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满清对汉文化的灭绝

鲁迅先生说的好,:“对我最初的提醒了满汉的界限的不是书,是辫子,是砍了我们古人的许多的头,这才种定了的,到我们有知识的时候大家早忘了血史”。

满酋如何才能坐稳中国的江山,龚自珍一语道破天机――“欲灭其国,先去其史”!

满清文字狱处治之残酷、杀戮之凶残,流毒之深广,都是空前绝后的!在满清皇帝的暴政之下,任何一丁点的思想火花、一丁点的独立人格、一丁点气节的人,尽遭扑杀!所谓“康乾盛世”在某些文人笔下写得像花一样美,但某些文人偏偏忘了“康乾盛世”正是文Z狱最盛的时代。康熙、雍正、乾隆祖孙三个,大兴文Z狱,一个比一个疯狂。有文人写道“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作者便被吹毛求疵的乾隆杀掉。满清统治者大兴文Z狱,几乎残酷到变态的程度:对生者动辄“弃市”、“凌迟”、“灭族”,对已死的作者亦不放过,非要开棺戮尸、挫骨扬灰才解心头之恨。

在主子的授意下,奴才们更是捕风捉影,大肆株连无辜。一言不合圣意,手起刀落,杀无赦!满清皇帝知道奴才们肆意滥杀,但却并不制止,“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使一人漏网”,独裁者要的就是这种白色恐怖的效果,以震慑士人,让被压迫者不要有任何捣乱的念头!满清皇帝是国民党独裁者的导师。

不仅如此,满清统治者还更为阴毒的删改了古书的内容,其目的非常非常的明确,一方面掩饰自己的罪行,另一方面不要让国人看到很有些骨气的文人。由此达到其彻底奴化汉人、永久奴役汉人的企图!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这些中国人陈陈相因的民族气节不见了,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奴性跟龌龊的辫子一起留了下来。中国传统的为官是直言敢谏,为史应秉笔直书,然而这些观念被彻底摧毁,在刀斧面前,只剩下一大帮唯唯诺诺的奴才。在沉重如铁的历史黑幕下,只有满清统治者为了以儆效尤留下来的酷烈文Z狱,那是天知道有多少无边的血泪被无情地埋没了!!

长期的文化杀戮,留下来的成绩是一部经过抽改、“消毒”(民族思想)的四库全书,三千多种十五万多部禁毁书目,超过七十万部的被焚毁图书,还有几万万被压迫人民的仇恨。吴晗说,“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

满清文Z狱是如此之彻底,一篇吴三桂的“反满檄文”,一本《扬州十日记》,一本《嘉定屠城记略》,竟在中国本土湮灭二百多年,二百多年后才从日本找出来!中国历史上的民族政权交替时代屡见不鲜,但从来没有一个像满清统治者这样,彻底摧毁汉人的民族脊梁,彻底绞杀汉人的民族意识,满清统治者企图从精神上到肉体上彻底把汉人弄成完全顺服的走狗!

清朝政府为什么这样做?

其一、说句可能不利于民族团结的话,有清一代,满洲贵族都是以殖民者的姿态出现的。(只是在鸦片战争之后,由于面临共同的外来强敌,满洲殖民者和满清皇帝才增加了一点点中国人意识。至于经过长时间的融合,满族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那便是后话了。)

实际上,没有一个清帝承认过自己是中国人,胤祯反复的说什么“朕夷狄之君”、“非中国人”云云;慈禧太后拉那氏最后连老底都说穿了“宁与友邦,不与家奴……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满洲贵族刚毅说的更露骨“汉人一强,满人必亡”……可见,满洲贵族在骨子里根本就是把中国人当奴才!在充分拉拢利用的同时又刻意防范压制,把他们限制在“家奴”的范围内,防止他们“犯上作乱”。

其二、女真族民不过百万,当面对泱泱大汉民族时,满洲贵族的心理弱势不言而喻,因为它知道单凭一点有限的武力,和由这武力所缔构的穷凶极恶的专制政权,是不可能长期来奴役广大人民的。满洲贵族害怕文化,害怕民族思想,越想越怕,恐慌得不得了,才来这一手文化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