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的告去,赢了官事也会输民心

如今的互联网,QQ早已是人们上网必备的联络聊天工具。随着QQ用户一天天的增多,腾讯就开始想出越来越多的方法来赚钱,说白了其实就是骗钱——这很好解释,且听我细细道来……

先说QQ会员——所谓的会员,只不过是让你的名字在别人的好友列表中显示为红色,再就是多了几种功能而已,有好多功能普通用户是用不成的。会员的代价是什么,10元一个月!使用正版的杀毒软件一个月也才10元,它这算什么!而且如果你不续费,那些多出的功能有的也会消失。腾讯用这样的手段逼着你续费,真可谓前无古人。

再说说QQ秀,这个东西本来不重要。但现在的年轻人个个都爱慕虚荣,为了在好友面前有面子,就不得不花去自己的零花钱,辛辛苦苦的充Q币,时不时还被腾讯骗掉几块钱去。QQ秀买了之后也不是永久使用的,只能保存6个月,然后你又得续费。后来腾讯又出来个什么“3D秀 ”,又是一种用来骗钱的手段。你也别想买套来试试,那价格可贵着呢!买些毫无意义的东西,又何苦呢。

QQ家园我就不批评它了,虽然它也是靠虚拟物品来骗钱,不过好像玩的人比较少,相信腾讯也没从上面收入多少。还有那个QQ交友,跟QQ会员有着紧密的联系,要想真正的“交友”,估计你非得成为会员不可,换言之,给钱才行!

QQ空间我就不说它了,整个一垃圾,这样也能叫“博客”?我对它无语!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腾讯这么处心积虑,现在网上免费提供博客服务的地方有不少,像新浪、网易这些大站也有免费的博客服务,而且他们的博客页面绝对比QQ空间实用,也美观很多倍……

还记得QQ上的网络硬盘吗?估计好长时间没用它了吧,真悲哀!就一个网盘,它硬逼的你成他的会员,不是会员就得狠狠的排队。

接下说说珊瑚虫事件的出现,腾讯过河拆桥的本事实在让人佩服,当初要不是那些增强版的QQ出现,腾讯现在哪儿会这么多用户啊,这里我之所以把那些修改版称为增强版,是因为当初腾讯也是这么叫的,这已经被证实了的。

腾讯现在混的好了就反过来告珊瑚虫,说它侵权,说它捆绑恶意软件,说它侵犯用户隐私……

先来说说腾讯自己,它侵的权还少吗——其实自从它出世起,就在到处偷窃——这QQ聊天界面偷的MSN就不用说了;QQ堂偷的泡泡堂简直毫无创新;QQ对战平台偷的是浩方,不过没浩方有人气;后来出现的所谓QQ搜索(SOSO.com)完全是偷的其他搜索引擎;那超级旋风就是翻版的迅雷;人家搞PPLive,它搞QQLive;人家搜狗拼音火了,它赶紧出个QQ拼音;

百度知道和新浪爱问已经是老字号了,它偏要搞个所谓的问问;还有那个拍拍里的财付通,听起来怎么跟淘宝的支付宝这么对称啊……

关于恶意软件的捆绑,腾讯自己自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一个版本不捆绑的,那所谓的中文搜搜不就是恶意软件吗,现在那超级旋风也被捆绑到QQ的安装包里了。

至于说侵犯用户隐私,那就更是无稽之谈,只要你上网,就有办法知道你的位置,根本不存在什么隐私。腾讯花钱请的那些无知的枪手,不知道还有没有良知……

使劲的告去,赢了官事也会输民心,何况还未必赢的了官事。珊瑚虫有这么多人支持,腾讯又算的了什么。

2007年伴随着珊瑚虫作者被羁押已经随着时光流逝。在cnbeta的一篇《黎明还是黄昏》的文章中看到了这么一个描述——“腾讯QQ就是一束插在大便里的鲜花,而珊瑚虫QQ是两束插在小便里的鲜花;腾讯是一个当成大地主的农民,他想告诉大家的是‘庄稼一支花全靠肥当家’。只不过这个大便太恶心了,所以大家选择珊瑚虫也是正常的。……”因此珊瑚虫QQ的作者以触犯刑律的方式被逮捕,并等待着宣判。

我们再来看这个比喻,他指的是什么。要明白在这个行为中那些是合法,合情与合理的。

大便——腾讯QQ中指的是强制性的弹出广告。
腾讯的鲜花——聊天以及其它合理的功能。
珊瑚虫的鲜花——去弹出广告,显IP以及其它辅助功能的珊瑚虫增强包。
小便——珊瑚虫QQ中捆绑的蔡文胜的插件。

珊瑚虫鲜花——合法、合情、合理。
腾讯大便+腾讯鲜花+珊瑚虫鲜花——违法但不犯罪、合情、合理。
珊瑚虫鲜花+小便——合法、合情合理
腾讯大便+腾讯鲜花+珊瑚虫鲜花+小便——违法但不犯罪、合情、合理。

可深圳市南山公安分局警察在腾讯的相关人员指引下。警察所依恃的是以侵犯著作权罪开出的拘传证。根据正常的法律解释,珊瑚虫QQ侵犯著作权属于民事案件为自诉案件。而在媒体追访下,腾讯公司推称对此事自始至终都不知情到后期的推称不关腾讯的事情。不管其表态有多么虚假,不管其表态是否掩盖了腾讯公司需要清理门户这一事实,这都等于间接承认腾讯是以自身的金钱影响着本地的司法机关,进而影响科技创新。

无论是敢怒却不能言的民间人士还是敢怒又敢言的网民与媒体,腾讯都视之如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怎样才能实现这一目的?罗织罪名,以侵犯著作权,商标权,名誉权的方式四处出击,同时所管辖地诉讼也是腾讯公司的不二法宝。由此,神圣的法律演化成腾讯报复的利器。

在赴京拘传珊瑚虫作者一事中,腾讯威吓技术创新的的意图十分明显。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可以实实在在感知到珊瑚虫作者所承受的恐惧,同时也理解了飘云的主力原创作者的退出。毕竟,相较于黑社会或孤立的恶势力,拘传记者的官方举动极有强悍的力量。它的背后隐藏着完整的国家暴力机构,公检法皆为其所用,随时听命于腾讯的金钱意志或科技专权的蛮横。这样一整套权力机器一旦启动,奔着公器私用的目标,不管是对媒体机关还是对科技创新个人都具有极大的压迫感和杀伤力。

正是从这层含义上讲,珊瑚虫作者被审判。它的标本价值是负面的,当予以高度警戒:在处理政府与公关危机的过程中,定义模糊的法律条文正沦落为有效打击的商业手段。乃至于,这种手段本身具有相当强烈的侵略性和扩张欲望,不仅希望掌控社会成员的个人命运,甚至不惜破坏大众媒体等公共机构。简而言之,它的恶果是将使社会和个人技术创新陷入不自由、受奴役的境地。

此时,蒙受冤屈的珊瑚虫作者正在服监禁,而另一自主开发的去广告显IP的飘云主创捉这已经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本应该和谐的双方,变成了对立的事件。对立的双方一边是软弱被动,一边是咄咄逼人。救赎的几率似乎渺茫但希望仍在。前前后后的事例都证明,监狱永远不是权力最有说服力的手段。区域权力的进化和上级监督是缓慢的,快速的进步不敢奢望,可是不排除在某些紧急情况下的自我纠正,即便这种自我疗伤式的纠正与刮骨疗法相去甚远,或会以同样荒诞的面貌出现。

而在权力的德行自我修复之前,抵御专权的能量还离不开千万网民的积聚。

在腾讯的粗暴影响下,一些作者选择隐匿;但持久地看,这些作者终将站在阳光之下。舆论不能输,也不会输。科技创新在法律面前不能输也不会输。

我们还要看到,网民对第三方修改版本如此依赖与熟悉,是因为并非只有一个人或者一个城市在抗争,更多的人通过互联网、报纸和电视给了他们充分的支持。从这个意义上说,是民众维护著作权的权威和尊严的集体行动,更是网民对最新科技产品的使用权的渴望,网民的知情权于选择权必须被尊重。

维护法律的权威和尊严,也是我们从小就被灌输的观念。但是怎样才能维护它的权威和尊严呢?是让它独自高处不胜寒呢,还是让它随时把老百姓吓个半死? 2007年的珊瑚虫事例告诉我们,最好的维护就是让它为民所用,而不是为大公司为了获得自身的商业利益而滥用。法学界有名言曰:法律必须被信仰与遵守,否则它形同虚设。怎样才能获得真正的信仰呢?那就是让它成为民众生活的伴侣。没有救济就没有法律,没有依赖就没有信仰。

我们必须承认,法律还没有真正被信仰,法律的权威和尊严也没有得到足够的维护,这是因为我们连违宪审查制度都还没有建立起来。抗争虽然是救活被冷藏的宪法的一个有效办法,但要让宪法健康长寿,还得依靠常规的救济制度。

曾几何时,使用即时通讯工具,是我们时尚的代表。

在十年前,毕业的时候,手里有一台中文CALL机,一部菲利蒲手机,就已经是小资的身份。在那互联网刚在中国崭露尖尖角的时候,有寻呼机和手机已经不代表时尚:这样的身份只是个暴发户。在和圈内的朋友打招呼时,临走前不忘记你说一声:有事你Q我。不过,当时说的Q,是ICQ,而不是现在的QQ.说完这话,把五六十年代的领导听得对我们无比敬仰:这些就是后生可畏,走在了信息化时代的前沿。

然而ICQ毕竟离我们太远,满世界的人圈,找不到合适的中国用户。注册了一个ID,登陆半天寻友,半晌对方回话:are u chinese?我说是,对方就不理了。毕竟,文化差异太多。

于是,当OICQ这个小企鹅出现的时候,带来我们的一阵惊喜,当时第一个反映就是,ICQ的中国化做的不错,面对中国市场开发这样的工具,而且比ICQ简单易用。只要用过第一代OICQ的,谁也不会忘记那ICQ的简化版样子。

然而,没过一年,在网上就传来ICQ起诉OICQ侵权。原来,这个软件的作者,只是仿制对方产品,并中国化,借了对方的名称。再不久,又传来OICQ要出售。当时,OICQ的用户已经不少:其实更多情况是一个人注册多次,想从中找出好的号码给自己用或者赠送给朋友。那个电话线一小时四元的时代,没人愿意挂聊天工具软件的。

所幸的是,ICQ在OICQ改名为QQ后,没追究这马化腾的任何责任。如果马化腾像他所起诉的陈寿福一样,罚款加坐牢,我们只好等待MSN、网易泡泡的天下。但ICQ放了他一马,毕竟,他们信仰的是软件自由的年代。尽管他们知道,这样会让对方争夺自己的市场份额。

但OICQ改名QQ后,信用危机就增加了。而且是空前绝后的增加。

那是一个男人骗另一个男人爱上自己的时代。无数GG花尽口水,着迷于网络间一个异性芳名时,见面的错锷只能用复杂来形容。

那更是一个错乱的时代。网上聊天更比打电话发寻呼省钱。为了表达自已天各一方却日久情深的思想,自己在南京却说在北京,然而对方的人可能就在同一间网吧坐着。

那也是马化腾无比头晕的时代。他不知道如何赚钱。只好在QQ登陆时加上广告条,在聊天时不断弹出窗口强奸用户的眼球。

所以,当木子版、珊瑚虫版等一系列简洁版、显IP位置版出来时,用户选择了他们。虽然在软件上显示对方的位置,同时也讽刺了中国人的信用危机,但这就是中国。

使用这些改良版的时候,没有了眼花的广告,也知道自己是和谁在聊天,中国人的心态稳了:至少,在这方面,保证了QQ的稳定成长。没有这些改良版,中国数十万网吧,情愿选择MSN、雅虎通、泡泡,也不愿意安装QQ。因为,QQ的资源消耗要让无数网吧网管头痛。

我不清楚改良版这些作者通过母体的QQ软件赚了多少钱,但即使是赚钱,肯定没有马化腾赚的多。甚至,根本不形成对马化腾的威胁,因为QQ自身的赢利模式,并没有在改良版上复制到这些改良工作者身上。

相反,QQ空间复制于MSN空间,QQ动态表情复制于MSN动态表情,QQ电话复制于雅虎通。QQ本身就是一个复制和模仿高手。如果说侵权,为什么不说说自己先如何侵权?

当然,一切可以用仿照而过去,让QQ独立于法律之外。毕竟,它的用户群很强大了。

然而,马化腾,你忘记你怎么起家了吗?

我和QQ改良版的作者一个都不认识,甚至有时对一些改良版作者在QQ里设置木马深恶痛绝。但他们,所做的不过也是自由软件者做的事情。因为,他们没有复制你的模式,事实上也不构成威胁。

当ICQ起诉你侵权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你的紧张?当你的女人离开你的时候,你是否记得你的悲伤?

你起来壮大了,你成功了,你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领导互联网的潮流。软件的自由精神,原本就要有宽容心,没有宽容心,如何有中国信息产业的强大?

你赢了官司,然而面对这无比庞大的QQ,我突然感到恶心了。对软件没什么,可是当一个人杀了人,拿了人家的钱买了东西给你吃,你吃得下吗?

所以,我不再用QQ了。

因为,中国已经进入信息更自由的时代,朋友找我可以用飞信,MSN。并且,我可以从繁多的信息阅读中脱离出来,给自己一个更宽松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