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满清统治中国会怎么样呢

我们可以从明中后期到明末的历史趋势谈起,第一个是文化,大家都知道,明末可是中国的文化复兴时期,同时期西方人的文化启蒙运动与资产阶级萌芽,很大程度上与受当时中国文化血液输入有关。而在中国,这样的文化碰撞也已经在进行着,更不要说,明末中国已经出现的民主思想与资产阶级势力,可以说,在文化与思想上,中西基本上处于同一起点。而这还是我们目前掌握到的明末文化发展的一部分事实。很多已经随着禁书烟消云散了。

第二点是科技,科技有两个重要的地方,一个是航海,一个是火器。航海,大家知道,明朝拥有历史上最强大的海军,和揭开人类大航海时代的序幕,仅在明末,号称西方海上马车夫的海上超强荷兰,却被中国的海商郑成功率领船队击败,而郑成功的舰队仅是他老爸郑芝龙海商船队的仅存一部分而已,据载郑芝龙原有几十艘称霸东亚的海上巨舰,荷兰人对其顾忌甚深,后来用卑鄙手段才烧毁了这些巨舰。而清朝却令中国沿海五省二次内迁八十里,死亡千万人民来达到他们禁海的目的,可谓对中国航海事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至于火器,大家都知道,火器在明朝达到鼎盛时期,随后的清军利用明末的火器家底,打败了西蒙古,世界通史上把这列为文明战胜野蛮的标志事件之一,但是同时却让中国的火器事业彻底断送在他们手里了。所以说明末的科技基本上毁于有清一代。

另外一点就是移民了。其实翻开史书,很容易见到,明中后期是中国人大规模向来移民的时期,这个时候,大规模开发辽东,下南洋,中国人的世界移民和欧洲人是同步进行的,而此时中国的实力还更强。台湾就是一例,另外谁能说,照这个趋势下去,南洋诸岛不会成为中国另外的台湾和海南呢。西太平洋呢,短短一百多年,中国人能在南洋上拥有到现在这样大的族群和影响,如果接下来的历史不断,我们还有整整三百年。从南洋土著的不断配合西方人屠杀我华人的历史来看,他们注定要与我中华作梗,不过终究他们没有战胜文明的本钱。此外辽东,明末时,关东已经闯进辽东不下数百万人,当时有一句民谣,就叫无向辽东浪死歌。可惜由于明末的矿务监之乱,让许多人不堪忍受充实了建州女真的势力。那么如果明朝不亡,以辽东为基地的中国人,难道会放过西伯利亚吗。不要忘了,我们中国本来也只是处于中原一带的,今天我们这么多的国土也是祖先不断扩张得来的,所以说,从大航海时代的向世界进军开始,我们和欧洲人是同步的。如果说在此之前,我们向世界进军的步伐还受技术与地理条件制约,那么这个时代,我们已经拥有了向世界进军的一切条件与实力。这也是中西方文化交融与世界性移民的开始。可惜游牧民族的进入让这一切化为泡影,东北,真到民国初年才重新开放让中国人进入。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今天西伯利亚才是我们的大后方,西太平洋是我们的内湖,其实数百年前以我们的实力这个势力范围已经划定了呢,谁能否认呢?
综上所述,数百年前,我们其实与西方还是属于同一个起点。只可惜我们在历史发展最关键的时候,跑不过人类古文明的那个宿命,文明与野蛮的交融汇合。让野蛮战胜了文明。西方人是幸运的,他们远离了野蛮,并且利用东方各民族的智慧与科技融汇出了新时代的文明。

不过我们也不能过多责怪今天中国的满人了。毕竟这一切与他们大多人无关,我们所责怪的只是当时把中国拖入黑暗时代的那些刽子手罢了。这里面有满人也有汉人。另外满族中同样有值得尊重的人,诸如启功先生等一些人。当初曾听一个满人说过,他说,如果把中国的落后原因,照单全收全扣到他们满人头上,这是他们承受不起的。这个确实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也不能让整个中国的文化为清朝来受过吧。不过我想,野蛮与文明的交战,其实也只是个世界性的悲剧,可能整个人类都要为此付出代价与反思吧,这只是历史进程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