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旧家谱,穿越时空的记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何处去?这一连串的自我追问是长存于每个人心中永恒的哲学命题。家谱,可以告诉你答案。

家谱也称“族谱”、“宗谱”或“家乘”,是一个家族的生命史,是同宗共族的血缘集团用来记载本族世系事迹的历史典籍。它不仅记录着该家族的来源、迁徙的轨迹,还包罗了该家族生息、繁衍、婚姻、文化、族规、家约等历史文化的全过程。

第一部家谱是什么样子?修撰于何朝何代?是官修还是是私修?因为历史上缺乏记载,至今尚不得而知。从出土的甲骨文、金文、碑文等中国早期文字及史类文献对家谱起源的考证,家谱的起源至少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先秦时,社会上流传有《周官》、《世本》等谱学通书;秦汉以后,又出现了《帝王年谱》、《潜夫论•志氏姓》、《风俗通•姓氏篇》等谱学著作。到魏晋南北朝时,门阀制度盛行,家谱成了世族间婚姻和仕宦的主要依据,于是便迅速发展起来。隋唐五代后,修谱之风更从官方流行于民间,以至遍及各个家族,出现了家家有谱牒、户户有家乘,并且一修再修、无休无止。因此每次修谱,也就成了同姓同族人之间的大事。

到了宋代,由于官方修谱的传统禁例被打破,民间编撰家谱风气开始兴盛。于是家谱也日益多了起来。在这一时期的家谱中内容包括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世系图,若想知道谱中某人世系所承,属于何代、其父何人,一看此图便即了然;第二部分是家谱正文,是按世系图中所列各人的先后次序编定的,分别介绍各人的字号、父讳、行次、时代、职官、封爵、享年、卒日、谥号、姻配等。这些简介性的文字,长者50余字,短者仅二三字,实际是人物小传。使人知其本源,而世系表也因此更加完整;第三部分为附录。对研究姓氏的源流、迁徙、分布、文化等都有较大价值。

家谱是中国特有的文化遗产,是中国宗法制度的体现。在上古,尤其是实行分封制的朝代,比如西周,国王和诸侯王的儿子们谁能封王、袭爵、继承财产,一排家谱便一目了然。西汉的开国皇帝刘邦在临死前有遗言:非刘姓而封王的,天下共击之。到了魏晋南北朝,士族门阀制度盛行,名门望族的子弟做官、联姻甚至社会交往,都讲究门第,人们对表明身份的家谱更为重视。南京大学历史系张学锋教授说,魏晋至唐中期的700年,史书上的重要人物基本出自13个姓的17个家庭。那时的家谱,关系到政治稳定和社会结构,属于国家大事,因此主要是官府修谱。

复旦大学历史系韩晟教授表示,中国古代是宗族社会,家族关系是一个人最核心的社会关系,是一个人的“根”,关系到一个人的身份认同感,而这种认同感的体现就是在家谱中占有一个位置。修宗谱与建宗祠、置族田、立族长、订族规等共同组成的宗族制度,形成了当时社会最基础的民间自治体系。家谱不仅把同宗凝聚在一起,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建构了中国古代的道德文明,其所记载的孝敬父母、和睦乡邻、端肃风俗、重视耕读等族规正是中国文化最为重视的,这一点与外国由宗教来构建社会价值体系有根本区别。

家谱还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南京图书馆古籍部主任徐忆农表示,国家史(如二十四史)、地方史(各种地方志)、家族史(以家谱为代表)和个人史(如个人传记)四个层次共同构成完整的历史资料。以前人们更多关注王侯将相,但是家谱把目光投向了普通人,对于研究民风民俗、民族迁徙、经济发展水平、地区流行病和遗传病研究等都很有帮助。近日,对“曹操墓”人骨的身份鉴定,就利用了家谱来探寻曹姓的分布与迁徙,结合尖端的DNA技术试图破解墓主身份。

家谱,给每人一个归依的位置

参天之木,必有其根,怀山之水,必有其源。无论赵钱孙李,还是周吴郑王,家家都有一本“账”,姓姓都有一部“书”。

百姓家族无论大小,不分贵贱,都有着丰富的家族故事,这些细微生动的家族史与个人生命史共同编织着中国历史的长卷。平民化的寻根意识,正以不可小觑的力量,从精英阶层走进千万普通家庭。在泛着岁月光泽的历史黄卷里,古旧家谱中附着的“资治、存史、教化”等诸多人文价值正日益显现……

《中国家谱总目》主编、现年70岁的上海图书馆历史文献研究所所长王鹤鸣看到自己的家谱,是在单位馆藏文献中。那是一套修于1949年的家谱,10多本,铅字印刷。看到王鹤鸣的名字以及出生日期,王老紧闭双眼,泪水无声滑落。他这样描述家谱的现代新定位,“国家撰正史,州县编方志,家族修家谱,成为一种传承有序的人文传统,是中华民族特有的历史文化现象。家谱不仅是人们的情感精神寄托,更是研究社会发展的重要资料,与正史、方志构成中华历史大厦三大支柱,是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记载家国天下的是“大史记”,记载平民百姓的是“小史记”,家谱犹国史也。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在对生命本体的回溯和关照中,在对家族历史的追寻中,生命变得更加具有质感。在这种真实的触摸中,一扇扇记忆之门渐次打开。网友天马行空在博客中记载了“修谱记”:“幼小的时候,对家谱没有过多的了解。只是年三十的晚上,按惯例、随大流跪拜祭奠,之后才能吃到垂涎三尺的年夜饭。现在才知道,家谱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名字,都是曾经的生命符号。哪怕离家再远,都会感知一种若有若无的温暖”。

人文人文,有人,才有文。家谱不是人口统计表这么简单,而是一部人的学问。武进图书馆地方文献部主任谢达茂说,家谱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家谱的内核。家谱是符号,真正重要之处在于这一符号背后的文化认同。

春节期间,时值大片《孔子》上映,市民孔建钟特意带着一家人观看。他是孔子家族第74代传人,并被收入全球《孔子世家谱》。作为中国最尊崇的家族,孔子世家谱在中国谱系中占有特殊地位,孔家的行辈历来由各代政府颁布,自明朝始30年一小修、60年一大修。确定是不是孔子后裔的一个重要依据就是看有没有家谱,能不能和总的孔子家谱对上。孔建钟动情地说,“仿佛一下子拉近了和这位二千多年前先人的距离,既崇敬,也倍感亲切,感觉自己身上也流淌有先人的血液,虽然平凡渺小,但总算有根有据,与这颗大树上光辉灿烂的果实,同源同种,血脉相连。”

孔子世家谱续修委员会江苏地区负责人孔伟东在夫子庙举行的孔子后裔家祭上百感交集,“家谱是什么?是在连绵不断的家族史中给每个人一个有所归依的位置。浸润了血浓于水的寻根之情,不管过多少年,会有人知道你、记住你、认可你,哪怕你再平凡卑微。”

家谱,抢救普通人的历史记忆

家谱族谱对家族中不论名声显赫的官宦文人,还是能工巧匠,或是与之交往的族外名人,只要才高技众,无论给社会有着正面还是负面影响的皆会一并录之。家谱族谱有关历史名人的一些详节细枝的资料十分独特,有的甚至还记载着某些已被历代艺术化的著名人物。从梁氏族谱福州府三山开基世系中可以看到著名古典戏剧《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主人翁梁祝不但婚嫁偿愿,而且子孙满堂,绵延相续,纠正了人们误认梁祝双死双飞的看法。

通过家谱,菲律宾原总统阿基诺夫人确认了祖籍在中国福建鸿渐村;香港船王包玉刚查到自己是包公后裔;1997年,当朱棣文教授荣获诺贝尔奖时,就通过媒体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祖籍:中国江苏太仓……

华人寻根被称为“穿越时空的家族聚会”。每一个生命叶片,都因了“根”的滋养,而愈发油翠和充满生机。除了名人传记、大人物传记外,家谱让我们看到了普通百姓的家族变迁。

家谱,重建个体的价值和尊严

家谱是活的精神,涵育了家族的文化,也注入了家族的情愫。继往事知来者,生命与生命间的枝脉牵系,重建了个体的价值和尊严,对一个家族的价值取向、行为模式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家谱寻根的过程中,前人的奋起、磨砺、责任,成为重要的精神财富。家谱的使命就是 “承前启后”,把精神代代相传,其中的家风、家训更有强大的教化作用,让一个家族不偏离主线。

南通范家四百年文脉不断。在范氏家族博物馆内,收集了宗族的家谱结构图。据家谱记载,范曾先祖上溯至北宋名臣范仲淹,在中国文化史中的大师人物有范应龙、范凤翼、范伯子、范仲林、范罕等。独特的文人家庭环境使范曾在幼年就打下了深厚的文化底蕴。范曾在自述中说,“言传身教、耳听目染,从幼年开始十分重要,这时的心灵没有被沉重的生活和复杂的社会磨上老茧,柔嫩的美好的心,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有最灵敏的感应。”

“进士生产工厂”、“翰林俱乐部”,这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院历史系教授艾尔曼对常州庄氏的评价,“庄家可以称得上是整个清代常州府最重要的文人集团。仅清代,庄族便产生了90名举人,成为精通政务的职业精英。”文史专家吴之光说,苏南望族最大的特点就是重视教育、虚怀若谷。如果仅以功名仕途、政治官宦以及由此相伴而生的财富为倚重,结局必然是“三世而衰”、“五世而斩”,功名总被雨打风吹去。但这些家族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文化型家族,注重精神活动,家学世代传授,祖孙同治学问,文化实力历久弥盛。庄氏子弟热衷研究学问,绘画篆刻,90多人著作传世,著作近400部。

(来自中国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