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捍卫粤语”争议看中国之地域文化情结

最近关于粤语和普通话之争这个老旧话题又成了公众关注的热点,更由于广州人的激烈反应而闹得沸沸扬扬,此一争议源于广州市政协近日召开十一届常委会二十一次会议,并提交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亚运会软环境建设的建议”,该建议提议说,可在综合频道或新闻频道的主时段用普通话播出,以适应来穗参赛和旅游的国内外宾客语言环境的需要。其实也就是在少数新闻节目某些时段增加少量的普通话播出时间,但一石激起千层浪,众多“老广”联名抵*制,声称要捍卫粤语播音。某著名传媒人甚至在帖子上写道:粤语沦陷。被消失的方言后面必定是被弱势化的文化。唇寒齿亡。今天可能被移走的是广州人的母语,明天您的母语也不会平安。

显然老广们对减少他们引以为荣的粤语节目播音相当的抵触,甚至感觉到一种对地方文化的威胁和颠覆,哪怕只是少量增加普通话播音,反弹的情绪也相当之高,基于全国各地除广东外都基本上采用了普通话播音的现状,因此绝大多数相对于广东的外省人都难以理解,经验和现实来看,一般看来普通话播音与地方方言的保留似乎并不冲突,也没有矛盾,所以很多人以批判的角度质疑此番广佬的过度反应,即何以广州人如此敏感呢?不过我倒不那么看,我甚至觉得广佬们口口声声捍卫粤语的决心,彰显的是一种更深厚的乡土观念和地域文化情结,并不意味着对民族文化的对抗或抵触,毕竟中华文化是以中国各地的地域文化为基础的,中国这么大,幅员辽阔,其实根本就不存在一个统一的文化样本,同样是汉字,仅仅在我们湖南境内,就实实在在的存在“十里不同音”的语言现实,何况整个中国,八大语系内,千变万化甚至南辕北辙的方言更是不胜枚举,多如牛毛。即使广东也存在以白话为基础的粤语,还有客家话、潮汕话等等,所谓要捍卫粤语者,也并非只是涉及到以广州人为主的广东人,要知道讲白话的广西人也占了相当一部分。

其实我们在批判广州人“非理性”固执的声称要捍卫粤语之前,先应该了解一下为什么只有广东的电台电视台可以格外的用方言播音,改革开放之前,专门的粤语播音节目是为了向海外众多讲粤语的华人华侨做统战宣传,之后,按照国家法律规定,全国电台电视台必须要以普通话为主体播音,而广东之所以有这种例外和特权,这有点历史背景,主要是当时考虑到广东地区毗邻港澳,要与香港电视节目竞争,特批广州台、南方台和珠江台使用粤语。一开始就并非广东人自己给自己的特权,而其实播粤语节目的特权也是由中央政府批准的,试想如果中央政府坚决要取消粤语播音,广佬们纵使拿命来捍卫粤语,他还是得用普通话播音。所以今天有政协委员提出增加少量普通话播音时段,充其量还只是广州地方自己的举措,大声抗*议和反对的也是广东自己人,对“粤语沦陷”忧心忡忡,再次让我们看到了一种地域文化中浓厚的乡土情结。

去过广东的人都知道,在广东的电台电视台,几乎都是粤语节目,普通话节目寥寥,加上很多百姓平时收看的很多香港澳门的电视节目也基本上都是粤语节目,早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很难让当地人改变这种习惯,久而久之也就形成一种独特的方言文化情结;这也确实造成了外地人尤其是北方人(我说的是长江以北的人,而广佬将广东以北的人都叫做“北佬”)一到广州就听不懂粤语的尴尬,不仅电视节目听不懂,当地人讲话也听不懂,但好在在广州,大多数时候交流沟通并不存在特别困难,因为公交车会普通话与粤语的交叉播报到站和注意事项,去商场购物或住酒店宾馆,只要你说普通话,对方一定也会秀出或许很地方特色的普通话来,这不奇怪,四川人说的也是川普,湖南人则大多数说“塑料普通话”,湖南人说普通话,往往还会被误批为“港台腔”,广电总局经常批判湖南电视台主持人港台腔,本地人似乎没有感觉到,汪涵李湘经常用方言或地方特色的普通话来搞笑,也是针对湖南本土观众的,根本犯不上广电的北方人恶心,地域文化的特点就是本地人喜欢,但现在的问题是各地之间有越来越严重的互相排斥外省乡土文化的倾向,比如以北方话为主的央视和广电们动辄斥南方的节目说话腔调“低俗”,似乎只有北方话、陕西话、山东话、东北土话很高雅似的,殊不知其实南方观众并不一定认同,应当承认这是一种正常的地域文化形成的审美差异,同是中国人,同在中国境内,互相排斥各地的地域文化或乡土文化其实是错误的观念。所以从这个观点出发,我认为广州人大声喊出“捍卫粤语”,尽管喊得有点夸张甚至有点“不理性”,但至少反映出了广佬们对地域乡土文化的那份真挚情感。要知道,广东人高分贝的捍卫粤语,其实就是要捍卫以粤语为载体的广东地方文化,我认为,有乡土情结,并不意味着没有国家民族情结,国家是以不同的省、不同的地域组成的,乡土意识正是国家民族意识的组成部分,很难相信,一个不爱自己家乡、不爱自己家乡文化的人会真正的爱国和民族,事实上乡土观念浓厚的广东,近代史上也层出不穷的出现了众多如孙中山、如广州起义黄花岗72烈士一般的民族英雄。

所以有时候广东人讲粤语只是试图彰显自己的广东身份,以彰显作为广东人的自豪,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有自豪的理由,比如岭南独特的地域和历史文化,比如过去海外侨胞讲粤语的众多,比如改革开放后广东率先经济起飞,经济决定意识,广东人或许觉得他们发达了是基于广东的地域文化基础,所以他们会由衷的维护自己本地域的方言,我想不仅仅是广东,湖南、江西、江浙、山东、陕西或东北的人也都会由衷的以自己家乡的独特乡土文化为荣,以自己所从小熟悉的家乡方言为荣,比如我在外地出差,只要听到任何一个说湖南话的人,都会从内心里感觉到特别的亲切,其实湖南话有很多难懂的方言,但一听就知道是湖南的,在外地遇到老乡,互相之间也经常会自然而然的改说家乡方言,以显示亲切,这都是中国地域文化的特色,各地都一样,但或许是中国南北文化和方言差异太大,加上各地的人都天然的觉得自己那地方的文化就更好更优秀,于是也就从心底里对其它的地域文化有所排斥,甚至敌视,说实话,因为以北方话为基础的普通话被推广,加上现在的央视控制了大多数主流文化的话语权,现在更多的时候是在各种如春晚等节目中或明或暗的歧视甚至扭曲南方方言,制造一种凡说江浙话的都是猥琐小男人,凡说广东普通话的都是暴发户或其它什么不正面的角色,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我觉得毒化了本来应该得到尊重并一视同仁的各地地域文化,因为方言是地域乡土文化的载体,本来就没有高雅或低俗之分,动辄斥之所谓“港台腔”为低俗,本身就是一种卖国言论,因为港台腔也是中国腔,何来低俗?我们一说省籍情结,似乎就想到台湾的所谓本省人、外省人,其实在中国大陆,现在的省籍情结远远超出台湾,网络里无所不在的地域攻击就是明证。而这种对地域乡土文化的扭曲,恐怕责任更多的是上面那些主管文化的官员以及他们控制的主流文化机构在文化领域的错误引导。从这个层面上看,我坚决同情并理解广州人试图捍卫粤语的心情,就象我同样倾情于湖南方言为载体的湖湘文化这一地域文化一样,但并不排斥其它文化,爱乡就是爱国,就是这样,很简单。

关于推广普通话,我想恐怕政府方面事实上已经做得足够好、也足够彻底了,抛开老一辈上了年纪的人,应该说凡是受过正规学校义务教育的人都多少会说、也完全听得懂普通话,在各地出差或旅游,绝大多数国人包括通用所谓国语的台湾人在内基本上应该没有什么语言障碍,这是事实。但另一个事实就是普通话的推广和普及并不意味着各地方言的弱化,更谈不上消失,普通话与方言并存已成为了各地共有的语言特色。相信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也并不是要消除方言,毕竟语言的功能是交流,通用普通话只是为了方便交流,我想中国已经做到了,与此同时,保护和尊重方言或者说保护和尊重不同的地域文化,消除地域文化歧视,同样应该是文化管理者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广佬们试图捍卫粤语并不奇怪,既然普通话早已经普及,而方言不可能被消灭,所以根本没必要对捍卫粤语口诛笔伐,以免故意挑起地域之争,给喜好地域攻击的人找到籍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