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 公司升阳变夕阳

导语:MarketWatch今天撰文称,其实,Sun公司(JAVA)的日子已经很多年都不那么好过了,从上一次经济疲软时期开始,他们就一直在挣扎着希望重新在市场上站稳脚跟,收复失地,可是挣扎阶段还没有结束,新的经济疲软时期又开始了。

周二,这家系统及软件制造商让华尔街大吃一惊——当然,这里只有“惊”,而绝对没有“喜”的成分——有消息传出,称该公司预计将发布一份亏损额度超过预期的第四财季业绩报告。同时,Sun公司还在进行一次内部“损害分析”,因为它旗下的某些业务部门当前的估值很可能已经不及其现存价值了。

换言之,Sun(JAVA)在之前很可能是为某些收购品支付了过高的价格,尤其值得怀疑的就是在2005年花费41亿美元收购 StorageTek,另外一笔一直为观察家所诟病的交易则是在今年收购了MySQL,Sun为这家2007年营收只有大约5000万美元的公司开出了 10亿美元的价格。结果就是,Sun的股票在周二当日下跌17.5%,周三也依然没有起色,继续下跌2.52%,最终收于4.64美元。

Sun目前面临着非常严酷的挑战,或者我们也可以说这就是现任首席执行官施瓦茨(Jonathan Schwartz)迄今为止在任内所遭遇的最大麻烦。施瓦茨是2006年从长期把持Sun大权的创始人之一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那里接过这块烫手山药蛋,后者目前依然担任Sun的董事长。现在,施瓦茨必须扭转颓势,让这家近期被重重围攻的企业改变前进的方向,不然的话,它就很可能会在向下的螺旋中越转越快,终至于无法自拔,在这方面,过去已经有过Digital Equipment Corp等不止一个前车之鉴。

施瓦茨所背负的压力还在不断增加。周二,Sun最大的机构股东、价值型投资公司Southeastern Asset Management Inc.在一份递交管理当局的备案文件中披露,自今年八月Sun股价为10.01美元时以来,他们已经吃进了更多的Sun股票。Southeastern 的总部位于孟菲斯,其掌舵者正式晨星公司2006年的年度基金经理人奖获得者霍金斯(O. Mason Hawkins)。

因此,该公司目前已经掌握了Sun21.2%的股权,较之七月底的16.67%有了非常明显的增加。在Southeastern的年度报告当中,霍金斯的Longleaf Partners Fund是这样描述他们对Sun的投资的,“该股的市场价格较之我们比较保守的估值也低了一半以上。我们相信舒瓦茨和他团队的能力,为他们可靠的股票回购计划拍手,也为他们通过开放系统谋求竞争优势的策略喝彩。”

霍金斯倒是从来不被人看作一个积极行动派投资人的,但是他显然已经在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在推动Sun寻求某种变化。霍金斯本人拒绝对Sun的问题发表评论,只是在他们递交证监会的报告当中表示,他的公司已经和Sun的管理层及一些第三方人士进行了接触,讨论为该公司资产寻找“达到最大化目标的机会”的问题。Sun的一位发言人则表示,他们非常欢迎股东的反馈意见。

花旗的分析师加德纳(Richard Gardner)相信,所谓“转型性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正在Sun不断累积,他所指的就是拆分、出售或者管理层走马换将之类。

在夏季的七月间,硅谷就一度流言盛行,人们推测Sun正在寻找一位新的首席执行官来取代施瓦茨。Global Equities Research的分析师乔德里(Trip Chowdhry)介绍称,他所听到的流言版本是,Sun之所以要找人来取代施瓦茨,是因为他的动作过于缓慢,不能迅速将公司带出目前的泥潭。

对于这家加州圣克拉拉的公司而言,究竟怎样的策略才是正确的选择呢?对此硅谷也在争论不休。目前,Sun正在执行一种两线作战的策略,他们一方面在围绕自己的芯片生产制造自己专有的价格不菲的服务器,一方面也在围绕着英特尔(INTC)和AMD(AMD)的廉价芯片生产低端产品。

乔德里认为,Sun完全可以成为企业客户端苹果(AAPL),因为他们拥有设计良好、非常可靠的服务器产品。

“苹果针对的是消费者市场,Sun则可以开拓企业市场。”不过乔德里也承认,尽管Sun事实上是同时在高端和低端市场开展业务,但是该公司的成本结构却像是一家只从事高端业务的企业,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对此,他的评价是,“Sun的DNA当中似乎就没有这样的成分。”

不过,另外一些人则认为,Sun原本应该更充分地开发自己的SPARC芯片,而非价格昂贵的UNIX服务器,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后者所针对的市场已经在缓慢萎缩了,而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一股以低价系统和免费软件为标志的潮流已经兴起。

施瓦茨已经在Sun推动力一些变化,比如开放源代码,现在又放弃了许多原本在Sun旗下的软件,包括一度被人认为是该公司王冠宝石的Unix操作系统Solaris。只是,他的这些努力至今都没有创造出任何重大的营收来源。许多人都认为,与其让施瓦茨在Sun的办公室里面忙碌地处理各种问题,还不如让他在公众面前传播Sun的理念更为合适。

另外一个证明施瓦茨缺乏运营才能的事件则是将下一代SPARC芯片Rock的预计问世时间推迟了一年。

更要命的是,长期以来,Sun高端系统的最重要市场之一就存在于华尔街,但是现在,这里的客户数量无疑在急剧减少,这就使得Sun的处境更加困难了。

Cowen & Co.的分析师米西奥斯西亚(Louis Miscioscia)则强调,Sun同时还必须面对IBM(IBM)所施加的强大竞争压力。“尽管该公司现有的客户还说得上忠诚,但是缓慢失血的情况一直在持续,没有得到任何改变。”他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假如不能以更为激进的姿态进军软件或者服务器市场,不能依靠Rock获得重大的进展,Sun就无法摆脱当前迟缓下滑的螺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