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海淀区是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区

很多人以为海淀区属于北京的上风上水的地区,拥有北京最好的居住环境,事实上这个观念是绝对错误的。海淀区今年的4、5月份的非常时期成为了重灾区,这绝对不是偶然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SARS就是一块试金石。海淀区何以沦落如此,值得全北京人去反思。

很多对风水一知半解的人把“上风上水”和“顺风顺水”的观念混为一谈,是一个很容易产生的错误。有很多地产开发商(尤其是海淀的开发商),不管周边环境有多糟,硬用“上风上水”来做卖点去蒙骗客户,漫天开价。也误导了许多不明就里的买房者烧包而至,结果大呼上当,纠纷不断,落得个身心俱残。

“顺风顺水”一词是借用了行船的用法。水之所以为财,是因为古时的交通运输主要靠水运。有水才能交通通畅,才有财富聚集,人丁的兴旺。在江南富庶的古镇,“小桥、流水、人家”一句是其最生动的画面写照。另外,汲水方便与否也关系到居住生活和农作的灌溉。大凡“顺风顺水”地带多为富贵之地。而现代社会的运输工具多为车,所以道路的通畅与否也是顺水的重要标志(“要想富,先修路”就是此番道理的通俗理解)。“顺风顺水”讲究地势开阔,道路通畅不闭塞,有财水环绕。此为阳宅的首选之地。所以紫禁城建在了顺风顺水的北京地势东南方向。世界上的著名大都市也都是建在顺风顺水的河流三角洲地带,或是两河交汇之处,极少有在山峡之地发展而起的。在现代都市之中,如果一出门,不管去哪都先要堵上半个小时,就要慎重考虑此地是否真的适合居住生活了。当然,“顺风顺水”在局部是可变的,如果原来的好地块规划开发不当,人口聚集密度过大,交通设施跟不上,过于拥堵,则环境变得恶劣,长期居住于此会导致身心受损。公司开在此地,则将百业不顺,烦恼不断。

“上风上水”讲究地势高俯,在主导风上风区,多为水源之地。从住宅的角度上来讲,此为阴宅的首选之地。不要指望人生来就能够得到平等,这只是我们永远的理想。“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下来就含着金勺子,有的却衣食无着?所以,父母的庇护在中国一向不可缺少。阴宅讲究“上风上水”,人是父母亲生下来的,父母去世后,能葬在好的地方,让先人长眠于青山秀水之间,可以起到荫护子孙的作用。这在南方对此尤其讲究(在北方过去同样讲究,只是因为其在近代有过一段文化缺失,失去了对历史文化的传承,造成了现代南北经济发展的巨大差异)。如果先人的坟墓没有选在上风上水的地界,后人的运势则不畅。哪怕坟墓修得有多豪华多讲究也是无用。普通百姓如此,更何况国之皇帝,所以十三陵必定要修在北京上风上水的西北方向。在附近居住的原住民大多是守墓人。最近发现的老山汉墓,万安公墓等名人墓地莫不是如此。八宝山的选址也是经过了周总理的深思熟虑。平头百姓一般就只能到风水差一些的东郊火葬场。所以为故去的亲人选墓应该首选上风上水之地,既是对亲人的安慰,也是为后人着想。不在于修造得豪华与否,哪怕简单一些,树葬草葬都可。清明时节,挟全家老少前去扫墓,在青山绿水间,既维系了亲情又祭奠了亲人。试想如果墓地就建在自家的门口,开门见山,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也是住家大忌),谁还会把清明祭祖当回事?上海就属于顺风顺水的地带。很多人的祖坟是在上风上水的苏州山地,每到清明时节,大量的上海人纷纷到苏州祭拜先祖,成了一种习俗传统。颐和园属于典型的北京上风上水地区,英文是SAMMER PALACE,字表意思是“夏宫”。夏天阳气上升,阴气下降,所以适合在夏天避暑的时候居住。没有谁是愿意冬天长期居住如此的。圆明园、避暑山庄也是如此。但也正是清政府在上风上水的地带大兴土木的举动,留下了中华民族的英法火烧圆明园的耻辱(也导致了慈禧的上台垂帘)和百年甲午遗恨(至今很多人还在讨论甲午海战输得不明不白的地方,对于倭日来讲,这是一场以弱胜强的战例)。这两件事对近代中华民族的沉重影响是难以抹灭的。

龙脉之说主要是针对阴宅的,如果是光看阳宅,就不会用到龙脉学问。龙脉不是那么好住的,有犯上之意。在上风上水的地界应以保护为主,限制开发,更不适合建大量住宅。有些人误以为在上风上水的地方居住会带来好运气,其实不然,报应始然。那个号称亿万富婆的演员,命够不够硬?其在亚运村和昌平等地购买了大量的房产,最后怎样,房子被逐个拍卖,命运令人唏嘘不已。那个“黄阿妈”牛不牛,在哪里不成,就因为在名人国际大酒店约了人(这些在娱乐圈内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结果惹了一身的骚,皇帝当得再过瘾也是假的。而与之相反,因工作关系,本人与演艺界的人士多有交道。有很多老牌艺人不管现住哪里,经常会在不经意间说其在方庄也有一套房子以暗显其资历。现在亦庄的发展也是顺风顺水,环境令人啧啧称赞,必也是一方富贵之地。从居住的角度讲,北京是个多风沙的地区,在冬春季刮西北风时往往携带了大量的沙尘(近年来尤甚)。在北京上风上水的西北山口地区属于沙尘暴的重灾区,所以并不适合居住。从空气质量来讲,北京的污染严重情况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沙尘颗粒污染,主要由冬春狂暴的西北风所致(发展到极至就是沙尘暴);另一种是阴雾天气(在气象上称做“霾”),使地面污染物不容易消散,主要是来自东南方向缓慢的暖湿气流所致。去年年底的长达十几天污染的冬雾天就是这样的情况。在这两种情况下,位于上风上水的京城西北方向其实都是重灾区。已经有确切消息表明,沙漠距北京城已经不到70公里,过不了几年就有可能入侵昌平海淀一带。最近,西北蝗虫的威胁也在日益显现。这就是我们长期不注重环境保护所付出的代价。本人经常驱车路经京昌高速,总是感觉很不爽,两边总是一派灰蒙蒙的感觉。而在京开高速,给你的感觉会大不一样。

飞机飞行不能顺风,所以首都机场被设置在了东北方向。迄今为止,北京的民航事故率一直都是很低。可是,汽车的制造也放在此地就是一个疑问了。这样的项目为什么不能放在石景山以取代原来污染严重的钢铁产业呢?难道只是为了零件空运拼装方便?本人对这种企业的命运不予看好。火箭的研制发射讲求顺顺利利,所以中国运载火箭研究院(也是北京最大的“大院”)安置在了南郊。在中国屈指可数的可以列入国际先进技术的行业中,火箭制造技术就是其一。未来神州五号的载人发射可以令人期待。1995年,北京国安队在先农坛体育场创造了北京足球从未有过的辉煌,球市也火暴异常,喊出了“国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可是随着主场迁到了条件更好的工体之后,脚风日渐不顺,再也找不到踢球的感觉,球队内部也是风波不断。这么多年过去了,“争第一”成了“梦第一”,球市变得乏人问津。

都说北京城是个风水宝地,天子脚下,人心思稳,国家安定。历史也印证了这一点,凡是在北京定都的朝代一般比较稳固、长久。与北京成鲜明对比的是,南京虽为六朝古都,但是在南京建都的朝代却往往动荡且短命,从风水上讲也与南京的地形破碎(虎踞龙盘)有关。明成祖朱棣审时度势,毅然决然舍弃南京定都北京,这一举措延续了中华的千秋基业。北京是一座完全依照风水观念营建的城市。明皇帝在修建北京城的时候有一个细节,就是在元大都的位置上向南整体移位了六里之地。在元大都宫殿的遗址上修建了煤山(今天的景山),作为镇山,以图江山基业的稳定。老北京不愧为建筑艺术的瑰宝,其城市规划水平理念是现在国内的博士硕士们根本无法达到的境界。只可惜现在这块宝地现在已经被破坏得面目全非,不伦不类。这是对人类文化的一种摧残。

从北京城的选址来看,却没有依照建城选址的常规。一般来讲建城都讲究依山傍水,但是北京却不是这样。与西北的军都山和西南的永定河都保持了相当的距离。现在开车是一踩油门的事,在过去却是要花上一天的时间。也正是因为如此,古老的北京城躲开了永定河(历史称无定河)千年来的泛滥而不失绿水环绕滋润,也避开了西北山口地区的风沙肆虐。过于往东则地势低洼,易生瘴气。此正符合了顺风顺水的要求,难怪会有风水宝地的溢美之辞。如此宝地,使得皇城即使经历了唐山大地震后仍安然无恙,如果建往东北方向,则后果不堪设想。如此建都宝地,实属不可多得。所以,有关各种居心叵测的关于迁都的无知言论,自然不值得加以理会。

古人的风水理论蕴涵了朴素的科学道理。在上风上水地区注意保护,防止了水土流失,保护了水源,在青山绿水的环境下祭奠先人,不让活人胡乱开发动土。在顺风顺水地区居住生活,安居乐业,保护了土地资源,不让死人与活人争地。这些观念与现在的环保发展理念是一致的。京西的门头沟和房山本是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连老祖宗山顶洞人都曾长居如此。但现在看去,采石场水泥厂疯狂开采,化工厂钢铁厂林立,原来青山绿水的西山成了穷山恶水,连戒台寺都无法逃此一劫,被采石场震出了裂缝。如果违反了自然规律,我们将无法躲避大自然的惩罚。这次四、五月份海淀和北苑成为重灾区的教训不能不使我们警惕。如果有一天爬上香山鬼见愁,俯瞰山麓,满目是整整齐齐的汤耗子别墅,而不再是曹雪芹写红楼时的山村古镇,访幽问古的心情顿时全无,香山也就谈不上什么历史名胜了,只不过沦为海拔五百多米的普通山头,一个爬山锻炼的场所而已。作为一大国之都,北京的环境保护和开发不光是北京人的事情,也关系到国家民族的兴衰昌盛。近些年来,各种自然灾害越来越频繁地发生,其内在的深刻人文原因,不能不值得大家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