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茶叶丝绸之路源在汉口

2010-07-15
大多数人知道中国古代有条丝绸之路,曾经是中西交流的通道。在近代,中国茶叶也有条“丝绸之路”,而这条繁盛近200年的国际茶路,源头就在汉口;当时西方人喝的中国茶,有六成都是从汉口输出去的。

湖北省社会科学研究院袁北星研究员,最近在《江汉论坛》发表了一篇论文《客商与近代汉口茶市的兴衰》,她的研究揭开了那段尘封的历史。

近代中国茶六成从汉口输出

据袁北星考证的数据表明,1861年由汉口港出口的茶叶达8万担,1862年为21.6万担,以后逐年增加;从1871年至1890年,每年出口茶叶均达到200万担以上。在这一时期,中国出口的茶叶垄断了世界茶叶市场的86%,而由汉口输出的茶叶则占国内茶叶出口总量的60%,年输出总值200余万两白银。袁北星说,汉口茶叶输出量的不断上升,使茶叶成为近代汉口市场第一大输出商品。在中国茶叶大量输出的同时,印度、锡兰、爪哇等国的茶叶也于19世纪末开始进入汉口市场。穿梭往来的运茶船队出入汉口港,汉口成为全国最大的国际性茶叶交易市场,被欧洲人称为“茶叶港”。

三条国际茶路从汉口出发

地处中国内陆中心的汉口何以成为全国最大的国际性茶叶交易市场,袁北星研究发现,汉口在茶叶输出中,以输出俄国为大宗,输出俄国的主要商路有两条:一条是从汉口出发,经汉水运至襄樊、河南唐河、社旗,上岸由骡马驮运北上,至张家口;或从玉右的杀虎口进入内蒙古的归化(今呼和浩特),再分销蒙古、俄国等地。另一条是从汉口顺长江而下至上海,转运天津,再由陆路运至恰克图转输西伯利亚。京汉铁路通车后,汉口的茶叶输出又增加了一条更为便捷的途径,即通过铁路运至华北,再由驼队输往蒙古和西伯利亚,并由此形成了一条由南到北经西伯利亚直达欧洲腹地的国际性茶叶商路。

汉口茶叶制品曾国际领先

老汉口茶市兴盛的另外一个重要表现就是汉口茶叶制品在当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袁北星说,面对中外竞争压力,时任湖广总督张之洞主张重视制茶之法,“我若改用机器,是制法与彼同,而茶质较彼胜,又何能与我争衡乎?”他通过汉口商务局劝导华商使用机器制茶。1906年,广东客商唐寿勋创设机器制茶厂,主要生产红砖茶制品,因质量优良而享誉中外,远销俄国,并在1915年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一等赤金奖牌。在这两次博览会上,汉口共有41种土特产品获得二等以上奖项,其中茶叶就占了25项。

“九省通衢”造就繁盛茶商路

繁盛近200年的国际茶路,源头为何在汉口?袁北星也进行了考证分析。中国是茶叶的原产国,长江流域的湖南、湖北、安徽、江西、浙江、福建等地是中国名茶的主要产地,汉口正处于这些茶叶产区的中心地带,且拥有两江交汇、九省通衢的优越地理位置,因此“湖南茶溯湘江、沅江、澧水,陕甘茶循汉水,江西宁州茶及安徽祁门茶溯江而上,四川茶顺江而下,麇集于汉口”。袁北星说,蛛网般的长江水系成为茶叶运输的最佳商路,沿湘江、沅江、澧江而来的是湖南茶叶;沿汉水而来的是陕西茶叶、甘肃茶叶和河南茶叶;沿长江干流而来的是江西茶叶、安徽茶叶和四川茶叶,故“(汉口)街市每年值茶时,甚属盛旺”。汉口开埠后,中西互贸频繁,茶叶为西方人喜好,成为出口大宗商品,尤其是质优红茶,大量出口美、俄、英、法、德、意等国。

成也“输出”,败也“输出”

老汉口茶市最终还是衰落了。袁北星认为,输出型市场导向带来了汉口茶市的兴盛,也导致其衰败。她解释说,由于俄国、英国茶商以及其他欧洲茶叶商人涉足汉口茶叶市场,使汉口的茶叶贸易受国际市场行情涨落的影响很大。欧洲商人对汉口茶叶的大规模收购,使得汉口迅速成为中国砖茶出口的最大市场。同时,他们在茶叶品种、数量、质量和包装等方面的需求,也从根本上决定了汉口近代茶叶生产、加工和交易的市场运作。尤其是俄国茶商,几乎操纵着汉口砖茶市场。十月革命后,中俄商路一度中断,加上当时前苏联政府对华茶进口采取的关税壁垒政策的影响,俄商逐渐退出汉口茶市,由此导致了汉口茶叶贸易的急剧萧条。另外一条原因是,19世纪末期,由于印度茶、锡兰茶的竞争,汉口茶叶港的地位受到威胁。汉口茶市最大的买主之一英国商人转而收购印度茶叶,因为“印英相去较近,茶价虽昂,水脚较省,故英商所舍中而就印。”此后,汉口茶市场逐渐衰微。

文章来源: 长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