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SEZ

 找回密码
 新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OSSEZ 首页 辣椒评论 查看内容

乡下老母,我们该怎样孝顺你

2017-9-19 22:47| 发布者: honeymoose| 查看: 58| 评论: 0|原作者: honeymoose

摘要: 先生的老家在湘南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村,村子离最近的小甲闹子10华里,离蚣坝闹子15华里。兄弟几人都在外谋生,把“家有老母儿不远行”的责任留给了小 弟,小弟没有外出打工,在家关照一下老母。虽然村里早已通了车, ...


先生的老家在湘南一个非常偏僻的山村,村子离最近的小甲闹子10华里,离蚣坝闹子15华里。兄弟几人都在外谋生,把“家有老母儿不远行”的责任留给了小 弟,小弟没有外出打工,在家关照一下老母。虽然村里早已通了车,现在都是水泥马路,但88岁的母亲我婆婆生活的范围也只有以三里多地为直径那么宽。人民公 社时,她在队里挣工分,做的是粗事;土地承包后,母亲依然是做一些最简单的粗活。父亲在世时,家里一切对外活动的事都是父亲揽下来了的,父亲去世后,母亲 主要是给小弟家做些家务事,对外的活动,如买卖农药化肥之类的事是小弟包下来做了。过去母亲除了种田种地就是到山上砍柴,洒农药施化肥这些活也是小弟他们 做,这可能是由于母亲不识字也不认得秤,就是人民币也不是很明白认识的原因吧,她很少外出购物。20多年前,我们给母亲生活费时,给的是一些蓝色版的百元 大钞。有一次母亲去蚣坝闹子上买一双丝袜,本来她是把百元钞放在左边的衣袋里,右边的衣袋是两张10元的钞票,买袜子时却把左边的百元钞票给了摊贩,摊主 补了9元后,钱还没有补完,她就走了,那摊主见她转了身也没有再补给她。母亲回到家后,想起左边衣袋应是百元钞票,就把身上搜了一个遍,只搜出两张10元 的钞票,还特地叫两个小孙女辨认有不有百元钞票,确认没有后,才知把钱给错了,几天后妹妹去找那摊主,那摊主就不承认了。母亲在乡里的闹子上买了双世上最 贵的丝袜。从这后,我们不敢给母亲百元的票子了,尽量给10元一张的钞票,直至新版百元红钞出来才给她百元一张的。每次给她钱时,都要反复交待这是多少一 张的钞票。乡下没有什么可以买卖的,若要在村里买东西,都是别人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她从来不过秤,她还说自己村里几个人,哪个会少自己那点秤。

我跟先生结婚快三十年了,母亲大约来我这里也不过三四回,虽然我们每次回去,总想把她接来,跟我们生活,但她都说坐不得车,不愿意来我这里,还说我们住的 楼层高,住在我们里就像在坐牢。有一次母亲去赶小甲闹子,每逢赶闹子时,从小甲到村里都有几趟来回的公交车。回来时她搭车了,可是车到了村子她还不知道下 车,后来车倒头了,别人告诉她已经到了,她才下车。下车后,头已经晕了,一时找不到家,还是村里人把她引回去的,实际上小弟家就在马路边。母亲最近一次来 零陵已是十多年前,大侄女出嫁的时候。大侄女出嫁时,母亲特地从道县过来送我们家中的长孙女出嫁。在侄女家吃了晚饭后,先生执意带着母亲到南华大酒店的旋 转餐厅吃夜宵,要母亲开开眼界,看看城市的夜景。那次夜宵是自助餐,我们就专门点母亲没有吃过或没有见过的食品,我们尽量地劝母亲吃这个尝那个,并告诉她 怎么吃法,可能是刚吃了晚饭还是其他原因,不管我们怎么劝怎么示范,母亲什么也没有吃,有的只尝一小点点,最后我们只好把自己撑得个半死。

十多年来因为有小弟在家,我们每次回去看见母亲总是不停地忙活着,也就以为母亲还跟以前一样能够过着生活,自己能够料理好自己。我们只是给钱,让她有钱 花,给她买些市面上比较时新的带回去,吃的,穿的,我们认为母亲能吃、用得上的买回去交给她就行。回去有时同母亲吃一餐饭,有时在家住一两晚,然后就匆忙 地坐车离开母亲,赶着回来上班。下次回去时,看见母亲对我们买回去的东西没有吃,新衣没有穿,还会责怪母亲不领我们的情,有好吃的舍不得吃,好穿的舍不得 穿。去年先生退休了,春节有较长的时间可以自由安排了,应该回去好好地陪着母亲过个年,孝顺一下母亲。因此我们提前在过小年时就回乡下去了,给母亲买了些 衣服、床单,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买了一套。我们还买了几十斤面粉、米粉回去,先生说要给母亲做些面食吃,因为母亲没有牙齿了喜欢吃些面食,面食也容易消 化,乡下很少吃到米粉,让母亲也吃吃城里人每天吃得不想吃了的米粉。虽然家里有小弟照看着母亲,但是小弟要种田种地,一年在家也是累死累活的。2007年 我儿子出国时,我们叫小弟一起到北京去玩玩,那时小弟刚收完烤烟,他一坐上火车就睡着,什么东西都吃不下,是累得不行了。再说小弟生活在农村,有些吃的也不会弄,我们给母亲弄吃的时也经常给小弟做吃的,他说:“搭母亲的福,也跟着吃些新鲜的东西。”

母亲一个人单独生火做饭吃,我们回去后才跟小弟一家和我们一起吃。她不愿意跟着小弟一家吃,却是经常帮小弟做杂事,村里人说,她还会去挖地。她所做的一些 事,小弟并不需要她做,有时她越做小弟还会越忙,好在小弟夫妇俩脾气好,对母亲也很好,总不说她,哪怕是做了一些无用的事,他们也不说什么,实际上说了也 等于白说,母亲自己愿意瞎忙活就瞎忙活吧!母亲告诉我,:“有一次上山扫松树叶,扫了一箩后,想回来,结果在山上转来转去,一直找不到出口了。后来村里一 个人在马路边看我山上是那么旋来旋去,就问我在山上找什么,我告诉他找不到回了,是他把我牵出来的。”我跟她说:“你不要去做事了,想扫地就扫一下是了。 没事就坐在那儿晒晒太, 看别人打牌行了。”她说:“我做不得事了,会被看不起的!”我说:“你现在老了,做不了事,哪个做儿女会看不起你呢?”老母亲啊,你是儿女的亲娘,谁会看 不起你呢!我们这次回去时,为了给母亲做饺子、做包子,还从零陵带回老面和食用碱,从闹子上买白糖,叫侄儿从县城买回芝麻,就在我们离开家回零陵之前还做 了一大盆包子放在小弟的冰箱里,留下给她慢慢吃。我们这次回去近半个月,几乎每天都在跟她说,以后同小弟一起吃算了,兄弟其他几个出钱给小弟做母亲的生活 费,母亲的零用钱我们另外给,十多个孙子孙女,一人一年给一点,母亲零用钱就足够了。但是母亲不同意,说自己个人吃自由些,想吃的热的就热的,想吃稀的就 吃稀的,不受限制。八十多岁的老母,总是说自己还能动,煮得到吃,实际上母亲大多数时间煮出来的饭不是半生就是半糊的啊!这算什么弄得到吃呢?!

当我们把买的棉衣棉裤鞋袜交给她时,她却说:“这些衣裤她多得很,谁跟谁买了多少,现在又买回这么多,哪里穿得完,浪费了可惜了。”我们只好说,“买回来 了你就穿吧,放在哪儿也是浪费了的。”回家的第二天,因天气好就给母亲整理床被,清理母亲所说的衣物多得很的箱柜。先是给母亲洗衣被,母亲不让洗,说自己 还洗得动,不要儿女替她做这些事。换下的破垫单,我一转身,她就拿开藏在盆子里,自己到别的地方去洗了。在母亲的两个破木箱里都是些侄儿女们小时候穿了不 要的衣服,烂的旧的塞得破箱满满的。放衣服的箱子里又混放着几包饼干、糖之类的食物,老鼠早已把箱子咬了无数个洞,天天潇洒地在箱子里进进出出。我只好把 箱子里不是母亲的衣物丢出来,把那些糖果之类的请出来单独放一个小箱。清理箱子完了后才知母亲所说的衣物多得很是什么了,箱子里真正属于母亲的衣服并没有 几件啊!前年给她买的棉毛内衣还是新崭崭的没有穿过。我捏了一下母亲穿的衣裤,只穿了一条裤子,里衣还是原先穿在外面的单外衣,全身是空空的。是母亲舍不 得穿,还是母亲不会穿?我强行把母亲的衣服脱下来,告诉她怎样穿棉毛内衣,并帮她穿上棉毛内衣裤,母亲没办法了只好跟着让我帮她穿。她说:“这样从头套下 去穿,好麻烦的,手不太举得起来。穿这么白的衣服,经常做事会搞得麻里麻糊的。”我说:“衣服穿在里面有什么麻糊的,实在穿麻糊了不要是了。”看来我在给 母亲买衣服时还没有想到,对母亲来说举手穿衣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了啊!我让她把新棉衣棉裤穿上,她说:“穿多了做事不方便。”唉,母亲连穿衣都是为了做事 啊!母亲穿在身上一件外衣因为是拉链扣的,母亲是不会拉拉链?也不知拉链什么时候坏了,母亲就用衣领上的绳子捆着套在颈脖子上,衣领下面全躺开着的。另有 一件不知是家里哪个买的新衣服,扣眼还没剪开,母亲只好放在箱子里。在把母亲的箱子清理完后,我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把母亲那些衣服脱了钱的缝好,没有扣子订 上扣子,没有开扣眼的重开扣眼,是拉链的衣服也弄成扣扣子的。母亲的眼已经不太看得清了啊,再说那些“时尚”的衣服,母亲还没学会怎么去穿呢!

母亲的柜里放了一箱牛奶,是一个多月前别人送给她的,她告诉我,以前还有几箱牛奶都是给别人吃了。我说:“你自己怎么不吃呢?”母亲一脸茫然的望着我。我 猜想可能母亲不知道怎么吃吧?后来几天,先生就天天教母亲怎样喝牛奶,先把吸管的薄膜扯掉,若扯不开就用剪刀剪开,再找到放吸管进去的口子,把吸管戳进 去,就可以吃了。我们在家时,母亲可以喝上牛奶了,虽然有时她还要弄半天,我们看见了就会告诉她怎样做,现在不知母亲是否学会了喝年奶,也不知母亲能否看 得见入吸管的那个小锡皮口子啊!除了指导母亲喝牛奶,还要告诉她那些脑白金,或阿胶之类的保健品。怎样把这些保健品打开,母亲都要学很长一段时间呢!就是 吃一个纸包糖,母亲都要费好大的劲啊!以前的纸包糖都是手捻绞口的,现在的纸包糖是机压封口的,有时我们还一时半会撕不开,母亲更是很难弄开了,我们只好 告诉她拿剪刀去剪开包装纸;而一些农产品如腐乳之类的,封口太紧,母亲也打不开了啊!难怪我们以前买的食品母亲总是没有吃啊,是母亲舍不得吃,可能更多的 是母亲捞不到吃了啊!因为母亲已经老了!毕竟她快90岁了啊,那些看似非常简单的现代化生活食用品,在母亲面前都是一个大难道!这是我们的产品设计没有最 大的人性化,还是我们作子女的没有想到我们母亲是一个乡下老母啊!

农村里的生产用具随着社会发展也发生了许多变化,过去那种木马桶早已不用了,村里修了许多小洋房,厕所在家里也都有了,因为用水的问题,村里用坐式抽水马 桶的极少。俗话说:“人老老双脚”,人老了首先是从脚老起起的呀!母亲年纪大了,晚上仍然要在房间里解手方便,弟媳说母亲房里总是有臭味。原来母亲是用一 个小塑料桶方便,年纪大脚硬了,她蹲不下去了,晚上又看不清,每次方便时可能就会弄在桶外面了。我们重新给母亲买了一个高点的大粪桶,买了一把刷子,告诉 母亲经常涮涮桶,母亲说她以前也经常涮桶的。母亲啊,你是涮了桶的啊,但能涮得干净吗?下次回去还要买一把方便的椅子才行啊!

回家半个月,给母亲清洗、弄吃的,但是我们必须要回到自己的那个家啊,我们还有自己的生活与工作啊!现在我们回到城里了,乡下的老母,是不是又回到原来的生活呢?乡下的老母,我们该怎样去孝顺你啊!
下一篇:手机感悟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帮助|OSSEZ (North Tecom)  

GMT+8, 2017-10-19 11: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