。唐肃宗永泰元年(七六五)道州刺史元结诣都计兵,途径零陵,维舟其下,喜其山水之异,以岩口东向,因名日朝阳,并撰《朝阳岩锯》及《朝阳岩诗》勒于石上。是时始有盛名,永州刺史独孤为之辟治荆榛,刺史窦泌为之创建茅阁,为元结憩息之所。柳宗元贬居永州后,亦常到此游览。有《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西亭即窦泌所建茅阁)《渔翁》《江雪》等诗。宋代蒋之奇复建亭其上。明代永州知府丁懋儒又将朝阳岩亭榭修葺一新。清咸丰年间,杨翰以名翰林出守永州,永城名胜古迹,均为一一修复,他在朝阳岩更多所经营,今日仅存之祠宇,即为杨翰所建。

朝阳岩的风貌,大致由岩顶、上洞、中洞、侧洞四部份构成兹分述如下:

。一、山顶部分:

明万历初,丁懋儒出守永州,他认为"凡零陵临江岸一里之内,下皆崆峒,山泽通气,匪照而何?”(丁懋儒《朝阳岩记》)便将朝阳岩本山创名为"零虚山",今岩顶右侧石上尚存。零虚山"三字,并重葺亭宇,就山麓建"澄虚亭",就流香洞内建"听泉亭"。“芳泉亭",又在"乱峰之内,峻壁如门,建亭日青莲一(同上)经过修建之后,岩壁争奇,踪迹幽邃,如青莲布地,芙蓉呈秀。(同上)记中所载胜迹,今已荒废,或已改建,旧日风貌,不可复睹。”杨翰任永州知府时,重葺名胜,多还旧观,自云:“暇则寻幽访古,踪迹多在朝阳岩下”(《息柯杂著》卷三《跋朝阳岩图诗合卷》)他于岩顶重葺"七贤祠"立栗主祀元结,柳宗元等人,并题"名山护法"匾额。(《息柯杂著》卷一《名山护法匾额》)今祠宇尚存,为朝阳公园办公地址.

二、上洞部分:

从朝阳岩顶东北行,沿石级而下。即至上洞入门处,形如复釜"绝墼临其下,憩倚其中,烟帆远近,与溪云山鸟相出投,游目所及,胜赏迭供"。(《徐霞客游记?楚游目记》)岩顶锈有何须大树"四字系民国年问强雨亭所书。杨翰任永州知府时,于其东侧刻元结(次山)所作的《朝阳岩铭》、《朝阳岩诗》。字系篆体,为清代大书法家邓石如(完白)之子邓守之所书,守之作篆,时亦名满天下,杨翰于其旁建亭,以纪盛事,名为"篆石亭"。一九五三年曾重修此亭,但已非曩日规模,近湖南省人民政府又拔款重修,不日即可竣工。

杨翰还予上洞西壁补刻黄山谷游朝阳岩诗及山谷像,并刻其和诗予铡。杨翰离任后数年,曾有文记载此事原委,原文如下:“永州朝阳岩,黄彪(黄山谷侄名)题名,有观伯父太史题刻云云,太史即山谷也,余守永寻山谷字不得,因和其游朝阳岩诗,同原作刻石上,石有余地,乃摹刻山谷像。去郡后数年于石洞上竟得山谷题刻,显晦有时也.癸酉游岭南,六月十七日在李子虎斋中为山谷寿,今又四年矣。还山拾得小象拓本寄粤,知年年为公寿,如同拜双井老人也。”,

洞内还镌有吴大徵、林绍年等人诗,均保存完好。

三、中洞部分:

由上洞石关而下,有石磴数十级,磴依危岩,至尽处,有洞蚜然,即为中洞。洞I:1石壁上有"朝阳岩"三大字,系宋嘉祜五年(一0六0)二月五日张子谅书,卢藏题字。"朝阳洞"三字系张子谅、卢藏所题。宋零陵王淮复镌米元章"秀岩"二字于其上。

中洞即朝阳洞,又名流香洞,左右石壁形如半环。有泉自岩后石罅流出,水声淙淙,至冬不涸,泻入洞前深潭。前人仿曲水流觞遗意,就涧底凿石为回曲,用以泛觞。洞后为"阴潜涧"。明丁懋儒于其上建"听泉亭",今废。洞内左壁刻唐以来题名及前人诗作甚多,洞口右壁,有程溶、周敦颐等题名,其文为。荆湖南路提点刑狱公事,尚书职方郎中程淆治之,尚书虞部郎中知军煳事鞠拯道济,尚书比部员外郎通判军州事周敦颐茂叔,治平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同游永州朝阳洞."周敦颐题名之侧,刻有元次山《游朝阳岩诗》及柳宗元《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诗。宗稷辰《永州府志》谓此碑。字迹飘忽而无精神,刻又庸劣,且具衔不称员外司马,与华严岩异,断为摸勒无疑.其旁有明嘉靖间通判萧干诗亥0,与此极类,则必千所为也。"清陆增详《八琼室金石补正》对宗氏所论则持异议,他说:《(湖南通志》、《永州府志仅列日期,未录全文.指谓明人模勒.案此碑之前,尚有。题“朝阳岩”等字,其下有。书字及"正德辛己九月"等字,意即书刻之年月姓名,未必是萧千所为,要有为明代所镌无疑。
…"这一论断,尚为恰当。清同治元年壬戊(一八六二)何绍基来永州,住府衙中.知府杨翰(海琴)招游朝阳岩,有诗刻于岩壁,今尚清晰可辨。

一九一八年,谭延闿(一九二七年后,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等职)来零陵.曾鸠工庀材.重修朝阳岩,并命人凿石,将阴潜涧打穿,从此豁然贯通,可说这也是件创举.

中洞岩下临江,旧有沧州亭。今废。

四、侧洞部分:

侧洞在流香洞之右,相距数丈,洞不甚深,略有岩石之胜。徐霞客游此时,说其北更有一岩(裂口指侧洞)“复结奇云,踵插渊黛,一人横栈架板若阁道,仍从石磴透出岩后,凌绝顶”,横栈槊板之桥早已不可复见。杨翰曾于岩前建楼,可以揽胜,并设石桥直通其上。解放后桥梁尚保存完好,一九七八年被人拆毁。岩侧石壁上刻有柳宗元《渔翁》诗,系后人模刻。

石渠、石涧

石渠、石涧旧址,久己不知所在。南宋汪藻贬居零陵时,距柳宗元只三百年,犹言"求先生遗迹,如愚溪,钴鉧潭,南涧,朝阳岩之类皆在。"(《永州柳先生祠堂记》)他还写过游袁家渴诗,也没有说及石渠,石涧。《零陵县志》也只说袁家渴,石渠石涧在朝阳岩至南津渡之间,可见自柳宗元离开永州后,石渠,石涧即己湮没无闻。石渠、石涧位于永州市朝阳乡沙沟湾村。从沙沟湾村溯潇水而上,约五百米远,有一小溪,即柳文《石渠记》中所写的石渠,溪水晶莹,注入潇水。溪中泥沙淤积,两岸己辟为田。因修南津渡水电站排洪沟,溪已填塞,“水泓”、“水潭”,不见踪影矣。

石涧,离石渠约半公里,即朝阳乡涧子边杨家村旁的小溪,流入潇水。涧上有两石桥,水流其下,瀑水平布其±,“流若织纹,晌若操琴”,犹似柳宗元当年所见景象。涧上已筑有堰,用以蓄水灌田,“亘石为底,达予露涯”,犹是当年景色。溪底的石三,"若床若堂,若簿宴席,若隈闻奥"的情况,因为被泥土复盖,已看不到了。柳文说:"由渴而来者,先石渠;后石涧;由百家濑而来者,先石涧,后石渠。"知此。

小石潭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便至小石潭。现在我们看到的不是柳宗元当年的情况:一是潭已淤塞,但水仍然清沏;二是柳文所云:“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堪为岩"的形状,须待愚溪水涸,方才呈现出来;三是"潭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这几句柳氏精确地描绘出从潭上眺望小溪的景象,由于溪流曲折,一段看得见,一段看不见,所以忽明忽灭。现在愚溪经流的这一段,两岸大都平直,溪流直泻而下没有"明灭可见的"情形;四是"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这两旬是写愚溪河床,两岸象犬牙那样交错,参差不齐。现在溪的两岸,尽辟为田,两岸田塍,平直整齐,犬牙交错的形状已看不到了.惟站在潭上,向西望去,约二百米远,愚溪便向西北急转,水被欧家山挡住,因而不可知其源,这一现象,今犹存在。

由于小石潭,愚溪两岸的竹木早被砍伐,潭中坻屿的藤蔓早被剪除,那种"竹树环合","参差披拂"的旃旎风光,只能从想象中得之了。

华严岩

华严岩在零陵城东门岭.《方舆揽胜》:华严岩,唐时为石门精舍,在法华寺南隅岩下.姜承基《永州府志》云:华严岩在城内东山郡学后石上,多镌名人题识。宗稷辰《永州府志》亦云:"高山之岩,府学之侧,有华严岩。自唐以来,游览不绝,旧有石门精舍,今虽荒废,而石问题识,犹可抚读,搜剔金石,当自兹始。守土者宜与朝阳、澹山二岩并护持之。“所谓"多镌名人题识”,据府志载有柳宗元的五言长诗:"密林互对耸,绝壁俨双敞。堑峭出朦胧,墟险临j晃养。稍疑地且辰断,悠若天梯往:结构罩群岩,回环驱万象。…"岩还有柳宗直题名石刻其文为:"永州刺史冯叙,永州员外司马柳宗元,永州司户参军柴察,进士卢宏礼,进土柳宗直。元和三年三月八日,宗直题."邢恕诗:"一簇僧房路曲蟠,不逾城郭到林峦。何人为假丹青手,写入轻绡挂壁间."据清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八十八有《华严岩题刻十七段》一文,研搜甚精,记载详尽,其中尚直《亦乐堂记》、《亦乐堂铬》,又有虞巧《释奠诗》及宋景定四年僧长修诗刻。清同治二年何绍基桂林揽胜回到永州后,知府杨翰陪游是岩,何氏写有《海琴(杨翰别号)邀同龚谱香、罗艺甫、伍云青、黄叔元游府学之华严岩》诗,诗云;"永州之石无一顽,兹岩况近碧流环。春寒方喜草全碧,秋晚预知林尽殷。癸丑蓬樵老诗画,宾朋菊日共寻攀。使君爱士稀前哲,日挈吟俦叩藓斑。"乾隆五十八年癸丑,王宸时任永州知府,有万石山九日登高诗画册,此处何氏误以华严岩为万石山。

辛亥革命后,岩侧设有蕉月寺照相馆,由于岩景幽美,前来摄影的络绎不绝,据曾住岩侧的王永生先生介绍,岩的最高处约二十米,岩深三米多,宽约l米五左右,高约二米,山岩纵横三十来米.岩额为角宋汪藻书,文为"华严岩,绍兴甲子浮溪翁书."一九五九年东门岭居委会于岩侧设石灰厂,全岩轰毁,至堪惋惜.

铁炉步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九年(814)著《永州铁炉志》一文,讽刺无位无德的贵族子弟。"(湘)江之浒,凡舟可縻而上下者(凡可以系揽船只并供过渡的人上下的地方),永州北郭,有步日铁炉步.“岭南一带方言,以渡IZi为步。“今改为"埠”。盖此地原为炼铁之地。现称"老步头”.清同治二年(1863),何绍基桂林揽胜之后,乘船回永州,舟经其地,写有《老步头》一诗。诗云:古树平坡老步头,潇川于此汇湘流。其中半是濂溪水,令我回思营遭州。生世岂无乡社恋,浮踪惯作万山游,元公(指周敦颐)自适非忘适,径指匡庐作故丘。"自唐以后,以诗咏老步头的,仅此一首而己.

息壤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八年(813)著有《永州龙兴寺息壤记》,文曰:龙兴寺东北一辄(角落),有堂之地隆然负砖甓而起者,广四步,高一尺五寸.始之为堂也,夷之而又高,凡持锸者(拿铁锹挖土的人)尽死."接着他指出这种现象,不是因为挖平息壤(息壤,古代传说中一种自己生长永不耗减的土壤),触怒神灵而死,而是劳累过度和感染疫病的原故。龙兴寺为柳宗元贬永时的住处,今永州市中山路原零陵县委招待所即其故地.1971年招待所扩建厨房,挖出一石碑.上刻“息壤”二字,

惜石工无知,将碑打破,填充墙脚,今碑已不可复得矣.清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一百十七有《柳岩题刻三段》一文,第一段录王淮《绑岩记》,文曰:

柳岩

零陵人世传有岩,卺愚溪之右,柳司马尝游焉而失蹶所在,三四百年间,守令屡匾索不获,郡人尝以为恨。予来为色,乃得此岩,谷中荆榛篌荔,楚茨葛口,绸缪错杂,蒙茏其上,即日剪伐芟夷,烈火而焚之,谷崖始突然而生,峥嵘削拔,委曲延褒,如张屏幛,岩窟豁然于中。岩之内,爽蝼宽浩,可游可宴,其奥窃窕岩之外,窍冗如鼻如口,如牖翔户透邃贯通,不可悉数。观者无不骇愕叹息。皆目:"此岩密迩愚溪,寥寥数百年,莫有知者,今一旦轩豁呈露,岂非地灵固秘,有所待而后出耶?予以为柳司马纪永之LI水最详,远至于黄溪,近至于石渠,皆为之记。兹岩近而显,倘尝游焉,无一语及之:若以为传之者妄,今乃果宁有是岩,此殆不可晓也。然既尝传其名,固当藉柳以为重。柳在零陵郁堙久矣,岩昔似之;兹乃得辟蒙昧,而睹口日,子诚有力焉。柳游西山,然后知向未始游,游于是乎始,予于此亦云。助予访古寻胜者,邑士潘立国,立基。嘉泰嘉泰元年四月朔,夷门王淮伯清记。

第二段:王槽题字。横列"柳岩"二字,王淮之子王搪所书。第三段:王桔道等题名。

《零陵县志》载:"柳岩在愚溪之右,以柳司马所尝游也,久失所在,宋零陵令王淮搜得于荒谷之中,仍为之记。蒋本厚-《柳岩记》云:"由柳祠西行里许,荒苇黄茅之间,一岩突出。娥怒貌,然柳候所尝游也,故名,亦因之。岩可容数十人,岩静而深,石瘦而古。柳侯有字迹,皆剥落不能辨。"从所录上文中,略可窥见当日此岩风貌。一九六九年永州市修建东风大桥,为取石方便计,石工将岩全毁。千古胜迹,夷为平地。今零陵地区人民医院门首的大坑即柳岩旧址.
湘口馆

湘口馆在零陵城北十里。柳宗元游此时,有《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湘口馆并非在两水相会的岛上,而是在潇水东岸,面对茄岛。从“高馆轩霞表,危梭临山隈"两诗句来看,它不仅说明了湘口馆是座高耸的楼房,而且说明了馆的位置在山的脚下。因为从零陵至冷水滩,陆路经过这里,水道也经过这里,是个军事要地。后来在这里设镇,故又名潇湘镇.唐末五代时期,节度使在其境内设镇,设置镇使、镇将,用以镇捍防守,二则掌握地方行政。当然,这个镇是个县辖镇.据旧志载,五代时这里已是有数百户住的小市镇,由镇司管辖.宋时也是一样。范忠宣(纯仁)贬居永州时,曾为湘口馆题额,曰“江天一馆”。到明朝时,又改名“湘口驿”。现在这里已是一座光秃秃的山,无人居住.旧日面貌,只能从想象中得之。

袁家渴

由朝阳岩溯潇水而上.约五里,见水环奇石,累成小山,即为袁家渴。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所记景物,今可见的有。“南馆高嶂,有重嶂、小溪、澄潭、浅渚。舟行若穷,忽又无际”的境界也可看到。只是“每风自四山而下,振动大木,掩苒众草,纷红骇绿,蓊勃香气”的奇光异彩,今己无法领略得到。时逾千年,变化甚大。袁家渴旧址,在今湖南永州市南津渡水电站大坝之下。

芜江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有“由朝阳岩东南,水行至芜江”的话。芜江在零陵城东;霉里注入潇水。其与潇水汇流处,俗称茅江桥,旧为零陵通往宁远、新田、蓝山等县大道.曾置浮桥其上,春夏水涨之时,行人艰予渡济。清同治四年,李星辉、陈汉昭等捐金倡建石桥,越时三年,桥始建成,时杨翰任永州知府,亲撰碑文,为之褒扬。桥凡二拱,旁置石栏,行人称赞。桥的两端,各置二石狮,今仅存二:一在桥上,一在桥下。桥左旧有关帝庙,今废。桥右旧置一亭,名芜江亭,今废。

百家濑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所说的百家濑,在零陵城南二里。从朝阳岩乘舟上行里许,有诸葛庙(今仅存地名),庙前有一渡口,旧名“百家渡”,为零陵至道县必经之地。百家濑即指百家渡下游一带沙洲.《永州府志》、《零陵县志》均有记载.杨万里任零凌丞时写有《过百家渡四绝句》甚为著名,为世传诵.

百家渡当为零陵城南门口的渡口,对河是诸葛庙渡口,百家濑应是零陵城南门小菜园潇水中的沙洲。现沙洲因建南津渡水电站,全毁了。

南馆

柳宗元《袁家渴记》中有“上与南馆高嶂合”之句,所谓“高嶂”即指袁家渴右侧潇水西岸的悬崖。此崖陡削,不可攀跻。所谓“南馆”,即建于高嶂之上的馆舍。自唐以后,南馆旧址,改建僧寺,名“福兴庵"。寺周树木环合,风景极为佳异。新中国成立后,庵为附近居民拆毁。

蒲洲

柳宗元有《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番零山》诗。据《零陵县志》载;蒲洲在"城东六里之涯,洲若弓形,昔年长蒲有九节者,柳司马尝登蒲洲石矶以望香零山"。蒲洲今迹可寻,在潇水中,由于河水冲刷,面积较前增广,亦非全似弓形。l

横江口

俗称“赛阳岩“,一九六八年炸毁,今仅存痕迹。在潇水东岸,旧有三石耸立河滨,俗称"三尊炮"。每遇春夏水涨,木筏、船只行经其地,偶一不慎,即被撞破。解放以后,为人炸毁。疑柳宗元所称“横江口”即指此处。

香零山

香零山在零陵城东五里,为天然石矾结构,柳宗元有《登蒲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迥斜对香零山》诗。其得名原因,旧有二说:一为山产香草,叶如罗勃,唐时用作贡品,后为刺史韦宙奏罢。一为草木当春,皆有香气。香零山矗立潇水中流,“方春流荡荡,如贴永荚蓉,与波明灭。至秋高水落,亭孤峙,不可攀跻.”(蒋本厚《香零山记》)。徐霞客对香零山的景物也作了极其简洁精当的描绘:“溯江(指潇水)渐东,七里至香炉山(旧香零山俗称),山锐若鬟,石骨攒簇,独峙江西岸,时见佳植缀摇。”(《徐霞客游记•楚游日记丁丑三月十四》)春水涨时,木筏船只,顺流而下,误触山石,即有人溺木漂之虞。因此,清同治十二年,黎德盛、王德榜等倡建观音阁于其上.招致僧人居住其上,水涨时,白昼鸣钟,夜间点灯,用以示警,航行者称便.今观音阁尚存,现已略加修葺.

柳子庙

柳子庙在潇水之西,愚溪之北.现存庙宇为清光绪三年(一八七七)重建,距今已有一百一十年。庙共三进,第一进为前门及戏台。解放前每年农历七月十三日,零陵士民于是日演戏庆祝柳子菩萨(零陵人对柳宗元的通俗称呼)寿诞。但《唐书》本传及韩愈《柳子厚墓志馅》均未载是事,不知确否。第二进为厢房,内藏旧碑刻。堂屋正梁书有"皇清三年丁丑岁仲秋月谷旦祠下六场分祭绅耆商民捐资公建"字样。第三进为享堂。旧有神龛,中塑柳宗元象,面貌清耀,神采奕奕。明正德十三年严嵩以翰林学士身份出使桂林,还朝时以其随身携带牙笏留置柳宗元神像手上,保存了四百余年。解放初期尚存,后为人窃去,现又寻回。享堂左则壁上,嵌有清永州知府廷桂摹刻的《荔子碑》今碑已移置享堂之后。

关于柳子庙的沿革,至今仍然值得考究。据柳子庙今存嘉靖(明武宗年号)三十七年(一五五八)戊午永州府刘养仕所撰《重修柳司马祠记》记载:“是祠也,唐元和九年至绍兴十四年以端则学士汪藻作记为始;自绍兴十四年至明嘉靖戊午更新自今”"。这段话显有失误:一是柳予祠是唐元和九年初建,还是绍兴十四年汪藻写《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时初建。但汪藻作记却说,“零陵人祀先生于学于愚溪之上,更郡守不知其几,而莫之敢废”这句话是说零陵人原先在学宫建有柳子祠,迨后才迁愚溪之上。还说此祠创建已久,更历许多郡守,仍然奠之不敢废。汪藻的话是正确的,请读《金石萃编》所录柳拱辰的《柳子厚祠堂记》:"子厚谪永十年,永之山水亭榭题咏固多矣。韩退之谓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一悉有法度可观。今建州学成,立子厚祠堂于学舍东偏。录在永所,著词章,馥于堂壁.俾学者朝夕见之,其无思乎!至和(宋仁宗年号)三年二月.尚书职方员外郎知永州柳擞常。”

《永州府志》也有记载:石刻今存华严岩侧,宋时祀子厚盖在此。今其西仍为郡学,子厚祠则专在愚溪矣".

从上录文字看,得知北宋时的柳子祠是建在华严岩学宫东面,柳拱辰的《柳子厚祠堂记》比汪藻的《永州柳先生祠堂记》早八十八年,为柳宗元祠堂作记,并非始于汪藻也是很明显的。上引刘养仕文字的第二句“自绍兴十四年至嘉靖戊午更新今"也与事实不符。今柳子庙有一碑文与刘养仕刻的碑文并列在一起,题为《重修柳司马庙记》,惜已剥蚀,字迹漫灭,但从其残存碑迹中,得知撰此文者为赐进士第福建道按察御史,撰写碑文时间为“正德八年(一五一三)癸酉季秋望日”,即在刘养仕任永州知府的四十五年后又重修了一次。嘉靖戊午更新自今的话,纯为刘养仕自我作古,自我吹嘘,则是很明显的了。根据上述情况,可以得出下述结论:柳子庙之名曾一再更换,初为"柳子厚祠堂",继为"柳先生祠堂",再为"柳司马先生庙",再次为"柳司马祠",至清光绪三年始有"柳子庙"之称。零陵人祀柳宗元,大概始于北宋,可能是柳拱辰任永州知府时始建柳祠,因为韩柳之名,得劲欧、苏的尊崇,始大著于世。柳祠原建于华严岩学宫东偏,至绍兴十四年改建愚溪之北;柳祠自至和三年以后,南宋绍兴十四年,明正德八年,明嘉靖三十七年,清光绪三年,均曾加以修葺。但有一事,尚待考证,即今柳子庙一门首石门,刻有一副楹联,其文为:"山水来归,黄蕉丹荔:春一秋报事,福我寿民。同治甲子孟月,杨翰。”同治三年,杨翰尚任永州知府,自称:“予菹永凡七载于兹矣,此间名山胜景修葺。”(杨翰《捐修茅江石桥碑序》)我想杨翰一定修过柳庙,不然,他不会撰写门联。清光绪三年重修柳庙时,只是承用旧的石门而已。柳庙碑刻,多为无赖摧毁,文献无征,良堪浩叹。

附注:柳子庙戏台系同治二年杨翰修建,中殿光绪三年修,后殿系同治八年修。

荔子碑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十年(八一五)出任柳州刺史,元和十四年(八一九)殁于柳州。唐穆宗长庆二年(八二二),柳州民在柳宗元生前游憩之地罗池,筹建庙宇,用以纪念柳宗元,人请韩愈为撰《柳州罗池庙碑》。今所称"荔子碑"即韩愈仿《楚辞•九歌》体所作之迎神送神诗曲,苏轼曾书此碑,至南宋嘉定年问,始在柳州柳侯祠摹刻石。永州柳子庙摹刻此碑,据同治七年(八五八)戊辰永州知府廷桂《荔子碑跋》说:“永祠有碑,自魏太宁绍芳摹刻始”,但据魏绍芳自己在《荔子碑跋》中与廷桂所说稍有出入,他说:"右柳州柳侯庙享神诗,昌黎韩公作之,东坡苏公书之,与河东之德政,世称三绝。先宋时柳州命刻关帝庙,并刻于罗池庙。明时永州司李刘公克勤摹刻于愚溪庙中,兵燹之后,复经焚毁,字已湮灭,今芳敬将原本重勒上石,以复旧观。顺治己亥岁(一六五九)孟秋月永州府知府文安后学魏绍芳重刊(《永州府志》),从上文看,柳子庙首先摹刻荔予碑的,是明朝的永州司李克勤,其次是魏绍芳,再次.才是廷桂.

司马塘

司马塘,在零陵城北关外,因柳宗元曾游于此,故名。相传其地有塾学,塘水深则文运盛,塘水浅则文运衰。县令陈三恪曾筑4“兴文亭”于塘中,不久亭废.其地旧有龙太守祠,祀东汉零陵郡太守龙伯高.南宋杨万里撰有《龙伯高祠堂碑文》。建国以后,塘为其地居民饲养鱼苗之地,一九七八年将塘填塞,辟为零陵地区体育场.因地势低洼,现又改建为高业城和居民住宅。

万石亭

元和十年,崔为永州刺史,于署后作"万石"亭,柳宗元作《永州崔中丞万石亭记》.旧志称其地居高临下,下瞰潇水,群石插天,树木阴森,中有梅孝女祠。宗稷辰《永州府志》载.万石山名肇于唐刺史崔作记;使山有闻,实惟司马柳宗元。越二百年,宋真宗天禧初王羽作守,重剔治之,其时柳碑尚存,属欧阳修为诗勒山石."这里写的是北宋时万石亭的情况.

南宋绍兴初年,熊叔雅为永州郡守,于方石山修建竞秀堂,时汪藻贬居永州,常游其地,有《次零陵太守竞秀堂诗四首》,藻学问博赡,为“南渡词臣冠冕”(纪昀语),这四首诗确为永州山水增色不少。

宋绍兴二十五年乙亥(一一五五),知永州府事彭合将万石山更名为环翠山。时张魏公贬居永州,曾游其地,并题名碑上,文为:紫岩张浚同郡倬长乐张登太常守庐陵彭公合于环翠,酌泉小饮,观景物之胜,俟月上而返,浚子拭、机、杓,孙炎,默从行.绍兴乙亥端午后六月浚题。(宗稷辰曹云庵金石审)至清代宗稷辰修《永州府志》时,于梅孝女祠厕所旁边寻得此碑,仅缺二字.南宋范成大游永州,对万石山景色也作了描叙,其所著《骖鸾录》载:癸巳岁(一一七三),二十日行群山间,时有青石如雕锼者,丛卧道旁,盖入零陵界焉。晚宿旧光华馆.郡治在山坡上,山骨多奇石。登新堂及万石亭.皆柳子之旧。新堂之后,群石满地,或卧或立,沼水浸碧,荷乱生石岩间.万石堂在高坡,乃无一石,恐非其故处。然望众山回合如海登览甚富。"这是南宋时的万石亭情况。又据《永州府志》载,到明朝丁懋儒作永州知府时,因九岩久失,强实其地浚池建亭。人们认为那不是万石亭旧址。到了清朝,郡守环山为垣,作署后圃。乾隆中叶,王宸作永州知府,认为林壑之胜,当与人民同乐并因中有梅孝女祠,应当另辟衢路,使人前来瞻仰,于是撤去垣墙,在署后西岗建亭,以资城中士民登眺,"但山石多摧残,碧沼涸竭。惟林木阴森.多数百年物,夏日携樯就树,选石序饮,日色不到,清风自生,一城之胜要,无过是者。“万石山的右面是"道士岭”,左面是辉山,两地亦以多石著名,后来石毁,仅存一个高阜.这是自明至清的万石亭情况.

万石亭究在何处呢?得先说明一些问题。现在的前进街,就是从前的道士岭。现在的永州市医院,就是前清时代的考棚(永州各县县试录取的童生参加府试的地方,录取的称秀才),现在的永州市司法局,永州市人民法院,就是唐代永州刺史和宋以后的永州知府衙署.现在的零陵地区工人文化宫,就是清朝永州镇总兵衙署所在地。这些机关后面的山地,就是万石山.万石亭究在何地,已无法确指,因为山多夷为平地,非复曩日面貌了。所谓梅姑巷,就是现在"永州镇雕刻工艺厂"前后那带地方.因为建了房子,通道也就堵塞了。

潇湘二水

潇湘二水名,《柳河东集》中经常出现,历来注家多有误解,特别是对潇水出处源流,误说更多,特为考证如下:

潇水,旧多误为营水,至唐时始习称营水为潇水。《水经注》:洞庭之渊,潇湘之浦.潇者,水清深也,犹曰清湘云尔,非二水也。潇水究竟发源于何处呢?《永明县志•潇水考》(永明县一九五四年改称为江永县)说:

“潇水发源之说不一,道州(今湖南道县)永明旧志俱有潇水,至钱邦芑定为九疑之三分石,《永州府志》主其说,而以源于永明,江华者则别为小潇水。《湖南通志》则直以濂水当之,皆非确论。吾谓当别孰为经流,孰为支流,而主名得矣。凡水以源远流大者为经流,旁注而流小者为支流,此定论也。永明、江华之水到道州城西合营水东流,四十里至青口,而宁远之水南来入之,则道州一派水势洪壮,宁远一派不能敌也,是宁远之水不得为经流明矣。道州之濂水,即营水委流,滩濑浅急,冬时竟成断港,唯永明,江华之水源远流长足相当。而永明之出于大风山者其地古有潇源之名。《天下名胜志》亦于永明言潇水,似当以出永明者为是.或曰:《水经注》云,潇者,水深清也。永明以上之水,皆莹沏澄泓,可鉴毛发,则道州、江华之水。皆得被以潇名,亦通论也.”上文的考证是详尽的,可以澄清一切谬说.潇水实源出于江永的天都峰,汇道县,江华,宁远诸支流,东北流至麻滩入零陵县境.流经茅江桥后,又北而西十里至南津渡,又北流十里至黄叶渡(即大西门渡口)愚溪自南来注。东风桥下有白苹洲。其上一曰多白苹故名。清代乾隆年间,邑人睦文焕于洲上建白苹书院,十九年为巨浸所没,不复重建。今于其上培植林木,不久,即将蕊为风聚林带。

此说不妥,潇水之源当为九嶷山上的三分石。三分石之源头之水三分,其一折西往江华码市,汇码市大小锡河水,北流至沱江镇,与西来之沱水汇合,这段河流叫冯河,江华人也称为东河,沱江称为西河。从沱江镇过潇江湾,到道县蚣坝汇东来的泡水等,再到岑江渡汇江永来的消水(旧名掩水),至道县县城。这段水流道县人称为沱水。再与西来的营水(现叫濂溪河)汇流至青口,在青口与从南宁远水市流来的九嶷河,东来的宁远泠水,北来的舂陵河汇合北流,有人叫这段水流为营水,营水北流至梅花,与西来的伏水汇合,流经双牌,两峡谷中的水流湍急,险滩多,这段河流叫泷河。其后汇麻江河,贤水河至零陵频岛与湘江合流。潇水在不同有地点有不同的称名,这不足为怪。另江华沱江镇过去还是商船可到之码头。所以潇水的发源地当为三分石。

湘水,源出于广西壮族自治州灵川县东海洋山东麓,与桂江上源霄灵渠(或称"史禄运河"“湘桂运河”)相通。由兴安东北过全州,合洮水,又东北至黄沙河入东安县境,百七里至石期市含应水,又东而西至仁村铺入零陵境,又西十五里至长塘铺,又东十五里经西江口,潇水自南来汇。潇湘汇流处有洲,洲于春涨不没,旧称浮洲。柳宗元有《湘口馆潇湘二水所会》诗。即描写这里的景色。唐以后零陵人又习称此洲为苹洲。太平天国革命被镇压后,湘军军阀席宝田倡捐巨资,建苹洲书院于其上,辛亥革命以后,永州各县教育界人士又于书院旧址筹建苹洲中学.建国以后就学校旧址设部队疗养院,后为零陵地区商业学校所在地。

柳宗元诗文有时潇湘不分,因而引起歧义,如"理世圃轻士弃捐湘之湄"(《零陵赠李卿元侍御筒吴武陵》)“窜逐宦湘浦,摇心剧悬旌”。(《游石角山过小岭至长乌村》),“寓居湘岸四无邻,世网难婴每自珍”.(《从崔中丞过卢少府郊居》)“缧囚终老无余事,愿卜湘西冉溪地”。(《冉溪》)“及言有灵药,近在湘西原”(《种仙灵毗》):"盈盈湘西岸,秋至风露繁。(《湘岸移木荚蓉植龙兴精舍》)“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渔翁》)“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始得西山宴游记》)“申以湘水之流,众山之会”,(《永州法华寺新作西亭记》).“登高殿可以望南极,辟大门可以瞰湘流”(《永州龙兴寺东丘记》)“筑室茨草,为圃乎湘之西”(《送从弟谋归江陵序》)"湘水之攸湫兮,其上群山。(《憎王孙文》)“有五六氓,乘小船绝湘水.”(《哀溺文》等等,以上。湘"字均指潇水,与湘江无关.

开元寺

开元寺在零陵城南二里,旧志未加记载,曹能始《名胜记》说:"唐时建,亦名太平寺.宋黄山谷有登太平寺慈氏阁诗,即此.”

朝阳岩

朝|阳岩在零陵城西潇水之浒。“一山怒而竖石,奔与江斗”(《徐霞窖游记•楚游日注》)每当朝旭初升,烟光石气,激射成彩,成为一县之胜。唐肃宗永泰元年(七六五)道州刺史元结诣都计兵,途径零陵,维舟其下,喜其山水之异,以岩口东向,因名日朝阳,并撰《朝阳岩锯》及《朝阳岩诗》勒于石上。是时始有盛名,永州刺史独孤为之辟治荆榛,刺史窦泌为之创建茅阁,为元结憩息之所。柳宗元贬居永州后,亦常到此游览。有《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西亭即窦泌所建茅阁)《渔翁》《江雪》等诗。宋代蒋之奇复建亭其上。明代永州知府丁懋儒又将朝阳岩亭榭修葺一新。清咸丰年间,杨翰以名翰林出守永州,永城名胜古迹,均为一一修复,他在朝阳岩更多所经营,今日仅存之祠宇,即为杨翰所建。

朝阳岩的风貌,大致由岩顶、上洞、中洞、侧洞四部份构成兹分述如下:

。一、山顶部分:

明万历初,丁懋儒出守永州,他认为"凡零陵临江岸一里之内,下皆崆峒,山泽通气,匪照而何?”(丁懋儒《朝阳岩记》)便将朝阳岩本山创名为"零虚山",今岩顶右侧石上尚存。零虚山"三字,并重葺亭宇,就山麓建"澄虚亭",就流香洞内建"听泉亭"。“芳泉亭",又在"乱峰之内,峻壁如门,建亭日青莲一(同上)经过修建之后,岩壁争奇,踪迹幽邃,如青莲布地,芙蓉呈秀。(同上)记中所载胜迹,今已荒废,或已改建,旧日风貌,不可复睹。”杨翰任永州知府时,重葺名胜,多还旧观,自云:“暇则寻幽访古,踪迹多在朝阳岩下”(《息柯杂著》卷三《跋朝阳岩图诗合卷》)他于岩顶重葺"七贤祠"立栗主祀元结,柳宗元等人,并题"名山护法"匾额。(《息柯杂著》卷一《名山护法匾额》)今祠宇尚存,为朝阳公园办公地址.

二、上洞部分:

从朝阳岩顶东北行,沿石级而下。即至上洞入门处,形如复釜"绝墼临其下,憩倚其中,烟帆远近,与溪云山鸟相出投,游目所及,胜赏迭供"。(《徐霞客游记?楚游目记》)岩顶锈有何须大树"四字系民国年问强雨亭所书。杨翰任永州知府时,于其东侧刻元结(次山)所作的《朝阳岩铭》、《朝阳岩诗》。字系篆体,为清代大书法家邓石如(完白)之子邓守之所书,守之作篆,时亦名满天下,杨翰于其旁建亭,以纪盛事,名为"篆石亭"。一九五三年曾重修此亭,但已非曩日规模,近湖南省人民政府又拔款重修,不日即可竣工。

杨翰还予上洞西壁补刻黄山谷游朝阳岩诗及山谷像,并刻其和诗予铡。杨翰离任后数年,曾有文记载此事原委,原文如下:“永州朝阳岩,黄彪(黄山谷侄名)题名,有观伯父太史题刻云云,太史即山谷也,余守永寻山谷字不得,因和其游朝阳岩诗,同原作刻石上,石有余地,乃摹刻山谷像。去郡后数年于石洞上竟得山谷题刻,显晦有时也.癸酉游岭南,六月十七日在李子虎斋中为山谷寿,今又四年矣。还山拾得小象拓本寄粤,知年年为公寿,如同拜双井老人也。”,

洞内还镌有吴大徵、林绍年等人诗,均保存完好。

三、中洞部分:

由上洞石关而下,有石磴数十级,磴依危岩,至尽处,有洞蚜然,即为中洞。洞I:1石壁上有"朝阳岩"三大字,系宋嘉祜五年(一0六0)二月五日张子谅书,卢藏题字。"朝阳洞"三字系张子谅、卢藏所题。宋零陵王淮复镌米元章"秀岩"二字于其上。

中洞即朝阳洞,又名流香洞,左右石壁形如半环。有泉自岩后石罅流出,水声淙淙,至冬不涸,泻入洞前深潭。前人仿曲水流觞遗意,就涧底凿石为回曲,用以泛觞。洞后为"阴潜涧"。明丁懋儒于其上建"听泉亭",今废。洞内左壁刻唐以来题名及前人诗作甚多,洞口右壁,有程溶、周敦颐等题名,其文为。荆湖南路提点刑狱公事,尚书职方郎中程淆治之,尚书虞部郎中知军煳事鞠拯道济,尚书比部员外郎通判军州事周敦颐茂叔,治平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同游永州朝阳洞."周敦颐题名之侧,刻有元次山《游朝阳岩诗》及柳宗元《游朝阳岩遂登西亭二十韵》诗。宗稷辰《永州府志》谓此碑。字迹飘忽而无精神,刻又庸劣,且具衔不称员外司马,与华严岩异,断为摸勒无疑.其旁有明嘉靖间通判萧干诗亥0,与此极类,则必千所为也。"清陆增详《八琼室金石补正》对宗氏所论则持异议,他说:《(湖南通志》、《永州府志仅列日期,未录全文.指谓明人模勒.案此碑之前,尚有。题“朝阳岩”等字,其下有。书字及"正德辛己九月"等字,意即书刻之年月姓名,未必是萧千所为,要有为明代所镌无疑。
…"这一论断,尚为恰当。清同治元年壬戊(一八六二)何绍基来永州,住府衙中.知府杨翰(海琴)招游朝阳岩,有诗刻于岩壁,今尚清晰可辨。

一九一八年,谭延闿(一九二七年后,曾任南京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等职)来零陵.曾鸠工庀材.重修朝阳岩,并命人凿石,将阴潜涧打穿,从此豁然贯通,可说这也是件创举.

中洞岩下临江,旧有沧州亭。今废。

四、侧洞部分:

侧洞在流香洞之右,相距数丈,洞不甚深,略有岩石之胜。徐霞客游此时,说其北更有一岩(裂口指侧洞)“复结奇云,踵插渊黛,一人横栈架板若阁道,仍从石磴透出岩后,凌绝顶”,横栈槊板之桥早已不可复见。杨翰曾于岩前建楼,可以揽胜,并设石桥直通其上。解放后桥梁尚保存完好,一九七八年被人拆毁。岩侧石壁上刻有柳宗元《渔翁》诗,系后人模刻。

石渠、石涧

石渠、石涧旧址,久己不知所在。南宋汪藻贬居零陵时,距柳宗元只三百年,犹言"求先生遗迹,如愚溪,钴鉧潭,南涧,朝阳岩之类皆在。"(《永州柳先生祠堂记》)他还写过游袁家渴诗,也没有说及石渠,石涧。《零陵县志》也只说袁家渴,石渠石涧在朝阳岩至南津渡之间,可见自柳宗元离开永州后,石渠,石涧即己湮没无闻。石渠、石涧位于永州市朝阳乡沙沟湾村。从沙沟湾村溯潇水而上,约五百米远,有一小溪,即柳文《石渠记》中所写的石渠,溪水晶莹,注入潇水。溪中泥沙淤积,两岸己辟为田。因修南津渡水电站排洪沟,溪已填塞,“水泓”、“水潭”,不见踪影矣。

石涧,离石渠约半公里,即朝阳乡涧子边杨家村旁的小溪,流入潇水。涧上有两石桥,水流其下,瀑水平布其±,“流若织纹,晌若操琴”,犹似柳宗元当年所见景象。涧上已筑有堰,用以蓄水灌田,“亘石为底,达予露涯”,犹是当年景色。溪底的石三,"若床若堂,若簿宴席,若隈闻奥"的情况,因为被泥土复盖,已看不到了。柳文说:"由渴而来者,先石渠;后石涧;由百家濑而来者,先石涧,后石渠。"知此。

小石潭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便至小石潭。现在我们看到的不是柳宗元当年的情况:一是潭已淤塞,但水仍然清沏;二是柳文所云:“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堪为岩"的形状,须待愚溪水涸,方才呈现出来;三是"潭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这几句柳氏精确地描绘出从潭上眺望小溪的景象,由于溪流曲折,一段看得见,一段看不见,所以忽明忽灭。现在愚溪经流的这一段,两岸大都平直,溪流直泻而下没有"明灭可见的"情形;四是"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这两旬是写愚溪河床,两岸象犬牙那样交错,参差不齐。现在溪的两岸,尽辟为田,两岸田塍,平直整齐,犬牙交错的形状已看不到了.惟站在潭上,向西望去,约二百米远,愚溪便向西北急转,水被欧家山挡住,因而不可知其源,这一现象,今犹存在。

由于小石潭,愚溪两岸的竹木早被砍伐,潭中坻屿的藤蔓早被剪除,那种"竹树环合","参差披拂"的旃旎风光,只能从想象中得之了。

华严岩

华严岩在零陵城东门岭.《方舆揽胜》:华严岩,唐时为石门精舍,在法华寺南隅岩下.姜承基《永州府志》云:华严岩在城内东山郡学后石上,多镌名人题识。宗稷辰《永州府志》亦云:"高山之岩,府学之侧,有华严岩。自唐以来,游览不绝,旧有石门精舍,今虽荒废,而石问题识,犹可抚读,搜剔金石,当自兹始。守土者宜与朝阳、澹山二岩并护持之。“所谓"多镌名人题识”,据府志载有柳宗元的五言长诗:"密林互对耸,绝壁俨双敞。堑峭出朦胧,墟险临j晃养。稍疑地且辰断,悠若天梯往:结构罩群岩,回环驱万象。…"岩还有柳宗直题名石刻其文为:"永州刺史冯叙,永州员外司马柳宗元,永州司户参军柴察,进士卢宏礼,进土柳宗直。元和三年三月八日,宗直题."邢恕诗:"一簇僧房路曲蟠,不逾城郭到林峦。何人为假丹青手,写入轻绡挂壁间."据清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八十八有《华严岩题刻十七段》一文,研搜甚精,记载详尽,其中尚直《亦乐堂记》、《亦乐堂铬》,又有虞巧《释奠诗》及宋景定四年僧长修诗刻。清同治二年何绍基桂林揽胜回到永州后,知府杨翰陪游是岩,何氏写有《海琴(杨翰别号)邀同龚谱香、罗艺甫、伍云青、黄叔元游府学之华严岩》诗,诗云;"永州之石无一顽,兹岩况近碧流环。春寒方喜草全碧,秋晚预知林尽殷。癸丑蓬樵老诗画,宾朋菊日共寻攀。使君爱士稀前哲,日挈吟俦叩藓斑。"乾隆五十八年癸丑,王宸时任永州知府,有万石山九日登高诗画册,此处何氏误以华严岩为万石山。

辛亥革命后,岩侧设有蕉月寺照相馆,由于岩景幽美,前来摄影的络绎不绝,据曾住岩侧的王永生先生介绍,岩的最高处约二十米,岩深三米多,宽约l米五左右,高约二米,山岩纵横三十来米.岩额为角宋汪藻书,文为"华严岩,绍兴甲子浮溪翁书."一九五九年东门岭居委会于岩侧设石灰厂,全岩轰毁,至堪惋惜.

铁炉步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九年(814)著《永州铁炉志》一文,讽刺无位无德的贵族子弟。"(湘)江之浒,凡舟可縻而上下者(凡可以系揽船只并供过渡的人上下的地方),永州北郭,有步日铁炉步.“岭南一带方言,以渡IZi为步。“今改为"埠”。盖此地原为炼铁之地。现称"老步头”.清同治二年(1863),何绍基桂林揽胜之后,乘船回永州,舟经其地,写有《老步头》一诗。诗云:古树平坡老步头,潇川于此汇湘流。其中半是濂溪水,令我回思营遭州。生世岂无乡社恋,浮踪惯作万山游,元公(指周敦颐)自适非忘适,径指匡庐作故丘。"自唐以后,以诗咏老步头的,仅此一首而己.

息壤

柳宗元于唐宪宗元和八年(813)著有《永州龙兴寺息壤记》,文曰:龙兴寺东北一辄(角落),有堂之地隆然负砖甓而起者,广四步,高一尺五寸.始之为堂也,夷之而又高,凡持锸者(拿铁锹挖土的人)尽死."接着他指出这种现象,不是因为挖平息壤(息壤,古代传说中一种自己生长永不耗减的土壤),触怒神灵而死,而是劳累过度和感染疫病的原故。龙兴寺为柳宗元贬永时的住处,今永州市中山路原零陵县委招待所即其故地.1971年招待所扩建厨房,挖出一石碑.上刻“息壤”二字,

惜石工无知,将碑打破,填充墙脚,今碑已不可复得矣.清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一百十七有《柳岩题刻三段》一文,第一段录王淮《绑岩记》,文曰:

柳岩

零陵人世传有岩,卺愚溪之右,柳司马尝游焉而失蹶所在,三四百年间,守令屡匾索不获,郡人尝以为恨。予来为色,乃得此岩,谷中荆榛篌荔,楚茨葛口,绸缪错杂,蒙茏其上,即日剪伐芟夷,烈火而焚之,谷崖始突然而生,峥嵘削拔,委曲延褒,如张屏幛,岩窟豁然于中。岩之内,爽蝼宽浩,可游可宴,其奥窃窕岩之外,窍冗如鼻如口,如牖翔户透邃贯通,不可悉数。观者无不骇愕叹息。皆目:"此岩密迩愚溪,寥寥数百年,莫有知者,今一旦轩豁呈露,岂非地灵固秘,有所待而后出耶?予以为柳司马纪永之LI水最详,远至于黄溪,近至于石渠,皆为之记。兹岩近而显,倘尝游焉,无一语及之:若以为传之者妄,今乃果宁有是岩,此殆不可晓也。然既尝传其名,固当藉柳以为重。柳在零陵郁堙久矣,岩昔似之;兹乃得辟蒙昧,而睹口日,子诚有力焉。柳游西山,然后知向未始游,游于是乎始,予于此亦云。助予访古寻胜者,邑士潘立国,立基。嘉泰嘉泰元年四月朔,夷门王淮伯清记。

第二段:王槽题字。横列"柳岩"二字,王淮之子王搪所书。第三段:王桔道等题名。

《零陵县志》载:"柳岩在愚溪之右,以柳司马所尝游也,久失所在,宋零陵令王淮搜得于荒谷之中,仍为之记。蒋本厚-《柳岩记》云:"由柳祠西行里许,荒苇黄茅之间,一岩突出。娥怒貌,然柳候所尝游也,故名,亦因之。岩可容数十人,岩静而深,石瘦而古。柳侯有字迹,皆剥落不能辨。"从所录上文中,略可窥见当日此岩风貌。一九六九年永州市修建东风大桥,为取石方便计,石工将岩全毁。千古胜迹,夷为平地。今零陵地区人民医院门首的大坑即柳岩旧址.

西山

柳宗元有《始得西山宴游记》散文和《与崔登西山》诗.宗稷辰《永州府志》说:"西山在(零陵)城西门外,渡潇水二里许,自朝阳岩起至黄茅岭北,长亘数里,皆西山也.“西山的形状,易三接的《西山记》也有描叙,他说:山形圆,碧如带,石如散花,以类相从,俨列队仗;矗为青壁,迭为苍蹬,窍为深洞,布为疏林,秀色郁蒸而云生焉”.对西山的风貌作了恰当的描绘。

由于"西山迢迢三五里,一山欲断一峰起"(黄佳色《游西山》),西山是有几个山峰的。柳宗元究竟游过多少次西山,已无从查考;但有文字记载的仅有两次:一为元和四年九月二十八日,写有《始得西山宴游记》一文;一为元和八年秋天,有《与崔策登西山》诗。但因写作时间不同,柳宗元的住处又有变换,第一次所游的西山,即今日之粮子岭。是根据这几点来确定的:一是所谓"因坐法华西亭,望西山始指异之",这个“异”字是指什么呢?是指其地丛林修竹,荟然蔚然,在西山诸峰中,最为突出。自朝阳岩至黄茅岭,绵延数里之内,只有粮子岭土质肥沃宜于树木成长,今其地犹盛产烟叶,闻名遐迩。二是"遂命仆人,过湘江,缘染溪".说明柳宗元自法华寺下山后,是在大西门上游约一百步处的愚溪渡过河的。可能唐时尚未有愚溪桥,只有"愚溪渡"。柳宗元《雨晴至江渡》诗,有"江雨初成思远步,目西独向愚溪渡"之句,愚溪渡当在今愚溪口右侧群石丛立处,上岸后,即沿愚溪向今日永州五中(现七中)之大道而行,再从五中背后萦圆而上粮子岭。三是与柳文涉及有关西山之方位均相符合。如"钴鉧潭在西山西"(《钴鉧潭记》),“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鉧潭”。(《钴鉧潭西小丘记》)“由冉溪西南,水行十里,山水之可取者五,莫若钴鉧潭,由溪口而西,陆行,可取者八九,莫若西山”(《袁家渴记》)“自西山道口,径北,俞黄茅岭而下有二道”。(《小石城山记》),这些话都与粮子岭合。柳文所写景色,今日站在岭巅,犹然历历在目。其称粮子岭之由来,则因清代曾在山上驻兵防守县城,旧称当兵为"吃粮",故名。

柳宗元第二次所游的西山,即今柳子庙背后的珍珠岭,是根据这几点来确定的:一是元和五年以后,柳宗元已移居愚溪新居。元和八年,崔策来永州时。他与崔策同游西山,并有《送崔子符罢举诗序》,足见两人情谊之厚。假定泖宗元的新居在今之吕家冲一带,则是两人从吕家冲沿愚溪:lL77,再折而东,即至今日柳子庙对面之石桥。柳宗元时,恐系旧式之简便木桥,人行其上,摇摆不定,即诗中所谓"联袂渡危桥"者是.渡桥后,即可直登今日之珍珠岭,再"萦回出林杪即到达山巅矣.珍珠岭比粮子岭高,但其土质瘠薄,林木不茂,故诗中只是极写其高;“西岑极远目,毫末皆可了。重迭九疑高,微茫洞庭小。迥穷两仪际,高出万象表。”《徐霞客游记》有这样一段话;“求西山.无知者,读芝山碑,谓芝山即西山,亦非也。芝山远在北,当即柳子祠后圆峰高顶,今为"护珠庵"者是。闻庵后有柳子崖,则为西山信矣。”(《徐霞客游记?楚南游记丁丑年三月十三露》)徐霞客所见者是,但不是《始得西山宴游记》之西山。粮子岭与珍珠庵同在潇水西岸,柳宗元在诗中也就未加区别了。两次所游,并非西山同一山头,则是很显然的。

愚溪

愚溪,在零陵县城西南,原名冉溪,又称染溪。柳宗元谪永后,常来此游览,后移居其建,并改冉溪为愚溪,以抒愤懑。其源有三:一为戴花山,一为太古源,一为小桃源,各流一里左右至喇吧山汇合西流,叉三里至梅溪洞,梅溪水会茨头江水来汇。又西流三里,至三丘田,龙角井水来汇。又十五里至高林桥,高林桥水来汇,又五里至天河桥,又二十里至愚溪口,注入潇水。现愚溪口至钴铒潭一段,两岸悬崖峭壁,多被毁损,两岸葱蓓古木,全被砍伐。溪口有愚溪桥,地最清旷,旧日木石丛秀,可堪流连憩止,成为零陵八景之一。现因沿江佳植,毁败无余,往日旖旎风光,只能于退想中得之。

钴鉧潭

柳宗元在《钴鉧潭西小丘记》中说:得西山后八日,寻山日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钴鉧潭。"南宋乾道九年(一一七三)癸巳范成大来零陵时尚见此潭,他说:“路旁有钴鉧潭,钴鉧睹熨斗也,潭状似之”。(《骖鸾录》)自宋以后,对潭的形状,也有记载,如永州知府许虬《钴鉧潭记》说:“府城西南行三里许一水开镜,幽折而仄,有巨石,色如黧,凿钻鉧潭三字斗大,柳河东先生所记也.钴鉧之名,其所创也。崖旁有诗,迹画剥落豫存癸西二字,剔藓徘徊,遇见里老刘国梁前白,能记此诗:常闻南郭智,未识北山愚.试问溪中水:潺潺能自如!系河东亲笔,审然,信手拈句.不拘韵脚耶?勒于唐时之癸酉,无疑.”(光绪二年重修《零陵县志》卷二)

明永州知府钱邦芑《游愚溪记》对许虬所记持不同看法,他说:"…少顷,施缓宜(人名)肩舆来,因携手过桥(指愚溪桥),从北岸西行访之,循岸皆大石,高下错置,:入引至溪边有危石斜立,果勒钴鉧潭三字,读柳子厚《钴鉧潭记》记:得西山后八日,寻山口西北道二百步,又得钻锶潭西山尚去此二里之遥,况山水形势,与柳文俱不合,意钴鉧潭别有所在:或因陵谷变迁,失其故处,俗流不学,妄为傅会,遂指此当之。…"(《永州府志》卷二上《名胜志》)《潇湘听雨录》对"钴鉧潭"三字及诗提出异议,它说:“存三字疑模刻,按诗果为河东作未可知,但五言绝句乃古体,不应绳以近体诗韵,竹隐嘻(人名)岂未深究耶?”,王煦等所编《湖南省志》对"钴鉧潭"诗亦特异议。

又《(柳)河东集》不见此诗。宋汪藻《柳先生祠堂记》云:"先生以永贞元年自尚书郎贬永州司马,至元和九年诏追赴都,复出为柳州刺史,盖先生居零陵者十年。考永贞元年乙酉;至元和九年甲午,其中并无癸酉,则此诗后人所题也。请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第12卷《钴鉧潭三字并诗条考柳文惠年谱》"贞元九年癸酉,先生登进土第,无由至永…县志谓俗流附会,殆非无见.余以笔意审之当是宋人所为,题字与谱亦非一人手笔,诗句颇疑是元棺癸酉邢恕所题,然无可证,姑系于宋末,以俟再考。"所论甚有见地。

从以上文字看,现存"钴鉧潭"三字,僚后人模刻:其旁所题诗句,亦非柳宗元所写;但为钴鉧潭旧址,则毋庸置疑,一是潭的位置,与柳文所叙符合;二是此处溪流面积较宽,与"其清而平者且十亩余"的话,虽不相等,但千余年来,陵谷变迁,无复曩时旧观,亦是情理中事;三是潭上今尚有泉,当即文中。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有声豸然"的泉。当春夏水盛之时,泉水淙淙,犹坠潭中,亦可推定潭的位置。

柳宗元故居

柳宗元自法华寺移居愚溪后,其居处情况,可得而考的,一为他自己的著作,“吾不智,触罪摈越楚间六年,筑室茨草,为圃乎湘之西,穿池可以渔,种黍可以酒,甘终为永州民”(《送从弟谋归江陵序》)。“方筑愚溪东南为室,耕野田圃堂下,以咏至理,吾有足乐也。”(《与杨诲之书》)j"余以愚触罪,谪潇水上,爱是溪,入二三里,得其尤绝者家焉,(《愚溪诗序》其寓所附近尚有愚丘、愚泉、愚沟、愚池、愚堂、愚亭、愚岛,合愚溪称为"八愚",并作八愚诗,刻溪石上。二为刘禹锡的《伤愚溪》诗三首,为了说明方便,现将原诗录在下面:

伤愚溪三首并引

故人柳子厚之谪永州,得胜地,结茅树蔬,为沼,止,为台榭,潇口愚溪。柳子没三年,有僧游零陵,告余日:"愚溪无复曩时矣!"一闻僧言,悲不能自胜,遂以所闻,为七言以寄恨溪水悠悠春自来,草堂无主燕飞回:隔帘唯见中庭革,一树山榴依旧开.

草圣数行留败壁,木奴千树属邻家。唯见里门通德榜,残阳寂寞出樵车。

柳门竹巷依依在。野草青苔日鼠多.,纵有邻人解吹笛,山阳旧侣更谁过.

多,柳宗元决不会在闹市中选择住处;再次,上述两地,均甚狭仄,没有隙地可植成千桔树;再其次,当时柳宗元集百病于一身,体已赢弱,柳子您第二进以后,地势高峻,以一"行则膝颤,坐则髀痹"(《与李翰林建书》)之人,岂胜登陟之劳,必不会因卜居而岛找苦吃。然则柳宗元故居究在何地,据我推怨,应在今零陵朝阳公社东方红大队第一生产队吕姓李姓聚居之吕家冲,其地距愚溪桥约二三里,前滨愚溪,后倚西山,地颇空旷,住几户农家,种数百桔树,无甚问题,与柳宗元在元和五年冬《与杨诲之书》中所说的"方筑愚溪东南为室"的话,亦相符合。

南涧

柳宗元有《南涧中题》一诗,作于元和七年.历来注家多以柳宗元《石涧记》之石湔,即是南涧.此说殊难成立。一是柳寒元此时已移居愚溪,愚溪离石涧约十里,在秋阳燥烈而又正当亭午之时,柳宗元决无此雅岁,独自一人往游;二是石涧"亘石为底,达于两涯"(《柳河东集》卷二九《石涧记》)没有泥土的石板不能长出长一、二尺的藻类植物.如此,"寒藻舞沦漪"句便无着落.我怀疑南涧,即今零陵太平门对面杨梓塘码头旁边那条溪涧,零陵师专友侧田洞之水,均注入此涧,流入潇水.

黄溪

柳宗元于元和八年,写有《游黄溪记》,品次零陵山水,以黄溪为第一。黄溪在零陵县东84里九嶷山西境。据《永州府志》载:“黄溪东山之上,两山对峙,怪石林立,为黄神山。山中泉壑灵异,林木幽横,猿鹤吟啸之声,时出空谷。山上有祠框黄神。”

黄溪水出阳明山后龙洞,有初潭,二潭(见《游黄溪记》),溪水过二潭后会七十二源之水,西流七十里至黄江口,又十七里流经李家桥,再折而北流至邮亭圩.又十六里至梅溪洲,小木源水来汇。又三里至蔡家甸,大木源水来注,至此入祁阳县境。经大忠桥、马头江后,又二十里至自水,流入湘水。

黄溪庙神凡七,未详其缘起,亦不详其姓氏,旧时皆称努郎,如一郎、二郎之类.黄溪庙亦有七,有四处在黄溪,有一处在梁木桥,有一处在花山岭,有一处在县城东山之麓。l日传黄溪水涨,随水漂来一离奇怪异之古木,土入断为七根,制作七尊神像,有一夜飞去两尊,追踪寻找,一在梁木桥,即世俗所称匿郎;一在花山岭,即世俗所称六郎,后复迎一神像祀之城东高山即世俗所称七郎.事涉荒诞,莫可究诘.关于黄神传说,应以柳宗元所记为据。

元和八年三月,零陵旱情严重,永州刺史韦宙至黄溪祀黄神祈雨,柳宗元被召随行,到了黄溪,写下了《游黄溪记》和《入黄溪闻猿》、《韦使君黄溪祈雨见召从行至祠下》二诗。黄神祠,后称黄溪庙,在今零陵县福田公社境内的黄江口,距公社办公室约一里,汽车可直达其地.柳文所称的"东屯",即今日俗称的庙门口,距黄溪庙约六百步。黄溪庙即建于黄江口右侧,旧日庙宇共有三进,第一进为戏台,第二进为厢房,第三进为享堂,黄神塑象,系用巨木雕刻。一九五八年福田公社初成立时,即在庙内办公,后又改为小学校舍,至一九七二年庙始拆毁。旧垣墙基脚,今尚保存完好,可以看出往日庙貌规模。庙宇旧址今已为附近居民辟为菜圃。柳文"祠之上,两山墙立",所云两山即指黄溪庙后的百岭与其左侧的寨子岭,矗立黄溪两岸,两踺削,确如墙立"。从黄溪庙沿黄溪而上,约八十步左右,即至柳文所说"初潭",“黛蓄膏手,来若白虹"的景色,尚可领略得到,由于潭的两侧佳树,多被砍伐”。最“奇丽”三字,只能于神游中得之。再沿江上行一百步,即至柳文所说的"第二潭""石皆巍然,临山峻流,若颏颔龈腭"的情状,今尚可见。潭之上游五百步处,新建庙门口水坝,潭右侧百岭伸入黄溪的悬崖,己被炸毁,修建渠道,大小石块,全堕潭中,业已全部填塞,无复曩时风貌.

三亭

三亭在零陵城内东山(又名高山)山麓.唐时薛存义为零陵令,有政声,并子署内创建三亭,以为游憩之所。柳宗元为作《零陵三亭记》。三亭之名,柳文未有记载。据《零陵县志》"“三亭,在东山之麓,唐县令薛存义建,一日读书林亭(“柑字疑衍):一日湘秀亭;一日俯清亭(《零陵县志》卷二《建置亭》).又宗稷辰《永州府志》卷二载:”(东)山之下,有唐零陵县令薛存义所为亭,称东山三亭,今有三亭巷,乃在黄溪庙以南,庙在山麓,县署在其西,讲舍在其东,山势与高山似断似续,殆皆当时东山也。宋丞相范忠宣公(纯仁)谪永时居之,张南轩有记”。南宋宁宗嘉定八年(一二一五)廖铎尚言零陵县令刘用行尚能寻得三亭遗址于荒秽之中(见《零陵县志》)。又清沈宽有《补修三亭记》其文为:“俞君同甫权永郡,适有以争地讼者,按之旧籍,盖唐人三亭故址,而柳州为之作记者,千秋胜赏,谕令归公,而建义学于其前楹,复修三亭,顿还旧观”。此亭究在何时荒废,尚无文献可考。其故址约计在今永州市三中校内。

小石城山

永州城西有石城村、石城山,小石城山,柳宗元有《小石城山记》。石城山在零陵城西,愚溪以北。据宗稷辰《永州府志》卷二载:"(零陵)县西三里许,愚溪以北,有石域山焉。其石如林,中空外方若城然,围数十亩,城外怪石累累,无径可通。从石上攀援而入,烟云草树,景物万状。又有小石城山在黄茅岭之北,视石城差小,而结构天巧过之,望若列墉,入若幽谷,以柳宗元所游历,虽小而益彰"。徐霞客予崇祯十年(一六三七)游零陵时,曾至大小石城山,有一段极为精彩的描述;丁丑三月十四日晨,过浮桥西,见一长者,叩以永州最胜,曰:溯江南二里,濒江为朝阳岩;北随江转入山冈,又一里为芝山岩,无得而三也。予乃先北趋芝山,循江西岸半里,至刘侍御lJJ房,由其侧北入山,越一岭,又北逾山冈,登其山,见山之西北,湘水在北稍远,近则一小水从西来,东南则潇水在其东.潇江东岸,又有塔临江(即今之回龙塔),与此山夹潇水为永口,盖即西山北走之支,北尽潇江合流处,当即柳子所记万石山(此说误),郡人则称为芝山云.越岭北,从岭上东转,前望树色合阴,石崖矗奋知异境到矣,即下崖脚仰望,有庵依之(即芝山庵),路绕其北而上,乃舍庵,则崖石耸透固奇,而两旁乱石森立,上下起伏,如莲萼芝房,中虚外簇,随地而是。小径由其间,上至崖顶,穿一石关入,有室南向绕其南,西穿石隙入,仍从西峡下至岩脚,一路竹木扶疏,玉兰铺雪,入崖下庵,庵北一小阁可憩,南结精庐倚之,门在其左,僧从内启扉揖入,小庭侧窦,穿卧隙而上,崖石穹然.一亭缀木未,四窗空明,花箨间发,若置身盆石窈窕巾。可惜这些奇丽风光,今已不可复靓。小石城山下,旧有一庵名。芝山庵。明万历时建,颇具规模,解放以后,尚有二尼住其中.一九七八年,庵被拆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