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 登录
OSSEZ 返回首页

原野的个人空间 http://www.ossez.com/?5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物欲世界的灵魂拷问---读胡功田先生的《瞎子•亮子》

已有 3395 次阅读2011-4-20 16:17 |个人分类:胡功田文学作品

物欲世界的灵魂拷问
——读胡功田先生的《瞎子•亮子》

杨金砖
湖南科技学院 图书馆, 湖南 永州 425100)

摘 要:胡功田先生是近年来活跃于潇湘文坛的一位老将,他从文化宣 传到文化管理,从文化管理到潜心文化研究,进而转入到文学创作之中,他的工作始终没有离开“文化”与“文艺”领域,并且每干一行都有所成就。最近推出了他 的第一个长篇小说《瞎子•亮子》,在文学圈内反响良好。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的特点:一是“瞎”与“亮”的矛盾演绎引发人的理性思考,二是“正”与“邪”的 灵魂拷问触及人的终极关怀,三是“俗”与“雅”的错杂交织大大提升了小说的审美情趣。

关键词:《瞎子•亮子》;胡功田;潇湘文学作品评介
中图分类号:I207.4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号:1673-2219(2008)03-0244-03

胡功田先生是近年来活跃于潇湘文坛的一位老将。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他先后在宣传部门和文化部门主抓文艺工作,尤其是他担任市文联主席一职后,更是笔耕不辍。短短的五年时间里,他在相继《中国作家》刊物上推出了《瑶山情》、《故乡旧事》等中篇小说,主持策划出版了《永州文化丛书》,与张官妹教授合作完成了《永州古村落》、《千年古村——上甘棠》两部有影响的学术专著,更令人惊讶的是最近在作家出版社又推出了他的第一个长篇小说《瞎子•亮子》,他的这种拼搏奋斗精神让我们这些游走在文学之途的后学们深感敬佩和羡慕。*

《瞎子•亮子》一书约16万字。主要讲述了盲人按摩师“四瞎子”在“瞎”“亮”两个世界中的悲欢离合与酸甜苦辣。四瞎子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是一个正直坦 诚的人,是一个技艺高超的人,但是由于小时候的一次事故使他失去了双眼,从此进入到了一个与光明无缘的黑暗世界。然而,四瞎子又是幸运的,他受过高等教 育,有一份自己如意的工作,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两位让他惦记于心挂念不已的女人,并且在女友洪秀秀的帮助和关照下,使他真切地获得了光明。可是,最后四瞎 子又是不幸的,当他治好双眼而重见光明之后,发现光明世界根本不是想象中的繁花似锦与圣洁明净,而到处是不堪目睹的龌龊,到处是狰狞恐怖的暗礁,到处是防 不胜防的陷阱。不堪忍辱负重的四瞎子为了逃避光明世界的险恶,只好自己毁掉双眼仍旧回到那黑暗世界里,做一名没有惊恐之惧的瞎子。其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 其妙趣横生的话语对白,其精辟妙道的心理描写,其丰富深刻的隐喻意蕴,读来不仅给人以美的愉悦,而且还给人以强烈的心灵震撼。

一  “瞎”与“亮”的矛盾演绎引发人的理性思考

“眼睛”是人类最重要的感觉器官,据科学研究表明,人的大脑中有一半的知识和记忆是通过眼睛获取的,譬如:读书认字、识图赏画、看人视物、游山玩水、赏花 观月无不用到眼睛。顾城在诗歌中这样写道:“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眼睛是洞察世界的窗户,是观察万物通道,一旦失去这一窗户与通 道,也就无法感知世界的色彩。然而,在胡功田先生的《瞎子•亮子》小说里,却是一反常态,竟然匪夷所思地得出“瞎子的黑暗世界更为安全和光亮“的怪论。四 瞎子的这种自欺欺人的无奈之语,显然蕴含着是对社会现实的巨大反讽与嘲弄,对光亮世界里良知缺失的尖刻责难与挖苦。

在小说中,“四瞎子”可以说是瞎子中的高材生,由于他按摩手法独到、技艺精湛而在清江古城享有一定名气。在按摩服务中,他虽然是一位盲人,但心里总感光亮 与自信。工作中不仅让他接触到了社会上的各类人群,而且也让他从顾客的言谈中感知到了光亮世界的光怪与新奇。尤其是与杨小玉结婚后,温馨幸福的生活更是激 起了他对光明世界的向往与企盼。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结婚不到一年,杨小玉忽然不辞而别,从此杳无音信。正在四瞎子沉湎于孤独之苦时,另一位女人——洪秀秀来到了他的身边,洪秀秀对他的无微不至的关爱让四瞎子的生活再次充满自信和光。为了医治四瞎子的眼睛,洪秀秀出钱出力特地陪他去省城医院进行手术治疗,让四瞎子终于告别了长达几十年的黑暗生活。从洪秀秀的所作所为来看,体现的是一种无私的关爱,一种纯而无杂的体贴,一种真诚的关怀。因此,复明后的四瞎子对洪秀秀更是由衷感激。

人常说: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从省城回来,四瞎子一面徜徉在视觉恢复的喜悦之中,一面又迎来了精神的惧怕与恐慌。一是发现复明后的自己与洪秀秀的情感 变得愈来愈有些距离,二是对杨小玉的千辛万苦的寻找,找到的却是一具血肉模糊的死尸,三是从此失去了盲人按摩院的那个谋生的平台。随后更让他不可理喻的 是,他与洪秀秀四处奔波而亲自创办的“怡园按摩院”,结果成了何洋局长把持的专事卖淫嫖娼勾当的地下妓院,这时的四瞎子对光亮世界的认识由不解到恐惧,继 而又由恐惧而上升到绝望。此时,四瞎子深深感叹道:“在这个世界上,瞎子要比亮子好,瞎子看不到光明也看不到黑暗,亮子看到光明也看到黑暗。光明和黑暗区 别太大了。对于瞎子来讲,他看不见光明并不等于世界不光明,他认为世界是光明的,他的心里是光明的,而亮子虽然能看见世界的光明,并不等于他的心里是光明 的。”我们不能不为四瞎子有这样的感叹而悲伤。最后,“四瞎子”为了能继续回到原来工作过的瞎子按摩院去,只好自己又去弄瞎那复明不久的双眼,回归到那个 黑暗无边的“干净”世界。

关于四瞎子的这种逃避现实的自残行为,我们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后,内心深处却是久久不能平静。四瞎子何尝不想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何尝不想洞察这 大千世界的精彩?然而,我们的广阔天地却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欣喜和欢乐。面对光亮世界里的尔虞我诈,对于无所适从的四瞎子来说只有平添生活的压力与精神的 重负,从而,复明后的四瞎子陷入到更为严重的心理残疾的巨大阴影之中。这里所描述的四瞎子的不幸,何尝不是我们社会的不幸。

四瞎子对光亮世界的拒绝,可以说是作者对我们当下社会的一种有力的反讽,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无情的针砭。四瞎子不过是那千千万万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 中的一个缩影,他没有屈原的那种“上下求索”的激情,更没有渔夫的那种“同其光、随其流”的智慧,因此,当他面对滚滚而来的“沧浪之水”时,只有怀沙沉江 的忧愤,而无“濯足”“洗缨”的超脱。从这个缩影中让我们真切地感知到弱势群体生活的不易,平头百姓生活的艰难。因此,读《瞎子•亮子》,就仿若在读《红 与黑》、《战争与和平》一样,矛盾的标题下引发的是人的理性思考。于此,我相起奥威尔于《一九八四》一书中的话来:“战争即和平,谎言即真理,无知即力 量。”再来玩味胡功田先生笔下那“黑暗即光明”新论,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二  “正”与“邪”的灵魂拷问触及人的终极关怀

小说的可读性如何,除了主题意义的发掘,故事情节的丰满与圆润也非常重要,而情节的圆润则取决于各类矛盾的演绎。胡功田先生的《瞎子•亮子》虽在艺术手法 上不是非常老道,但他对人物灵魂的刻画,对世道冷暖的描述,对缤纷世界的洞悉,无不处处彰显着人间正气的弘扬与天地良心的拷问。

如盲人按摩院里,盲人们虽然感知不到外部世界的灿烂阳光,但是因有了这份可以自食其力的工作,他们的精神世界却是一片明洁与光亮。这虽然有些阿Q式的自我 陶醉,然而在“生也有涯”,“欲也”“无涯”的客观世界里,除此之外,实无其它更好的求解方法?人的生命的脆弱与短暂,有如茫茫宇宙中的一位过客,有如稍 纵即逝的流星,谁能抗拒得了生生死死的自然法则?既然在生生死死的攸关问题上都不能规避,那就何必去斤斤计较那人生之旅中的得得失失?因此,在胡功田先生的小说中始终贯穿着这样一种人生哲理的参悟,一种人性的终极关怀。

有人说,社会是一个酱缸,远远看去似乎还比较纯正,但近处一看便发现里面游蛆无数、肮脏不堪。因此,作为一位有责任感的文人就必须拿起自己的笔去揭露这社 会的阴暗,去匡扶人间的正气,去针砭世间的邪恶,去拷问内心深处的灵魂。胡功田先生正是基于这一理念,通过对错综复杂的各种矛盾的演绎,来凸现小说的主 旨。如洪秀秀由一位清纯而又正派的学生,到一位深得领导器重的公务员,她的身上充满着正气与正义。当上司向她提出非礼的要求时,她不是曲意迎和,而是果敢 地予以拒绝。而当她面对无职无权且又双眼失明的四瞎子时,不仅给予了同情和怜悯,更是百般呵护和关爱。再如四瞎子的老婆杨小玉,无论从哪一个方面去看,她 都像是一位老实厚道、勤劳朴实的村姑,最后的结果却发现她竟是一名被公安部门追捕的拐卖妇女儿童的要犯。再如那些天天在大会小会上威风凛凛、振振有词地训 导下属的何洋之流,一来到怡园按摩院里,怀里搂着那些年芳二八的“按摩小姐”时,则立马换成了另一副嘴脸,色迷迷的眼睛怎么也看不出他们的正派样来。从这 些是是非非的百态图中所揭示的,是信念迷失所带来的人之本性的迷悯与人之行为的模棱。

其实,关于食色之欲,孔圣人在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就已提出“食色性也”的论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欲 望”必须有度,“食色”不能过线,否则就是淫乱。所以孔圣人在提出“食色”乃人之本性的同时,却大力倡导“克己”、“慎独”,倡导修身养性,力赞“渴不饮 盗泉之水,饥不受嗟来之食”,鼓励人们通过“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诚信忠恕”的方式来构筑人际关系中的一条道德底线,使行走在障雾弥漫的尘世中的苍生 不至于跌入欲壑的深渊,可是,在伦理缺失的当下,饮鸩止渴的社会怪象却层出不穷。譬如:洪秀秀的那种从拒绝到顺从,从愤怒到欣然,从不知所措到游刃有余的 “与时俱进”的变化,也就真实地反映了当下社会的一种病态。于此,胡功田先生企图通过四瞎子的道德操守来展现一种宗教式的人性关怀,让人摒弃过度的欲望而 回归到合乎情理的生活状态之中。

三  “俗”与“雅”的错杂交织大大提升了

小说的审美情趣

“俗”与“雅”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广泛存在于现实世界与艺术世界之中,它们互相排斥,却又相互依存。无俗不可能有雅,有雅必定存在俗,因此,在好的文 学作品里,总是俗与雅的完美统一。如《红楼梦》里的焦大、刘姥姥、贾琏、贾瑞之流,无不是俗不可耐的人物,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人物的存在,才使贾宝玉、 林黛玉这对大荒山无稽崖边的木石情缘显得更为高雅通透。在胡功田先生的小说里,无论是在人物演进的过程之中,抑或是在故事情节上,对“俗”与“雅”的度的 把握可以说是比较到位的。如对洪秀秀在治好四瞎子眼疾之后所进行的一次鱼水之欢的描写:

“洪秀秀脸朝着四瞎子,两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两个挂在脸上的小灯笼。这时候的洪秀秀对性生活有一种饥饿感、渴望感。这种饥饿、渴望不只是洪秀秀这样的女 人,世界上发育正常的女人都是这样,一旦性亢奋没有得到满足的时候,就会用一种撒娇的方式来勾引男人,唤起男人对她的同情,从而达到性要求的满足……四瞎 子一阵功夫下来,弄得汗流浃背有气无力了,像一头被宰杀快要断气的公猪躺在洪秀秀身边喘着粗气。”

这段描写不仅生动自然,而且准确独到,尤其是对女人的心理情感与生理变化的描述细腻贴切,并且对性过程的处理如行云流水,当行则行、当止则止。这种繁简得 当、详略适度的写作手法深得《诗经》中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要旨,可谓是淫而不乱,雅而不俗。像《金瓶梅》、《肉蒲团》等淫秽 小说中的性描述专以撩人心扉激人肉欲为乐,缺乏人的心灵关爱与伦理观照。而胡功田先生小说中的几处性描写都是与故事情节融为一体,没有丝毫以性写性的雕凿 痕迹,因此,当读到败下阵来的四瞎子像“一头被宰杀快要断气的公猪”时,不觉为作者的这一奇特想象与鲜活比喻而拍案称奇。

再如,四瞎子与两位女人间的情感纠葛也描摹得腻而不俗、细而见雅。四瞎子在医治好眼睛之后,第一个想法就是去寻找他心中的杨小玉,而不是洪秀秀。在四瞎子 的心目中,虽然与洪秀秀有云雨之情,但无论怎样?杨小玉才是他真正的老婆,因此必须将她寻找回来。无巧不成书的是四瞎子在半路上竟然与大屁股女人杨小玉不 期而遇,且就坐在同排位子上。但两人默默对视,却又无法相认。于是,小说里便有了许多细微而精妙的描写:“瞎子没有视觉,但他的嗅觉要比亮子灵。四瞎子在 没有成为亮子的时候,他的嗅觉是很灵的。遗憾的是,四瞎子现在不是瞎子,是亮子了,他成了亮子后,他的嗅觉没有瞎子的嗅觉那么灵了。瞎子世界的四瞎子能嗅 出老婆杨小玉身上的味道,亮子世界的四瞎子就嗅不出他老婆杨小玉身上那种味道。”但是,明知嗅觉功能已经退化的四瞎子,依然努力地去进行求证。“四瞎子闭 上眼睛,屏住嘴,用鼻子贴近杨小玉进行深呼吸,想从呼吸的气味中辨别坐在身边的大屁股女人是不是他老婆杨小玉。”四瞎子此时闻到了什么呢?“除了大屁股女 人身上的汗酸气外,怎么也闻不出大屁股女人身上的气味来。”最后,当汽车经过一段崎岖的山路而不幸翻下了山沟的那一刻,“大屁股女人紧紧地抱住了四瞎子, 四瞎子也潜意识地死死地抱住身边的这位女人”。当四瞎子想从乱草丛中苏醒过来,发现那位已是血肉模糊的大屁股女人还在死死地抱着自己。这时,“四瞎子闭上 眼睛本能地在大屁股女人身上摸了一遍,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地熟悉”,于是四瞎子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她就是我们老婆,她就是杨小玉。”踏破铁鞋无觅处,人 在对面不相识。从四瞎子的这些细腻而真诚的举动中,我们读出的是人间的一种真爱,是世间的一种纯情,是俗世的一种雅趣。

胡功田先生的小说中不仅对俗与雅的这对美学概论进行了历时性的诠释,而且也进行了共时性的解构。譬如设计精巧、创意奇特、环境幽静的怡园按摩院,美其名曰 是一种新潮与时尚,是一种时代的新雅,而实际从事的却是下三烂的娼妓服务与肉体买卖,是一种俗不可耐的下流。从时尚之雅到浊世之俗,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生 活之中,这种莫大的反讽,不仅让人有些啼笑皆非,更引人深思不已。

诚然,这是胡功田先生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所以在语言、情节、人物等方面还存在一些商榷的地方。不过,总的来说瑕不掩瑜。大评论家胡宗健先生在其序言中所 说:“《瞎子•亮子》是新世纪永州文学的重要收获,尤其是它的题材,在当代文学中实为罕见。”胡功田先生的第一个长篇能有这样成功,实是值得庆贺。于此, 真诚希望在未来的创作中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新用户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帮助|OSSEZ (North Tecom)  

GMT+8, 2017-12-14 08:4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